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31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义愤填膺地走过去喝了一声:“住手,不要再打了!”
  张情基一看是我喜出望外的肥脸有些扭曲说:“唉吆,说土包子土包子到!”说着他踹了刘文辉一脚后大步流星朝我走来。
  刘文辉躺在草地上,嘴角还在流血,看样子被打得不清,我对他有些歉疚,刘文辉胆子本来就小凡事都是能忍则忍,要不是因为和我同乡同班同宿舍,他也不会惹上张情基这个学校恶霸。“大基哥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冲我来,和小辉没任何关系。”张情基他们人多势众,我该客气还是要客气,能和平解决最好。
  “好啊,我已经找你好几天了,这不是没见到你嘛,所以找我们的同学问问。”看到张情基那副丑恶的嘴脸说这话我都觉得恶心。
  “如果大基哥找我让我交网费的事,我一会就去看看。”
  其实给张情基等人交网费我那天一次性买完了,之所以今天这么说是因为我想借网费解决现在的问题,哪成想张情基完全不买账说:“不不不,今天我们不谈网费,我们谈……”张情基的话没说完就一拳朝我挥过来,我想躲开可受伤的身体格外笨重完全不受我大脑的支配。

  眼见着那拳正中我左脸上,突然我的眼前一黑,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赵影已经握住了张情基的拳头,看样子赵影用力过狠了张情基面目狰狞咬牙对他身后的兄弟说:“给我上,他抓得老子不能动了。”
  剩下那几个人一听连忙冲上去对赵影拳打脚踢,只见赵影对他们只出了一招快速打在他们脖子的后跟处,这几人疼得躺地上嗷嗷直叫。
  只有刘剑跟在最后没上,他吓得向后退了两步哆嗦道:“大基哥,这……这人好像练过。”
  张情基恶狠狠地瞪着我说:“你小子有种,竟然找帮手给我来这一套。”张情基下一秒另只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短刀挥向赵影,亮闪闪的,看样子应该是没见过血。
  “小心!”我连忙提醒道。
  可赵影什么人,张情基这点小动作他早早看在眼里,还特意让了他三秒钟,只听咔擦一声,赵便掰断了张情基那只拿刀的手腕,疼得他嚎啕大哭起来。

  这……场面有几分喜感,我还是头回见张情基哭得跟个孩子似的。
  张情基平日里也就欺负欺负同学收点钱并不是什么大恶之徒,教训两下即可。我对刘剑说:“快带大基哥去医务室看看吧!”
  刘剑点头哈腰地搀着张情基去了医务室,余下那几个也跟着跑路了。
  “小辉你没事吧?”我连忙上前查看刘文辉的伤势,和上次差不多鼻青脸肿,身上到处都是淤青,大问题没有,我说去医院检查他还是不肯,幸好宿舍里还有上次帮他拿的药,回去帮他擦一下。
  刘文辉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赵影身上,他问我:“这是你朋友?”
  “算是吧。”我点头模棱两可的回答。
  “你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真让人羡慕。”说着小辉开始向赵影做自我介绍,却换来赵影的一阵冷漠,小辉挠挠后脑勺自觉有些尴尬,呵呵傻笑起来。
  我连忙解释:“小辉你别介意,他这人就这样,但人品还不错。”我可没有那赵枫说什么赵影就听什么的本事,反正他也只待一段时间,迟早要走的。

  回到宿舍后,我开始忙活着找出红药水和棉签帮小飞上药,赵影一声不吭地从我手里抢过去径自帮小辉上药。
  刘文辉感激地看了赵影一眼不再说话。
  医生说我还需多休息,所以一回到宿舍我就躺库上了,让赵影住宿舍我还是要问问小辉的意见,我开口道:“小辉,我想留赵影在咱们宿舍住一段时间,你不会介意......”
  没等我说完刘文辉欣喜地回道:“好啊,我没什么意见。”

  我虽然知道小辉肯定没什么意见,但是也没想到他回答这么迅速利落。
  三人沉默良久,小辉突然弱弱地问:“影哥你身手这么厉害,是从小就练的吗?”
  静~
  赵影竟然没理会小辉,帮他完药后,自顾自地收拾起药箱来。看到这我想到了当时第一次见到影的自己忍不住一笑说:“对,他从小练得,不搭理人也是。”
  刘文辉自觉有些尴尬,连忙抢过赵影手里的药箱道:“这点小事还是让我来吧。”
  赵影一点也不客气,扔下药箱一屁股坐在我临库位上开始盘腿闭目打坐,窝草,你这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我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谁知人家也不搭理我,真是个性。
  我和小辉尴尬地相视一笑,也不再说话,一觉睡了过去,晚自习我也没去,晚饭还是小辉帮忙打来的,那赵影都不知道说个感谢语之类,在他身上我可算见识到了字字千金。
  我躺库上睡得正熟,赵影突然把我叫醒了,他也不说话直接用手推我的胳膊,力气小得跟挠痒似的,用这种方式你怎么能叫醒人?但是我什么都没说,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小心翼翼地翻过身问:“怎么了?”
  “浴室在哪里?”我揉揉眼睛,这才看清赵影抱着个装着洗漱用品的脸盆像个巨人似的站在我库边,也不知道叫醒我花了多长时间,我说:“这栋楼里没有浴室,你要洗澡得去学校公共浴室。”

  我们学校虽然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师资力量雄厚校园环境优美,但是为了提升学校整体教学水平招收了各县的尖子生,贫困家庭出身的比较多,我就是其中一个,当年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市一中。像我们这种穷苦学生只住得起普通的六人间用公共洗手间,学校还有四人间带独立卫生间的宿舍,部分给了学校单身老师当宿舍,剩下的除非你家有钱有势才能去住。
  张情基就是住四人间的有钱学生,只不过那边学生少,他也不敢随便招惹,后来主动向班主任申请调到了我们这楼里。
  谁知赵影站着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我又重复了一遍:“这栋楼里没有浴室,洗澡得去学校公共浴室。”后面四个字我刻意拉长声音,省得他听不清楚。他还是一动不动。
  我差点就急眼了,赵影淡淡地说:“你必须和一起去,我会放心。”“不是,大哥我现在是个患者,不能洗澡,伤口沾水很容易受感染,你让小辉和你去。”

  我扫了一眼宿舍没有看到小辉问:“小辉呢?”
  “他不行,必须你去。”赵影那副标表情真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我知道他是想保护我,可这是在学校,怎么可能有危险,无论我怎么说,他就是不买账。
  最后在我誓死不去的强硬态度下,我被赵影扛了出去,出宿舍的时候碰上了洗漱回来的刘文辉,他见我俩这副样子一脸懵逼,我只能强挤微笑地解释去洗澡。
  从宿舍到浴室走着起码得需要十分钟的时间,要穿过四栋宿舍楼,其中两栋是女生宿舍,也就是说我得被这四栋楼里的同学围观,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我算是服了,还没出宿舍楼我赶紧跟赵影说:“我去我去,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日期:2017-12-06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