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5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在瑞丽忙事情。”
  我说完就想挂了,但是我想起来一件事,我说:“你爸爸说要投资我两千万,让他尽快把钱打过来,昆明那边的店铺,也尽快装修吧,我等着做生意。”
  “是,是吗?好好,我会跟我爸爸说的,邵飞,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我知道我错了。。。”陈玲结巴着说。

  我笑了一下,说:“谁都会犯错,改了就行,我忙了。。。”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靠在沙发上,为了投资,我选择了原谅陈玲,我现在不会跟钱过不去,用完我,都把我踢出去是吧?哼哼,我自己玩,妈的。。。
  “喂,二指老大,有时间吗?”我笑着说。
  我拿着电话,看着外面的雨,虽然我厌恶这个笑面虎,但是现在我也只能找他玩。
  “有,就等着你了,说好了一起赌石赚钱的,是不是?”
  我听着二指的话,就笑了笑,我说:“是啊,准备好两千万,我们去缅甸玩。”

  “我草,这么大,两千万啊,邵飞老弟就是牛气,但是玩可以,我不希望再次出现上次的事情,我们是玩钱,不是玩命啊。”二指笑着说。
  我笑了笑,我说:“那还有第二个万龙吗?”
  我笑了起来,二指也笑了起来,我们笑了很久,万龙死了,对他们两个来说可能才是最大的收益着,因为他们可以直接吞了万龙的地盘,这两个人别看被万龙打压的像个龟孙子似的,但是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弱,不知道周老大什么时候要除掉他们。
  不过不管了,先聚集一笔钱赌一把再说,我现在急缺钱,手里只有一千万,加上陈老板给我投资的钱,也才三千万。。。
  我挂了电话,银行的转款通知就到了,陈老板给我转了两千万过来,这笔钱当然不是送给我的,而是给我的投资,是要还的。。。

  我咬着嘴唇,三千万并不多,如果他们两个来,带来四千万,也才七千万,到缅甸赌石,也买不了几块好的原石。
  车子回了酒吧,我刚下车,就看到癞子从里面跑过来了,他紧张的说:“五,五爷。。。来,来。。。”
  我听到癞子的话,皱起了眉头,难怪他这么慌张,原来是五爷来了,我笑了一下,他来干什么,我已经心知肚明了,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亲自来,我并没有感到荣幸,王青的事情告诉我,我只是一个有价值的棋子而已,五爷来找我,也只是想要利用我的价值而已。
  我们暗夜文学网有一位写麻衣鬼相的大神,经常给我们群里的作者算命,我发了照片给他,他说我有财运,果然,我就有财运,很准,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下他的神作《麻衣鬼相》,大家喜欢的可以去看看,而且,进群了,可以算命,我曾经也给别人算过,帮助过一位朋友,但是跟他的功力相比,差的远了!

  我天生缺阴,为救我爷爷给我娶了鬼媳妇……
  有人说了解一个人很难,但在相师眼里,了解一个人却是非常容易。
  又有人说人不可貌相,我觉得,这得分谁来看这个相。
  我爷爷是个出了名的鬼相师,不但能相祸相富,还能相生相死,相天相地,甚至相破一个人的前身后世。
  小时候,在一群小伙伴的怂恿下,我踹翻了一座荒坟的坟头,幸亏爷爷及时赶到,用一捆烧纸和一瓶白酒救了我。
  总而言之,有些事情你是没遇上,一旦遇上由不得你不信。
  爷爷说,等我到三十岁才能学他的相术,学早会麻烦缠身。
  可我不去招惹它们,它们却主动来招惹我……
  第一章 鬼婚,逃命
  在我们乡下,定娃娃亲,娶童养媳这些都很平常。
  用庸俗的话讲,娶个比自己孩子大的童养媳,既可以当媳妇,又可以照顾自家儿子,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不过,爷爷给我娶的却是鬼媳妇。

  我爷爷在当地,是个出了名的风水先生,因为我出生在子时,虽然是夏天, 却是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又遭了响雷惊吓,阳魄不稳,容易走窍,所以需要一个鬼媳妇来守护我,不让乱七八糟的东西靠近,这样才能更好的养活。
  又因为我五行缺水缺土,取一个雷字,故而给我起名水雷,小名润土。
  十多岁的时候,我向爷爷打听了这事。
  爷爷没有瞒我,说确实给我娶了个鬼媳妇。
  我好奇的问爷爷,为什么我看不到这个鬼媳妇。
  爷爷笑了笑说,见不到是好事,未满十八岁之前如果见到,那可就麻烦了。
  我又问爷爷,到了十八岁后,鬼媳妇会真的和我成亲吗?
  爷爷捏了捏我的脸,问我咋就不知道害臊呢?
  从那以后,我就留了个心眼 。

  于是乎,许多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
  比如有同学无缘无故骂我打我,于是,他们不是被老师骂,就是被同学打。
  记得有一次考试,好几个题目都不会做,我脑袋忽然一迷糊,结果居然考了个满分。
  最惊险的一次是,我跟小伙伴们玩闹,横穿马路,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轿车一头扎进了河里,那开车的女人上岸后,惊魂未定,一个劲说她看到我肩膀上驮了个女鬼。
  有爽的事,自然也就有让人郁闷的是。
  那就是我在学校,从来不敢和女生说话,尤其是漂亮的女生,只要一说话我肯定会肚子疼,百试不爽。
  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
  因为我知道她是护着我的,所以一点也不担心。
  后来上了初中,因为学校以前是小鬼子留下的万人坑,所以我经常能预感到那些孤魂野鬼的存在,当我快要撞到他们的时候,我会感觉到一股冰冰凉,大约手掌那么大一片的阴寒之气贴在我的胸口,我立刻停下脚步,等凉气消失了再走。

  快到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正是学校放暑假。
  那两天,我总是觉得身上冷得慌,夜里一闭眼睛就看到许许多多吓人的恶鬼在宿舍里面晃悠,有几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还坐在我床边看着我。
  我怀疑,我的鬼媳妇不在我身边了。
  她如果还在,我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
  于是一放假,我立刻赶回了爷爷家。
  爷爷一见着我,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连忙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剪成铜钱形状的黄纸撒在我的身后,还说了两句感谢大家送我回来的话,然后急匆匆的把我带回了家。
  一进屋子,爷爷就问长问短。
  见我没事,爷爷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他拖着自行车说要去城里买点菜回来,并给我脖子上挂了一块玉佩,还再三嘱咐我,夜里千万不要出去乱跑,更不许和任何陌生人开口说话。
  爷爷走了,我一个人在家无聊的发慌。
  这会儿是下午四点多,天还早。
  我想到了小时候的玩伴,胖子和二狗他们一伙,连忙洗了把脸去找他们玩。
  可郁闷的是,他们都不在家。

  我回来淘米煮饭,刚把饭煮好,爷爷装的固定电话就响了。
  是爷爷打来的电话,他说古董店的张叔叔请他吃饭,要晚点回来,让我千万不要出去乱跑。
  我刚放下电话,外面就有人喊我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