《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5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没事,我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张奇点了点头,没有在多问什么,我双手合拢,心里有点烦躁,不过我很快就点了一颗烟。
  草你阿妈的,你们玩你们的,我玩我的,谁赢对我都无所谓,我只要保证自己能自保就行了。
  马玲啊马玲,离开我,希望你能开心点,五爷要踢你出局,如果你肯听我的,那么现在你已经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长了,但是可惜,你贪婪的有点不像话,你就要被自己的贪婪给吞噬。
  公司上市了,就跟私有公司不一样了,你虽然是最初的创立者,但是在股份公司里,你就是个被前玩弄的傀儡,被资本操纵,你的智商跟你的财力并不匹配,希望你到时候不会哭的太惨。
  我吐出一口烟圈,马玲,马欣,五爷最后会把马帮交给谁?马玲啊马玲,希望五爷是真的爱你吧,她害怕你斗不过田光,就把你踢出局,亲自跟田光斗,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吧,要不然,你哭都没有眼泪啊。
  第二天一早,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看着脸上的疤痕,我他妈的,这张帅气的脸,为什么总是留下一道道疤痕,好像永远都好不了一眼。
  “飞哥,马大小姐来了。”
  我听到赵奎的话,就回头看了一眼,从地下室走出去,马玲的到来,让我有点意外,我来到酒吧的大厅,看着马玲,她穿着皮草,水晶高跟鞋,一副贵妇的风范,手里拎着十几万的包,画着浓妆,看到我之后,就走过来,说:“听说那边出事了?解决了吗?”
  我笑了一下,说:“解决了,有事吗?”
  马玲有点不爽,低下头,说:“为什么不回我电话?”
  我笑着说:“陪我家人。”
  马玲瞪着我,说:“那我算什么?真的只是姘头吗?”

  我双手插在口袋里,我说:“马玲,你把我当什么,我就把你当什么,你对我怎么样,我就对你怎么样?我不说为你做了多少事,我只是说,我们一起做了多少事,你贪,我知道,所以每次赌石赢了,我都会把料子给你卖,给你赚,你要我给你买车,买,你要我给你赚钱买房,买,你他妈的看看老子住的什么地方,你在看看你现在住的什么地方,你在跟我说说我是你什么人,我对你重要吗?不要跟我哭,掉眼泪,我不在乎女人的眼泪,我他妈就是个坏男人,不服气就滚。。。”

  马玲瞪着我,把掉下来的眼泪收回去,我不屑的笑了一下,她玩柔情的手段真的太糟糕了,还不如跟我打一架呢,我们真的是分分合合,每一次我都想心疼她,但是心疼她有个屁用,妈的,不给我还是不给我。
  “我现在没那么多钱?我怎么给你?你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吗?”马玲愤恨的说着。
  我笑着说:“把吉茂赌石店卖掉,要不然,你就别想在公司里面立足,我只是让你赚一笔快钱,你怎么就不懂呢?”
  “不,吉茂赌石店我要自己经营,我要把吉茂赌石店改成马帮赌石店,这是我们两个的,我答应你,我现在已经去要债了,申请资本抵偿,我会写你我的名字,我们的目标不只是一个公司,而是珠宝街,不是吗?这就是我们开始的地方,这么好的机会,我为什么要卖掉呢?你傻吗?你知不知道在经营一家有名声的赌石店有多难吗?有多难你知道吗?”马玲苦口婆心的说着。

  我捏着鼻梁,她还要说什么,我立马打住,我说:“好,我不管了,行吗?你的事情,你做主,不要写我的名字,马玲,我希望有一天,你不要回头哭着来找我,不不,你一定会的,到时候别怪我绝情,我要走了。”
  “去那?”马玲愤怒的说。
  我没有理会马玲,而是上车了,车子朝着码头开,我看着马玲站在门口,很愤怒的样子,她真的如五爷说的那样,没有智慧,还他妈那么的贪心,吉茂赌石店三亿抵押的,那是因为齐老板急用钱,现在齐老板人死了,资产也冻结了,他的店铺就没有人管理了,只能给马玲,政府当然不会希望这么大一家赌石店倒闭了,肯定会让马玲接手的。
  马玲转手卖出去,肯定会赚双倍的钱,这个钱是快钱,对于他在公司里竞争很有利,但是他不卖,哼,真的贪心,但是又没有足够的取舍心跟脑子,妈的,等你被踢出局的时候,你就知道你今天的想法有多蠢了。

  车子开到了码头,我下了车,看到几个人都在码头等我,马炮也在,他看到我之后,过来就打我一拳,我有点郁闷,他嚣张的指着我,说:“王八蛋,赌石不带我是吗?妈的,你欠老子一次你忘了?草你吗的,要不是老子偷偷盯着你,你他妈的就跑了。”
  我看着二指他们,有点无奈,我真的不想招惹马炮,所以就没找他,谁知道他在盯着我,果然是个神经病,没事盯着我干什么?
  我说:“没来得及通知你,带了多少钱?”
  “五十万。。。”马炮嚣张的说。
  二指跟三指冷笑着,说:“五十万?喝稀饭够了。”
  马炮很不爽,还想骂两个人,但是我立马说:“好了好了,我们上船,多少都带你玩。”
  我说完就上船,懒得跟马炮说那么多废话,上了船,我拿起那张皱巴巴的名片,上面还有鲜红的血迹,垛堞。。。
  这个凶狠的女人,我还记得,她虽然矮小,但是杀气人来真的像是恐怖的杀手,那么多人,说埋就埋了,在我见过的女人里,她是最狠毒的,她的狠毒并不是心机有多狠,而是手狠,杀气人来真的一点都不手软。
  我本来不想跟她打交道的,但是帕敢出产百分之九十五的翡翠,而且那里的料子最好,但是那里不安定,打仗,一会政府军,一会同盟军,还有无数的私人武装,如果没有一个熟人的话,没有人敢在哪里做大生意。
  垛堞是个狠角色,但是她做生意也很讲诚信,从她跟齐老板之间的交易来看,她是个讲诚信的人,当然了,如果你背叛她下场也是很惨的。
  打通马帮的路子跟赌石不一样,赌一次不去了就行了,但是做生意,你要经常往来,必须有合作伙伴。。。
  我还是拨通了电话,联系垛堞。。。
  电话通了,我说了一句,我听着电话里的女人喘着气,像是刚刚剧烈运动过一样。
  “比我预期的晚了五天。。。”
  我听着她的话,很生硬冰冷,我笑着说:“你很自信我会找你?”
  “你不来找我,我就会去找你,但是我找你,就会流血,我是克钦人,你如果是云南人,就应该知道我们克钦人的性格。”垛堞冷冷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克钦人不好惹,不管是内地的克钦族还是缅甸的克钦族,他们属于被抛弃的一类人,永远在斗争中寻求自己的身份合法,但是两边都不被承认,这使得他们只能斗争,用鲜血来证明自己,我捏着鼻梁,很头疼,为什么我要惹的人,都是这种狠角色?
  我说:“还好,今天也不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