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7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听丁璐说的可怜,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毕竟,人家女孩为了让自己上那个节目,昨天晚上都豁出去了,自己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再说,这种在媒体上免费的露脸机会对公司来说也是一种宣传,只是自己情况特殊,不想太出风头,要是换了其他公司的老板,巴不得有这种机会呢。
  “好吧好吧,我只是觉得有点仓促……不过,你可要保证,别让我在节目中出丑……”陆鸣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心软了。
  丁璐急忙说道:“怎么会呢?这样,你给我一个地址,我晚上七点钟来接你,上节目之前要和主持人沟通一下,晚饭就在电视台这边吃……”
  陆鸣说道:“你就别接了,到时候我自己去……”
  丁璐似乎还有点不放心,说道:“那我们不见不散啊……”
  刚刚挂断电话,只见陈丹菲睡眼惺忪地从卧室走出来,随即就娇呼一声,双手捂住脸,嗔道:“哎呀,你这人怎么回事……连衣服也不穿……”
  陆鸣笑道:“接个电话,把我衣服拿出来……”

  陆鸣看看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是陆建伟打来的,不用问肯定是催促他开董事会的事情,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想回,反正眼下公司的大权还掌握在田国庆和雨墨的手里,他也只能干着急。
  还有三个未接电话,两个是蒋凝香打来的,另一个是杜鹃打来的,杜鹃的电话应该和找保姆有关,不知道蒋凝香有什么急事,竟然接连打了两个电话。
  陆鸣犹豫了一下,决定先给蒋凝香回电话,不过,想起和陈丹菲私定了终身,心里面有点做贼心虚。
  “干妈,找我有事啊,我的手机不知道怎么变成静音了,没听见……”
  “昨晚在哪里鬼混呢?”蒋凝香没等陆鸣说完就打断了他,问道。
  陆鸣猜测蒋凝香昨晚肯定没回家,要不然蒋竹君可是知道自己和陈丹菲在一起,显然她还不知道,心里稍稍松弛了一点,说道:“昨晚喝酒喝得太晚了,所以没回去……”

  蒋凝香哼了一声,说道:“徐明来电话了,后天摄制组正式进驻W市,这摊子事你和佳音商量一下,自己安排吧。
  另外,我得到消息,你爷爷的遗骸半个月之后就回国了,政府已经在安排有关活动的内容,你跟陆紫燕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参加,我觉得现在有必要跟你那些兄弟姐妹建立联系,不能只人陆紫燕兄妹两个……”
  陆鸣自然明白蒋凝香的用意,她是想让自己通过那些兄弟姐妹来牵制陆紫燕,就算自己有个什么好歹,陆紫燕兄妹也不可能成为自己遗产的继承人,这样做的目的无疑是给自己上一道保险,不过,他并不认为陆紫燕为了钱会谋害自己的性命。
  “我先跟她联系一下,看看她的有没有这个意思……”陆鸣敷衍道。
  蒋凝香问道:“陆家镇你爷爷的铜像必须提前完工,你催一下陆建伟,这件事不能耽误……对了,关于你爷爷的相貌,我听说前一阵设计师征求过你的意见,你是怎么弄的?”
  陆鸣说道:“我能怎么弄?他们说找不到我爷爷的照片,我只好把自己的照片给了他,陆岩说我和爷爷长得很像……”

  蒋凝香咯咯笑道:“你这兔崽子脸皮真够厚的,这不是照猫画虎吗……也好……但愿别跟你太像……”
  陆鸣说道:“我跟他们交代了,年龄弄得大一点就行了,再说,雕塑又不是照片,哪能看出来呢……
  对了,干妈,刚刚听说一件事,说是市里面准备在陆家镇修建水库,丹菲那个工程竟然在库区的规划范围之内,有可能要被水淹掉……”
  蒋凝香吃惊道:“有这事?怎么没听说过?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陆鸣说道:“王怀平的女儿王雪真透露给佳音的……不过,我觉得多半只是谣传。”
  蒋凝香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是王雪真说的,那多半是真的……也许是王怀平故意让他女儿透露的……你打算怎么办?”
  陆鸣说道:“如果是市里面的决定,我们也没办法,现在就看政府怎么补偿,总不能让我们赔账吧……”
  蒋凝香说道:“我先核实一下消息是否属实,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你把这个消息告诉陆建伟,他不是急着要当董事长吗?先让他解决点实际问题……”
  陆鸣笑道:“我正有此意,给他找点事做,省的整天尽胡思乱想……”
  蒋凝香说道:“但你自己心里要有数,要想得到合理的补偿,在此之前必须抗争一下,要让他们引起重视,否则到时候没人理你……
  正好明天孙明桥来这边和大洋公司接洽股权转让的事情,有关法律方面的问题你跟他商量一下,安排好这些事之后,你就去一趟东江市吧……”

  陆鸣和蒋凝香通电话的时候,陈丹菲一直坐在他身边听,见陆鸣放下手机,急忙问道:“她怎么说?”
  陆鸣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她让你带人去市政府示威……”
  陈丹菲骂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陆鸣说道:“蒋凝香说得对,要想得到合理的补偿,就必须抗争一下,要不然人家以为你好欺负,到时候随便扔几个钱了事,不过,这些事你就别操心了,我会安排的……”

  说着,瞥了陈丹菲一眼,见她还是穿着睡衣,问道:“你今天不出门了?”
  陈丹菲反问道:“怎么?你要出去?”
  陆鸣楞了一下说道:“那待在家里干什么?”
  说着,注意到陈丹菲脸上一副幽怨的样子,好像忽然明白了,脱掉外套仍在沙发上,抱着女人亲了一口,笑道:“对了,我们刚刚洞房花烛夜,今天自然是在家里陪新娘子了……”

  丁璐确实是省电视台《等着你》这个栏目的编导,不过,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三分局刑警队的侦查员。
  一个月之前,根据行动计划,吴传普通过特殊渠道安排她进入了《等着你》栏目组,没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在电话里最后确定陆鸣晚上将来参加节目之后,丁璐马上离开了电视台的宿舍,开车来到了三分局吴传普的办公室,范昌明、廖燕北和吴传普、褚世民早就等在那里了。
  “我刚才跟他通了电话,他没有产生怀疑,并且已经答应今晚来参加节目了……”丁璐说道。
  范昌明松了一口气,瞪着吴传普说道:“万幸,这个计划要是被你搞砸了,我们就白忙活了……”
  褚世民一脸沮丧地说道:“范局长,这事和吴局长没有关系,是我自作主张让丁璐给陆鸣下药的……
  毕竟我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他接触,如果能让他吐露陆建民赃款的秘密,也就用不着这么劳师动众了……”
  范昌明气愤地说道:“自作主张?谁给你的权力?丁璐和他第一次见面,本来就有戒备心理,万一被他发现酒不对劲,岂不是全盘计划都被你废掉了……”
  丁璐说道:“范局,还别说,那药好像还真有作用,我觉得他已经有反应了,可惜被陈丹菲给搅了……”
  范昌明瞥了女人一眼,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反应?无非是喝多了想打你的主意罢了……”
  说着,忽然意识到这话有点和自己的身份不符,急忙打住了,冲褚世民问道:“你这药是从哪里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