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11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挑什么样的犬,和你们娶什么样的媳妇一样,意义重大,以后的时间长着呢,千万要慎重……”
  培训班长赵博一身迷彩服,肤色黝黑,在去犬舍前最后叮嘱道。
  李婧站在后面女队队伍间,满脑子幻想着将来要和她朝夕相处,一起工作的同伴会是什么样,班长说了什么她一句话没听进去。
  列队来到幼犬犬舍,虽说是昆明犬培训基地,可铁笼里什么样的犬型都有,利时马犬、史宾格、拉布拉多、德牧、昆明犬,全是6个月左右大的小犬,见人来了,一只只跑到笼子门口,扒在铁丝,摇晃小尾巴,好往外张望。
  前排男队还好,后排女队队员都不行了,一个个犯起花痴,激动的脸色通红,恨不得把里面萌化人心的小家伙全抱回家。
  基地指导员:“今天我们挑犬,按规定,挑什么犬全由训犬员自己决定,免得日后出问题,推脱找原因。
  挑选顺序按照队列身高,国际惯例,我们从女队先开始……”
  很快轮到李婧,她刚走进铁笼,热情的小家伙们马将她围聚,李婧当场被萌傻了,这只摸摸头,那只挠挠下巴,全都爱不释手,不知道怎么选。
  想着干脆随便挑,可眼前这些小家伙不管哪一只她都好喜欢,这更让她拿不定主意。
  李婧站起身,环视犬舍,这时,一条懒洋洋躺在墙角,无聊咬玩自己尾巴的狼青色昆明犬引起她的注意。
  华夏能拿到国际评的本土犬种只有两种,一种是昆明犬,是由我国自行培育的优秀工作犬种,体型匀称,体力好,服从性高,注意力集,能适应高原、严寒、高温各种工作环境。
  另一种知道的人不多,叫做下司犬,同样原产于云贵地区。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缘分这种事很妙,只是因为多看了一眼,李婧再挪不开视线,冥冥之似乎注定了这小昆明犬将成为她以后的工作伙伴。
  一人一犬对了眼,李婧走到墙角,弯腰伸手,见小家伙没有抗拒,便把它抱起。
  “李婧!放下!这犬不行,换一条。”犬舍外,班长低声呵斥。
  “赵博,别说话,这是她自己的决定。”旁边指导员提醒。
  “小家伙,你了,以后跟妈妈吃香喝辣的!”李婧拿脸蹭了蹭小犬,抱着它走出,班长赵博怒瞪她一眼。
  列队返回宿舍,男队都把自己的犬牵着走,女队无一例外,全当宝贝一样抱在怀里。
  不久后,李婧被叫到指导员办公室,班长赵博立刻开骂:“李婧你挑的什么犬!我跟你说不要那条,你非不听。

  刚排队的时候我怎么跟你们说的?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
  李婧:“我觉得小东西挺好。”
  “好什么好!兴奋度那么低,一点衔取欲都没有,以后你要怎么训它?”赵博怒道。
  赵博和李婧年龄差不多,当兵较早,或许还没她大,向来泼辣的李婧看了看黑乎乎的培训班长,难得没顶嘴。
  “好了,小赵,少说两句。”指导员道:“李婧,现在还来得及,要不换一条?”
  “不,它了,我不换。”李婧固执道。
  “你……!”赵博怒咬嘴唇。
  “算了算了,李婧,你先回去吧。先训两天,看情况再说。”李婧不是部队的兵,指导员打圆场道。
  李婧走后,指导员问:“那条犬真不能训?”

  赵博气到:“那条小犬我知道,它母亲难产死的,本身体质弱,抑制型性格,只有黄……”
  赵博突然闭嘴,指导员呆了一下,随即会意:“你是说,它母亲是那三条犬之一?”
  赵博讳莫如深点头。
  在云城警/军犬培训基地曾有一位传人物,不管新兵老兵,一律叫她黄妈妈。
  她原先是基地请来的兽医,挂军衔入伍,后来与基地一位尉结婚,一直没脱下军装。
  十多年前,那位尉在一次缉毒行动牺牲后,黄妈妈接手丈夫留下的犬,自己开始训。
  本身兽医出身,加丈夫言传身教的经验技术,十多年下来,她一共带出过6条功勋犬,其2条在役。
  前年冬天,得知十多年前那名毒贩被围,躲进深山,年逾五十的黄妈妈带着她训的3条犬主动要求参加搜山围捕任务,在半山腰的一间窝棚里率先找到毒贩,黄妈妈给三条犬下了攻击命令后,自己一个人下了山。
  “任务目标:减去体重2.1斤。”
  对于胖虎,其实只要将它的兴奋度提来,减肥等于成功了一半,合理控制运动量和饮食,减掉剩下的几斤肉水到渠成。
  小胖子现在每天都很哈皮,在动物园里自认老大,满世界撒尿标记领地。香肠一样的圆润身躯在草地自由飞奔,抢不到球没关系,把哈密摁地揍一顿,球是它的了。
  纪安在教浩克口令,旁边两条狗又扑到一起,他看了眼胖虎和哈密的情绪状态,便不再关注,任由它们扭成一团。人跟人闹着玩有时候动作也不小,何况狗?
  没有意外,哈密再次被胖虎压在身下一番凌l辱,然后,没心没肺的二哈过来找到浩克,伏低身子,吠叫求玩耍(凌l辱)。
  狗熊一样的浩克展现“王之蔑视”,瞥了瞥地傻缺,将它无视。
  哈密不找顿虐浑身难受,往草地一滚,肚皮朝,歪着舌头继续撩拨大块头。
  “汪!”被闹得烦了,浩克硕大狗爪拍击地面,吼了一声,声音低沉洪亮。哈密立刻翻身站起,夹起尾巴狼狈逃窜,直到跑远,才敢回头叫唤,表达内心不满。
  见状,严芳芳无奈表情飘过:“我家哈密已经无药可救了……”

  纪安笑道:“所以二哈才这么讨喜啊。”
  今天早,李婧给纪安看了她新挑的工作伙伴。
  小家伙名叫欧弟,并非李婧取的,而是按警犬基地的规矩,母亲的“名”在前,父亲的“姓”在后,组合在一起成了它的名字,顺着名字,祖八代全能找到。
  欧弟看起来较安静,坐在地好看着李婧手里的手机,由于昆明犬有一点德国黑背的血统,正面看起来有点相似,但经过改良之后,没有了德国黑背的致命缺点——后胯像被挂了沉重的砖头一样向下塌陷。
  李婧似乎有心事,聊了一会离开了,纪安继续搓揉毛茸茸的浩克。

  与此同时,东海对岸
  “小刀女王是牛X,吃播吃到国外去了。”
  “小刀女王万岁,争取吃穷他们!”
  “小刀,今天去哪吃?你昨天说从名古屋北,是要去北海道吗?”
  周周,戚倚嘉高考结束,戚妈妈特意请假,陪女儿一起到东海对面散心游玩。母女俩都是吃货,说是游玩,其实是一路不停吃,从DJ、到大阪、再到名古屋,今天她们“吃”到了札幌。
  从小受到在吴城电视台做新闻主播的表姐影响,戚倚嘉对于自己未来的构想是坐在镜头前一本正经地播报新闻。回想一下昨天晚自己在宾馆准备的介绍素材,组织好语句,戚倚嘉面朝妈妈举着的GoPro,字正腔圆认真道:

  “通常形容美食,我们会用到‘鲜甜’两个字,而能把‘鲜甜’展现到淋漓尽致的,非生猛海鲜莫属。”
  弹幕:“小刀,直播而已,没必要这么认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