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7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的心里有过一瞬间的挣扎,但并不是出于理智,而是长期以来撒谎形成的条件反射,不过,随即就像是个傻逼一样说道:“是啊……这儿也不是什么秘密了,阿媛他们不是都对你说过了吗?”
  陈丹菲盯着陆鸣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激动地说道:“阿鸣……这……你是怎么得到的……有多少钱?”
  陆鸣似乎顾不上回答这个问题,一把抓住陈丹菲的手放在某个部位摸了一下,沙哑着嗓子说道:“刚才丁璐把我逗得……搞得快爆炸了……你先帮我……咱们到床上去说……你想知道的话我都告诉你……”
  谁知陈丹菲一把推开了他,晕着脸气愤地说道:“你少骗我……哼,没想到你为了满足龌龊的**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就算要跟你结婚,在婚前也不会跟你苟且……”
  陆鸣楞在那里,随即愤愤地说道:“这不是很正常吗?我都说要娶你了……怎么?难道你不愿意?我实话告诉你,我可不是那种低三下四求人的主……今天咱们就把话说清楚,愿意不愿意就是一句话……少给我忽冷忽热的,我可受不了……”
  陈丹菲胀红着脸,微微喘息着,最后说道:“那你先把我公公的遗产说清楚,既然是夫妻就要彼此信任……连我都信不过,你还你能相信谁……”
  陆鸣往沙发上一躺,哼了一声道:“这又不是做生意……难道和你睡个觉就要说遗产的事情?”
  陈丹菲也气愤地说道:“那当然,本来就属于我们母女的钱,难道就不能问?整天就知道想着那种恶心的事情……
  难道我是街上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吗?你也不要在我面前粗声大气的,我知道还有别的女人盯着你呢,但他们难道就不是为了你的钱吗?

  哼,我陈丹菲又不是没人要,只要我愿意,屁股后面的帅哥可以排成队呢,如果都像你这么不要脸,一百个男人也有了……”
  陆鸣呆呆地盯着陈丹菲注视了一阵,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突然就爆发开了,忽然从沙发上跳起身来,在陈丹菲的尖叫声中把她打横抱了起来,三两步闯进了卧室。
  然后就像扔垃圾一般把她仍在床上,随即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一般扑了上去,不管陈丹菲又哭又闹,只管不慌不忙地做着前期准备,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着:“一百个男人……我让你一百个男人……你命中注定就只能由老子一个男人……”
  最后只听陈丹菲尖叫了一声,就一动不动地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半,羞耻地抓过一块枕巾捂住了脸,嘴里哭泣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你……你不是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里静悄悄的,除了陈丹菲偶尔哽咽几声,只能听见钟表的滴答声,陈丹菲一边抽泣,一边艰难地拉过被单遮住雪白的身子。
  然后蜷缩着身体幽幽哭了一会儿,最后偷偷回头看了陆鸣一眼,只见他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气得伸手就在他的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奇怪的是陆鸣好像不怕疼,只是嘴里哼哼了一声,翻过身子继续睡,陈丹菲猛地坐起身来,也不顾被单从身上滑落,摇晃着他的身子泣道:“你这个混蛋……你给我起来……你……不能就这么完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还能当什么人……自然是当老婆了……”忽然听见陆鸣嘴里哼哼道。
  陈丹菲爬上身去就是一顿粉拳,抽泣道:“你给我起来……你给我说清楚……”

  陆鸣慢慢睁开眼睛,随即一瞬间就瞳孔放大了,只见陈丹菲光溜溜的身子坐在自己身上,随着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捶打,那一阵波涛汹涌差点晃瞎了他的眼睛。
  只听他嘴里怪叫一声,一个恶蟒翻身就把女人扑倒在下面,嘴里哼哼道:“见鬼……见鬼……”
  话音未落,陈丹菲又是一声尖叫,不过这一次她没有用枕巾捂脸,而是一双美目睁得圆溜溜的看着像饿狼一般的男人,双手无力地捶打了几下,随即脑袋歪倒一边,把一个拳头咬在嘴里,以免发出丢人的声音。
  陆鸣心里的那股邪火终于没有了,只管把陈丹菲紧紧抱在怀里,听着她哼哼唧唧的抽泣,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最后把嘴贴在她的耳边小声道:“现在想知道什么可以问了……”
  陈丹菲双手在陆鸣的胸口推了几下没有推开,只能任由他抱着,恨声道:“放我起来……”
  陆鸣闭着眼睛哼哼道:“干嘛?难道想跑?”
  陈丹菲怒道:“我要去卫生间……我要洗澡……”
  陆鸣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抱的更紧了,嘟囔道:“洗什么澡……你身上没什么味啊……”
  陈丹菲气愤道:“我嫌你脏呢……”
  陆鸣厚着脸皮说道:“那没办法,已经来不及了,你只能忍着……”
  陈丹菲又在陆鸣的身上掐了几下,没想到竟然一点反应第没有,忍不住焦急道:“你……你这个混蛋,只顾自己痛快……万一……万一怀上怎么办?”
  陆鸣一听,奇怪道:“难道这不是好事情吗?我巴不得呢……你看看南星多孤单,每天只能玩泥巴,如果有个小弟弟给她玩的话肯定高兴死了……
  乖乖躺着……我告诉你,有事快点问……过了这个村可就你没这个店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今晚总想跟你说大实话……”
  陈丹菲怒道:“你装什么装?我想问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你想说就说,不说就算,看我以后还会不会问你……”
  陆鸣嘿嘿傻笑了几声,在陈丹菲的嘴上飞快地亲了一口,小声道:“我当然知道……你听好了,我现在给你讲个故事……”
  陆鸣抱着陈丹菲,把嘴贴着她的耳朵絮絮叨叨说了半个多小时,从自己在工厂写小黄文开始,说到被抓进看守所救了财神。
  再从财神的游戏说到离开看守所之后提心吊胆的日子,一直说到董家岭福田小区的离奇经历以及孔有福一家三口的耿耿忠心。
  期间还穿插着和陆琪遭遇的惊险过程,以及在毛竹园孤身一人斗歹徒的英雄事迹,除了没有提到和蒋竹君、周玉露鬼混的事情之外,几乎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地把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全部说了一遍。
  直听得陈丹菲吃惊的合不拢嘴,不时发出几声惊叹,最后一条藕臂不自觉地主动搂住了男人,不过,等到陆鸣说完之后,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钱上面,激动地问道:“阿鸣,那该有多少钱啊……”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说实话,目前还确实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差不多一百二三十个亿吧,我估计财神留下的那家外国银行的账户上肯定不止一个亿,但现在我可不敢去碰那些钱……”
  “上帝啊……”陈丹菲一声惊呼,挣脱开陆鸣的怀抱,支撑着身子坐起来,俯视着陆鸣问道:“这么多钱……你藏在什么地方?是不是都存在银行了?”
  陆鸣盯着面前雪白的两团咽了一口吐沫,骂道:“你这婆娘说话也不动动脑筋,这么多钱怎么存进银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