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5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声音,显然是胖子他们一伙。
  我跑出来一看,这几个家伙都长高了,也成熟了一些,不过笑容都还是那么憨厚。

  胖子的老爸是杀猪的,他偷来了一斤多猪肉。
  二狗老爸是下网的,他带来了好几斤龙虾。
  小强家是开商店的,他老爸老妈特别抠门,所以他只带来四瓶啤酒。
  正好,我煮了米饭。
  大家一起动手,不一会儿便把龙虾煮熟了。

  猪肉还在锅里炖着,我们便迫不及待的吃喝了起来。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
  很多事情爷爷不让我说,所以我也没什么话好说,只是听大家说着社会上的新鲜事。
  很快,啤酒喝光了。

  猪肉上来了,我们盛上米饭,就着大块红烧肉,可胖子超级能吃,我们还没怎么吃上,就被他扫了一大半。
  二狗吃的意犹未尽,提议晚上去打野鸡野鸭。
  因为拆迁,邻村没人了,野物特别多。
  大家一拍即合,可我却为难了,爷爷可是再三嘱咐我不让出去的,但如果不去,又怕被他们笑话我胆小。

  于是我同意了,但我有个条件,夜里十点前必须回家。
  吃完饭,收拾了一下,吹吹牛,七点半我们准时出发。
  还别说,我们运气不错,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只野兔,我们跟着野兔狂追,追着追着就看到前面有灯光。
  我很诧异,这邻村不是拆光了吗?
  二狗他们只顾追野兔,到了灯光近处,我看到路边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许多男女老少都聚集在这,甚至还有卖糖葫芦和捏泥人的,热闹非常。
  我们还看到很多人穿着古时候的衣服,二狗挠头道,“这莆田村有人家唱大戏,我奶奶怎么不知道呢?她可是最爱看戏的。”
  “奇怪,这年头,结婚都在城里大饭店,怎么还有这么老古董的结法?”胖子摸着肚皮,显然是晚上吃得太多,撑住了。
  “别看了,咱们可是过来抓野兔的。”

  强子四下张望,可野兔早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一个穿着古时候老财主衣服,戴着财主帽的胖老头笑呵呵的赶了过来,一把握住二狗的手,“哎呦呦,快快快,几位几位,就等你们了,今天是我儿子结婚,大喜的日子,来者都是客,走走走,去喝喜酒去。”
  “爷爷,你认错人了吧?”二狗一脸诧异的看了看我们。
  老头一咂嘴,“没认错,你是二狗,他是胖子,这是小强,还有雷子,就是你们,桌子多的是,喝酒去。”
  老头盛情相邀,又来拉我的手。
  老头还没到我面前,我就感到了阵阵阴气逼人。

  对于鬼魂的阴气,我再熟悉不过了。
  我吓得连忙往后躲,不敢开口说话。
  老头见我跑,一咂嘴道,“这孩子,咋跟个大姑娘似得?不去喝酒也行,来来来,吃点喜糖,我这还有红包。”
  老头摸出红包,又从口袋抓了一把喜糖,递给了我。

  我也是见钱眼开,见着红包,没骨气的伸出了手。
  老头不再请我,而是拉着二狗他们去喝喜酒。
  二狗他们禁不住诱惑,全都被老头拉走了。
  我一个人站在路上,注意观察了一下众人,就发现这些人的脸色都很白,惨白色的那种。
  不对劲啊!
  这些人身上的阴气怎么都那么重呢?
  不行,我得去看看他们。
  我朝着二狗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可还没到地方,我就发现刚刚那老头和几个身材高瘦,穿着黑大褂的人在阴暗处,朝着我指指点点。
  光线好像忽然变暗了……
  我回头一看,路边原本有十几个大红灯笼的,这会儿居然只剩下两个了。
  不好,我可能是撞邪了!
  我心里一激灵,顾不得喊二狗子他们了,连忙转身就跑。
  跑着跑着,我就听到身后有风吹落叶的声音,哗啦哗啦的,紧紧跟在我的后面。
  我不敢回头乱看,朝着来时的路,拼命的跑。
  跑着跑着,我好像被什么拌了一下,狠狠的摔了一跤。
  村里的老人们常说,走夜路千万别左顾右盼,尤其是不能猛地转头。
  因为人的肩膀和头顶有三盏阳灯,左顾右盼,猛转头,会把阳灯弄灭掉。
  阳灯一灭,孤魂野鬼就有了可乘之机。
  情急之下,我把这些老话忘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一股阴气从我身后逼迫而来,我吓得连忙转头,绊倒我的是一根树棍,而旁边则是一座阴气森森的土坟!
  土坟前面的墓碑下蹲着个人影,好像是个老人。
  这时,老人转过头来,冲着我笑了笑,还朝着我招手!
  我定睛一看吓了一大跳,这老人是我奶奶啊!
  我顿时就懵了,我奶奶都死了很多年了,而且我奶奶的坟墓根本不在这……
  她不是我奶奶……
  我爬起身拔腿就跑。
  跑着跑着,我就听到了奶奶的声音:“孩子别跑,别跑了,我是你奶奶!”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五爷能不能信?我心里先打一个问号,但是我知道一点,他绝对没有让田光接班的打算,如果我是五爷,我也不会让田光接班。
  五爷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点,他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阻止弄岛在瑞北做毒的生意,光是这一点,我必须要给他写一个服字。
  田光也不想做毒的生意,但是他的舅舅是靠这个起家的,到时候他舅舅东山再起了,就不知道田光还能不能给自己做主。

  我也要给田光打一个问号,对于做生意取向的问题,我站在五爷这一边。
  我捏着鼻梁,矛盾,我是田光的人,但是却不能跟他彻底站在同一阵线,这注定了我们两个将来会有分歧。
  “飞哥,五爷找你什么事?”张奇问我。
  日期:2017-07-29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