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山归藏:不死传说——揭战国悬疑谜案,探寻最古老忍者团体的前世今生》
第8节

作者: 十四001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着,白斩就拔出了刀,右手握着刀柄,左手压在刀背上,从湖中心迈出了一地步。
  然而就是这一步,让白斩心中的那股不安,瞬间变成了一种现实。
  日期:2017-12-05 16:16:46
  首先白斩的脚底似乎是碰触到了一种绷紧的丝线状物体,他暗叫一声不妙,但是已经晚了,紧接着他就听到左右两侧传来破水声,两只金属笼子竟然从湖底升到了水面,显然是触发了某种机关。

  古潼长刀一横,看了看两边距离自己不到两丈远的金属笼子,惊魂一般看到了笼子里的景象。
  在那两只笼子里面,白斩看到了一种可怕的人形生物—水魅。
  日期:2017-12-05 16:17:09
  这两只人形生物通体青灰色,赤裸的身体表面布满粘稠的液体,头顶的头发都掉光了,面门上趴着一只奇怪的虫子,只露出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诡异之种又透露着一股杀气。而这时,金属笼子里面的水魅已经推开了笼门,正分别瞪着它们那双十分骇人的眼睛注视着白斩。
  一切发生的非常突然,白斩知道设置这种机关的人正是利用了人类思维的误区,一般人在经过湖面前半段的时候没有遇到危险,警惕性肯定会下降,继续往前走势必会立刻触发埋藏水底的机关。这个机关本身并没有什么危害,但是被机关牵引出水面的那种生物,白斩却知道它们的由来,那并不是一种容易对付的东西。
  日期:2017-12-05 16:43:56

  水魅也被称作水鬼,在巫门的典籍中记载,如果一个人不幸落水遇难,而落水的地方恰恰又有一种叫做“鬼蜘蛛”的水生蜘蛛存在,那么这些落水者很可能会在彻底溺亡之前被鬼蜘蛛附着在脸皮上,形成一种可怕的寄生体生物。鬼蜘蛛体内含有剧毒,毒性在寄生体内反复渗透,可以让还没有死透的落水者停止死亡过程,从而变成一种极具攻击性的怪异生物。很多地方据说有人说见到死去的人在水里化作厉鬼出没害人,通常都是出于这种原因。

  而要杀死这种叫做水魅的生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来它们水性极好,善于潜伏在水底,以出其不备的方式偷袭在水里游泳的人或者是小型的渔船,二来这种生物在鬼蜘蛛毒素的刺激下蛮力极大,如果无法攻击其要害,根本无法让它们失去行动能力。
  日期:2017-12-05 16:44:18
  古潼不敢多想,知道这肯定是有人在湖水里偷偷圈禁了两只水魅,想越过这座湖面,必须得先过水魅这一关。白斩迅速判断着形式,眼下势必会有一场恶战,而自己身在湖中心,行动力被限制,处理起来可能会很棘手,于是决定在水魅冲过来之前先发制人。
  流云刀第四层瞬间出鞘,白斩纵身一跃从水面跳起,同时转动了刀柄上的机关,只见刀身开始快速在刀柄上转动起来,一道道寒光频频闪出。
  白斩在半空中喊了一声“青龙化雨—破”,就见两道寒光犹如两股寒气一般,瞬间劈向了两只水魅。
  日期:2017-12-05 16:44:34
  那两道寒光之气,是由无数锋利的菱形冰晶体组成,普通人在被这种冰晶石击中以后,往往会立即被冰晶石释放的寒冰之气击杀,毫无还手的可能。但是白斩在重新落到水面上之后却发现,激发出去的冰晶石甚至都已经把那两只金属笼子打变形了,可那两只水魅却只是只是稍微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瞬间从金属笼子里冲了出来,朝着白斩的位置扑了上去。
  但是冰晶石属于极寒之物,虽然没有让水魅毙命,却也最大限度的减缓了它们的行动速度,这对白斩来说是唯一的优势了。
  两只水魅几乎是在瞬间冲到了距离白斩不足一尺的地方,而且几乎是用同样的动作朝着白斩的头部挥出了手臂,白斩脚底发力往后一蹬,身体倾斜着在水面往后滑了五步距离,一股恶臭钻进他的鼻腔,水魅长满锋利指甲的爪子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子尖划了过去。
  日期:2017-12-05 16:44:51
  白斩守住步伐,再次转动刀身,对着前面即将扑过来的水魅使出了第二招:飞云锥。

  在刀身迅速的转动下,一团被激发出来的冰晶旋转着形成了一只锥子的形状,白斩右手发力将冰锥打了出去,就看到手掌大小的冰锥先后穿过了两只水魅的胸口,只听“噗通”一声,两只水魅同时跌倒在水中,白斩感觉脚下的暗桥都被震动了一下。
  白斩密切观察着水魅跌倒的地方,等到水面逐渐恢复平静,他却发现两只水魅竟然不见了。
  日期:2017-12-05 16:45:07
  几乎就在同时,古潼忽然听到自己脚底传来“哗啦”一声水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扯住了自己的左脚踝。白斩下意识挥刀劈向脚底,却被抓住他脚踝的东西用力一扯,然后白斩整个人就失去平衡,一下子从暗桥上被拽入了水中。

  白斩在水里睁开眼睛,发现周围一片血红色,什么也看不清楚,他使劲蹬腿,但扣住自己脚踝的东西力道极大,根本摆脱不了。就在这时候,白斩隐约感觉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从自己眼前略过,然后就压在了他身上,同时白斩感觉自己的脖子也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只感觉喉咙一紧,一股湖水瞬间灌进了他的鼻腔内。
  日期:2017-12-05 16:45:34
  白斩顿时明白,自己肯定是被那两只水魅控制住了,他挥出一拳打在眼前黑影的太阳穴上,但是水中阻力太大,拳头的力道不足以伤到对方分毫,他就这么被水魅挟持着继续往湖底沉去。
  很快白斩意识到如果就这么耗下去,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于是努力憋住气,在几乎就要窒息的前夕,他单手握刀,拨动了流云刀最重要的一层机关。白斩只感觉四周的湖水如同在一瞬间炸裂了一般,尽管他什么也看不清楚,但在下一刻,他便感觉抓住自己的脚踝和脖子的手已经松开了,他趁着这个机会迅速游到水面然后踏水而出,稳稳的落在了湖心暗桥。
  日期:2017-12-05 16:45:53

  白斩喘着粗气,看到两具没有了头颅的水魅尸体缓缓浮上水面,已经没有了生机。再看手里的流云刀的第五层刀身,已经短了一大截,不由想起了铁匠张令在把刀交给自己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冰晶石乃天外之物,稀缺至极,我把那块石头的精华部分锻造成了流云刀第五层,但只够使用三次,不到万不得已,切勿乱用。”
  白斩叹了一口气,心说可惜了,自己第一次用,竟然是在一片什么也看不到的血水当中。只是他心里也清楚,尽管没有目睹这把刀的真实威力,但张令的话是对的,关键时刻,这把刀可以救命。
  岸桥的后半段,白斩走的十分小心,但直到他走到对岸,也没有再次遇到什么危险,而且他再次在地上看到了一串马蹄印,顺着马蹄印消失的方向望去,正好是那道山体裂口。
  日期:2017-12-05 16:46:14
  白斩顺着藏龙驹留下的马蹄印一路来到了山体裂口处,等走近了,却发现在裂口两侧的那两棵大树之间,密密麻麻布满了头发丝一样的金属丝线,犹如一张阻断了外界与山体内部的金属巨网一样。所有的金属丝线最终都延伸进了大树的树冠中,而树冠上又挂满了无数拳头大小的水晶球,被太阳一照,能发出各种颜色的光芒。但是这些水晶球应该都是同心结构,因为被风一吹,就会发出一阵阵犹如铃铛一样的清脆声音,而且这些声音混在一起的时候,白斩感觉自己就像听到了一种奇妙的音律,不自觉就被吸引住了。

  日期:2017-12-05 16:46:35
  又一阵风吹来,白斩猛然就睁开了眼睛,他暗自吃惊,心说自己是什么时候闭上眼睛的?可就在这时候,白斩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忽然就往后退了几步,同时内心的疑惑更重了,手里的刀不自觉就横在了胸前。
  他发现两棵树之间那张金属丝线巨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正在抚琴的白衣女人。这个女人头发很长,没有发髻,有很大一团是垂到地面的。她低头弹琴,仿佛没有注意到白斩站在自己前面,琴声十分哀怨和诡异,让人听了难以收摄心神。
  日期:2017-12-05 16:46:51
  “你是人是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白斩让自己镇静了一下,开始有些分不清之前看到的场景是真实的,还是眼前的场景是真实的。
  白衣女人听到了白斩的声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扬起,但并未回话,而是继续抚琴。
  不过就是这一眼对视,白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盯着白衣女人,觉得对方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是有问题的,但是琴声不断,一时间自己竟然无法想起这种眼神到底哪里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