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6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说我一个下午,我连夜里都兴奋的睡不着,到了凌晨四五点才困,结果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距离和老太太越好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
  我是连忙就爬起来漱洗回房间换衣服,衣服还没换好,张律师的电话就来了。
  我慌了一瞬,以为是不是老太太已经到了,没想是张律师问我出门了没有。
  “刚准备出门。”我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扣着纽扣。
  “我也刚好出门,我来接你吧。”
  “诶?”我一下愣住。
  “呵,我说我过来接你,你那边打车不好打。”
  “我、我可以去坐公交车的。”

  “你那边总站半小时才有一趟车,我也刚出门,一起过去一样的。”
  “……”我已经不好再拒绝,顿了一秒回,“那先谢谢张律师了。”
  “真别那么客气了,我二十分钟这样就好。”
  “嗯,一会见。”

  “一会见。”
  张律师话落就把电话挂了,我蹙眉缓缓放下手机。
  他对我的好和上心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哎……
  张律师很准时,真的是20分钟就到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张律师的车,居然也是银灰色,我想起了老蒋。
  是不是他们做律师的都喜欢银灰色的车……

  我坐的是后座,张律师不时回头和我说几句,我都笑着应,因为他对我的好,让我渐渐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跟他交谈。
  这样几句后,他过了好会才开口,提到了亚桑。
  “对了,亚桑还跟你有电话联系吗?”
  “有,他每天都给我打电话。”

  “呵……”他轻轻的笑,“你有没有跟他说了今天的事?”
  一说到亚桑,我就忘了避讳了,笑着就回,“我本来是想打的,但是想想还没确定,就没给他打了,等今天事情确定了再打给他。”
  “也是……哦,对了!亚桑说他什么时候过来了吗?”
  一说到这个,我就更开心了,“说了,还有半个月这样就能过来。”
  “噢……那就好……”他话落,顿了顿又说:“他有没有怎么过来?旅游签还是什么?”
  我被张律师这一问弄得有些懵,“他也没说。”
  “就是如果只是旅游签的话,做多住一个月就要回去了,这样跑来跑去的不是常事。”

  我瞬的拧眉,“之前他到是和我提过,会想办法弄个工作签,但是我没问他。”
  张律师若有似无的点了下头,“你还是问问他,最好商量一下,要不很麻烦又耗经济。”
  “嗯。”我点了点头,心里忽然就又多了件事。
  我们到事务所的时候九点五十,没想老太太和刘远明已经到了,而且到的还有刘远明三姨以及侄儿子。
  刘远明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布满血丝的眼满是荫鸷,尤其是在看我的时候。
  我尽量不与他对视,而老太太也不废话,直接就叫拿协议书来。
  张律师把协议书递给他们,老太太和三姨妈以及他侄子围着看,到是刘远明木然的坐在沙发一动不动。
  三人研究了会,确定了没问题,老太太就把协议书和笔朝刘远明递过去。
  刘远明不动,老太太等了会怒了,“你现在不签要等人家把那膜补起来跟你分家产吗?!”

  “……”我眉瞬的拧了起来,指尖攥起,忽然间有些明白这神转折的原因了。
  张律师也拧了眉,我见他张口,连忙轻拽了他袖子一下,示意不要说了,他们爱怎么就怎么了。
  刘远明还是不动,老太太急了,开始骂,说刘远明不要脸,她还要呢,她现在连出去买菜都不好意思去,刘芸也连学都不去上了,今天是不是非要她死在这他才签。
  老太太是一边骂眼泪一边飞,一副快气得背过气的样子,同时我又明白了一件事。

  在我艰难的时候,刘远明他们也没好过过……我和他的事闹得太大,人尽皆知,外面的流言蜚语也是一种很大的压力。
  最后刘远明还是签了,就在老太太站起来就往事务所窗口冲,说要跳下去的时候,他签了。
  他签完,恶狠狠的瞪着我警告我说,以后别让他看到我和亚桑,最好也别在景城呆了!
  那时候我想笑,我们本来就不打算呆在着,重点是让你看到我们你又能怎么样?右手右脚继续打石膏吗?
  然而最好笑的是,刘远明才警告完我,张律师就开口,“刘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了,还得麻烦你再见下,因为只是签署离婚协议还不算离婚,还得去民政局办理离婚证。”
  “……”
  我们赶到民政局的时候人家已经快下班了,让我们下午再来,还好张律师在,我们材料也齐全,最后就帮我们弄了。
  当我捏着离婚证走出民政局的那一瞬,是一种重生的感觉,整个人都解脱了……

  我看着刘远明被他侄子搀扶着上了车,转头对站在我旁边的张律师说:“张律师我请你吃饭吧。”
  他顿了一秒笑着点了点头,“打算请我吃什么?”
  “你选吧。”
  “我想吃……酸笋鸡!”

  “好啊!”
  “我知道一家不错,先上车。”
  吃完饭,张律师说送我回去,我犹豫了下问他,方不方便送我去寺庙。
  他问我去寺庙干嘛?我说,去还愿。
  张律师不仅送我去了,还和我一起买了香,进去上了香。

  跪在那香炉前,不算久别,但感觉却有一种距离我上次上香如同好多年前一般的错觉。
  我诚心的谢了神佛,让我脱离苦海,让我能重新开始,让我遇见了亚桑……
  我跪了好会,张律师就站在我身后看着我,也没催。
  出了寺庙,我说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但是张律师坚持要送我,说也没什么事。
  对于他这样的好,我出现了一种愧疚的感,这种感觉是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到是才上车没多会,亚桑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立马就将那抹不适抛到了九霄云外,捂着那装着离婚证的包一字一顿的告诉他,“我离婚了。”
  电话那头的亚桑顿了好几秒才吭声,“你说……你离婚了?”
  “对!两个小时前拿的离婚证!”
  那头又是两秒的静默,然后是低低的笑,那笑声听起来傻乎乎的,“你要不要笑得那么傻啊。”

  我自己也笑,而且我觉得自己其实没比他好多少。
  “呵……”他还是笑,“我、我高兴。”
  我抿了抿唇,“我也高兴……”
  我话落,就那么静默了好几秒,他才开口,“还有半个月,再半个月我就回来了。”
  “……”他用的回来了,我心里说不出的甜腻,“我知道,数着日子呢。”
  “呵……”他又笑了,却没说话,好像忽然间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而我也是……明明心里憋得满满的,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真奇怪。

  “噢,对了,你现在在哪呢?”
  “在车上,张律师送我回去呢。”
  “你谢了人家没有?”
  “当然谢了,我还请张律师吃了饭。”
  他又低低的笑了声说:“记得也替我谢谢张律师。”
  日期:2017-12-27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