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4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姓萧的,你不至于这么禽兽吧?!”走到萧晋面前,陆熙柔质问道,“连未成年的女孩儿你都忍心下手?”
  萧晋这会儿正被梁翠翠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闻言就更懵了:“什么就下手了?那是翠翠,你又不是不认识。”
  “就是因为我认识,才会那么说的。那丫头脸泛桃花,脚步虚浮,慌不择路,明显就是少女怀春的症状,要不是因为你对人家下手了,人家怎么会这样?”
  “怀你妹的春啊!我看你像春,叫春的春。”敲了摇头晃脑的陆熙柔一下,萧晋哭笑不得道。
  “恼羞成怒了就打人,我找沛芹姐告状去!”

  陆熙柔揉着脑袋进了院子,萧晋也不管她,犹自望着梁翠翠跑走的方向,各种莫名其妙。
  “爹,吃饭了。”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梁小月的呼唤声,萧晋醒过神,转身捏捏小丫头肉肉的脸蛋儿,正要疼爱几句,忽然反应过来,奇怪道:“对了,小月你今天上午怎么没去上课啊?”
  没想到梁小月的小脸儿唰的一下也红了,嘟嘴说:“我……我肚子疼。”
  萧晋神情一肃,马上拉住丫头的手腕就道:“肚子疼怎么不告诉爹?来让爹给你把把脉,看是吃坏东西了,还是受了凉。”
  “没有,云苓姨已经看过了。”说完,小丫头用力抽回手扭头就跑。
  萧晋彻底傻了眼。今天这是怎么了?梁翠翠是这样,梁小月竟然也这样,什么日子?未成年女孩儿脸红节么?
  带着一脑袋问号来到厨房,他问小哑巴道:“云苓,小月得了什么病?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的啊?”
  郑云苓看他一眼,专注的炒着菜,一旁正在搅拌汤锅的周沛芹应声回答道:“小月没生病,只是来了那个,有点害怕。”
  萧晋闻言一呆,这才明白梁小月为什么会脸红。想着不到十一岁就初潮虽然有点早,但也算正常的范围,便呵呵笑道:“呦!这说明咱家闺女已经开始正式长大了,好事儿,得好好庆祝一下。”
  “瞎说什么呢?”周沛芹啐了一口,“那东西又脏又不吉利,别人躲还来不及呢,哪有大张旗鼓的庆祝的?这要是传出去,孩子还不得被人笑话死啊!”

  “沛芹姐,这么说就是你的不对了。”萧晋靠在门框上,很认真的说,“女孩子来初潮,代表着成长,代表着她的身体离发育成熟更近了一步,可以说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它不但不脏,而且还很纯洁,更跟吉利不吉利没有半点关系。
  沛芹姐,虽然你说什么我都会听,但唯独这个,我必须警告你:不准你给我闺女灌输这种乱七八糟的概念,知道吗?
  我萧晋的女儿将来不需要有多么强悍,但必须自强、自立,决不能自卑、自怜,不能认为自己身上有不如别人的地方,你明白吗?”
  话说得有点严厉,连郑云苓都忘记了翻炒,周沛芹更是已经热泪盈眶。

  因为知识的局限,她们无法理解萧晋这番话的内涵,但她们都能够感受得到,萧晋是确确实实在拿梁小月当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的。
  见周沛芹哭了,萧晋就有点慌,走上前帮她抹抹脸,歉意道:“那什么,你别哭啊!我就是跟你讲一下我对这事儿的看法,并不是在教训你什么,你要有不同的想法,也可以跟我说,小月是咱俩的孩子,凡事当然要咱俩商量着来嘛!”
  周沛芹用力摇摇头,将他的手贴在脸上,柔情似水的说:“萧,能跟了你,是我的福气。”
  萧晋这才放下心来,欣慰的笑笑:“又说什么傻话?能让沛芹姐你接受,是我的福气才对。”
  周沛芹把额头轻轻的抵在他的胸膛上,什么都不用说,旁人也能感觉得到他们两人之间的爱意弥漫。
  郑云苓就感受的特别清晰,因为他们堵着门的缘故,她走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里一阵酸楚,一阵尴尬。
  “两位秀恩爱是不是该注意下场合?”
  郑云苓不好意思打扰萧晋和周沛芹,陆熙柔却不在乎,站在厨房外,像个小流氓一样双手插兜,还吹了声口哨。
  “最起码,你们也换个地方嘛!云苓姐都没办法做饭了,我可是刚刚替你带了两节课,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都。”
  周沛芹大羞,“嘤咛”一声,就捂着脸跑进了厨房里面。萧晋脸皮厚,咧咧嘴巴,就回头说:“你有胸吗?不用饿都能贴着好不好!”
  在萧晋的坚持下,关于梁小月初潮这件事,家里还是小小的庆祝了一下。

  每个人都象征性的送了梁小月一件礼物。郑云苓是一道她最喜欢吃的菜;陆熙柔给的是自己随身带来的一个毛绒玩具;柳白竹啥都没有,只好说回头教她一套军体拳;秋语儿唱了首歌;秋韵儿送了一支刚买来还没用的笔;二丫挖了一大块松露;贺兰艳敏跳了一段舞。
  贺兰鲛最牛逼,找了块木头,拿小刀愣是在十分钟内就雕刻出一只小猫来,难得的是还栩栩如生,憨态可掬,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萧晋之所以要坚持庆祝,目的其实只是安慰一下梁小月而已。虽然他不是女人,但他想着要是自己还不到十一岁的时候下面突然流了血,那肯定会吓死,以己度人,尽管周沛芹和郑云苓都安慰过了,可他还是担心小丫头会紧张和担忧。
  现在,他把这件事变成一个小节日,变成祝福和礼物,以梁小月的孩子心性,肯定不会再害怕以后每个月都会见一次的大姨妈。
  除了懵懵懂懂的贺兰艳敏之外,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图,当然会全力配合。
  梁小月确实很开心,比起过生日的时候还开心,全程都腻歪在萧晋的怀里,只觉得爹爹身上好温暖,永远都不想离开。
  不过,不管怎么说,女孩子初潮都不是当爹的应该参与太多的私密事,所以到了晚上,周沛芹就去陪女儿睡,萧晋只能独守空床。
  迷迷糊糊刚睡着,他忽然感觉到床铺一沉,紧接着一个软软的身体就钻进了被窝。
  “孩子睡了?”他闭着眼随口问了一声,大手就习惯性的搂了上去。
  咦?身子好小,胸也没……
  他瞬间惊醒,紧接着冷汗就下来了。只见窗外洒进来的清冷月光下,梁二丫的脸就搁在他的枕边,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的温度似乎比月光还要冷,却也比月光还要柔。
  十二岁的小丫头还谈不上什么美丽或风情,所以萧晋面对这样一双眼睛,心里只有惊恐和火气。

  “二丫,你干什么?”他压低声音严厉的问。
  梁二丫面不改色的说:“我怕黑。”
  萧晋直接被气笑了,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一角,见女孩儿身上穿着睡衣,这才松了口气,说:“你在山脚下的那个小院子里一个人睡了七八年都不害怕,到了这里身边有那么多人陪着,反倒开始怕黑了,那为了你着想,老师觉得应该让你再回自己家住比较好。”
  梁二丫定定的望了他一会儿,然后眨了眨眼,说:“我第一次流血的时候,很害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