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5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抬着头,看着韩凌被拉出来,我努力的爬起来,但是两个人把我架着,王青朝着我的脸颊就是几拳,他手上都是血,有他的有我的,但是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我低着头,我说:“王青,放了韩凌吧,陈玲归你了。。。”

  “哈哈,邵飞,你真可怜啊。。。”王青嚣张的喊着。
  我心里有点酸楚,我可怜吗?是的,这个时候我真的很可怜,自大,不长记性,让我被他干了,但是没办法,我怎么能想到磕了药之后他会疯到这个地步,直接开车跟我拼命,谁能想的到呢?我现在才知道天有不测风云那句话真他妈的对。
  无论你怎么防着,没用。。。
  我看着韩凌被拽了出来,我拼命的挣扎着,朝着韩凌跑过去,我推开拉着韩凌的人,他们没有阻拦我,而是疯狂的嘲笑着我,我抱着韩凌,不管他们怎么嘲笑,我都不会松手的。
  我看着王青他们,这个时候他们好像很难受一样,有的人走到了一边,开始呕吐,有的人不停的抽着身体,像是发神经一样,王青也是一样,他难受的弯下腰,开始呕吐,那种感觉像是集体中毒了一样。

  我心里狂喜,他们是过量了吗?
  一定是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警车的灯在闪烁,我内心更加的狂喜,看着警车停下来,是巡游车,王青直起身体,看着警车,他赶紧上车,开着车掉头就跑,我松了口气,我紧紧的搂着韩凌,看着一个丨警丨察下车,手里拿着警棍,不停的在呼叫支援。
  我松了口气,天不亡我啊。。。
  我不知道他们吸了什么东西,但是我知道,那玩意害人,我看着呕吐的人,地上躺着的人,像是鬼一样,不停的抽搐着,嘴里发出惨痛的字节音符,很可怕,那种可怕来自于内心的敬畏。

  警车陆续赶过来,我看着不少丨警丨察下车,将地上的人抓起来,然后用绳扣给扣起来,一个女丨警丨察走过来,手里拿着警棍,让我举起手。
  我举起手之后,他立马过来抓着我的手,把我的手背后,用绳扣扎上,很疼,我说:“救她。。。”
  这个女丨警丨察看着我,有点生气,说:“又是你。。。”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很惭愧,又是我,眼泪掉下来,滴在韩凌的脸上,内心的后悔涌遍全身,我看着救护车里的人下来,把韩凌抬上车,我也跟了上去,我身上都是伤,在车里,医生给我护理,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韩凌,我希望她没有事。。。
  什么是死里逃生?这就是。
  手臂骨折,肋骨骨折。。。
  还好只是撞击性损伤,没有伤及脏腑,做了治疗之后,韩凌被送往病房里,她已经醒了,只是还有点不清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她很难受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能说,我等了晚上十一点,张奇带着我妈妈来了。
  “飞哥,我来了,你没事吧。。。”
  听着张奇的话,我看了他一眼,他很自责,脸色难看,说:“谁干的,我砍死他。。。”
  我站起来,说:“出去。。。”
  张奇看了我妈妈一眼,就出去了,妈妈很心疼的站在韩凌的床前,不知道是该摸她,还是该做什么,我想说什么,但是妈妈说:“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我深吸一口气,没有解释什么,走了出去,在走廊里,我看到赵奎跟周娜也赶了过来,见到我之后,周娜说:“韩凌要是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说完就进去了,那眼神对我很恶毒,赵奎有点自责的说:“对不起飞哥。。。”
  “不怪你,怪我自己。。。”我忍着痛楚说。
  两个人都很自责,赵奎说:“谁干的?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
  我点了点头,说:“烟。。。”
  张奇给我点了一颗烟,我说:“调人来昆明,找,给我找,把王青给我找出来,就是把昆明给我翻过来,也要把王青给我找回来!”
  我抽着烟,走廊里空荡无人,在门口,站着一个丨警丨察,是看守我的,那么大的交通事故,我也有责任,我现在是养伤的阶段,等伤好了,他们可能还会对我提起诉讼。

  我明明是受害者,可是,这年头谁受害,谁害人,谁又能说的清楚。
  张奇跟赵奎站在楼梯口在打电话,把能叫的兄弟都叫过来,我知道,我的人很显然不够,王青家里有钱,又混社会,能躲藏的地方多了,但是,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会把王青给挖出来。
  韩凌咳嗽了起来,我走了进去,看着韩凌满脸痛苦的样子,连咳嗽都很疼,我心里很心疼,妈妈没有骂我,但是此刻满脸倦容的她,还在守着韩凌,就是对我最大的惩罚。
  周娜细心的给韩凌喝水,虽然之前他们吵架了,但是周娜知道韩凌出事了,还是立马就赶过来了,照顾她,这就是姐妹啊,不论发生什么事,又或者是吵架,但是内心的感情是不会变的。

  韩凌喝水之后,看着我,想要说话,我立马说:“别说了,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要是知道,就不会那么冲动了。。。”
  韩凌痛苦的说着,我听着很难受,周娜没有理我,只是推着我出去,然后把门重重的关上,我就这样被赶出来了,我很难受,靠在墙上,我确实太冲动了,如果当时我龟缩在车里,等着丨警丨察来,或许,我们就不会这么惨,那些人都磕了药的,神经病,跟他们较真,死的贼快的。
  “飞哥,人明天会到,现在怎么办?”赵奎问我。
  我说:“等。。。”
  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着黎明的到来,年终的十五,我们在医院里度过,回想之前的种种,我心里很后怕,这就是我的生活吗?无时无刻都要提心吊胆,时时刻刻都可能会蹦出来一个敌人要你的命,自己是无所谓的,但是家人呢?
  我想了很久,我要不要在这样继续下去了,但是当黎明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还是确定了,我必须这样走下去,所有想要杀我的人,我都要除掉,否则,就算我退出,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这就是一条不归路,我走进来了,我就算是爬也要爬到终点,否则,就会死在半路上。
  早上丨警丨察对我录口供,我就说,不认识那些人,他们不知道发什么疯,开车来撞我,丨警丨察告诉我,他们都吸食过量的迷幻*,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就说是后怕。
  录完口供之后,他们限制我离开医院,必要的时候,接受他们的再次调查,我很抗拒,我并没有犯罪,我跟他们抗议,但是他们不理会。。。
  我在医院里等着,周娜一直不让我看韩凌,用冷暴力来对抗我,这个时候,陈玲的电话来了。

  我接了电话,对于陈玲,我内心很愤怒,如果不是她,我觉得我不会跟王青有这个冲突。
  “邵飞,我想好怎么说了,你要听我解释吗?”陈玲哭着说。
  我皱起了眉头,现在没心情听她解释,我说:“别了吧,现在我有麻烦,你帮我个忙吧。”
  “什么麻烦?你说?”陈玲着急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