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30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看着飞哥说:“对不起飞哥,又让你担心了。”
  飞哥只是简单地说了句:“刀枪无眼,以后再遇到这事一定要躲着点。”飞哥没再多问一句我受伤的事,我知道在我第一时间告诉飞哥我和赵枫出去的事后,他已经有所怀我们参加的晚宴不是一般的宴会,所以才一路不停地给我打电话。

  “以后我会的。”我能保证的只有这句话了,前途未测,以后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准。
  飞哥刚要和我说要紧事便看到杵在一边一动不动的赵影问:“这位是?”我白了赵影一眼没好气地介绍,还好飞哥没生我的气,不然我跟他没完:“他叫赵影,赵枫派来的奸细。”
  “奸细?”飞哥吃惊地反问我。
  忽然发现我的措辞有问题紧忙又说:“赵枫的保镖,暂时借给我两天。”
  “原来都是朋友。”
  飞哥恍然大悟,责备我道:“小飞你也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跟小孩子似的。”
  确实我刚才的言语太小家子气了,可谁让他惹我了,惹了我特么还不敢还手,心里可不就有怨气嘛,人的心理都这样,一报还一报,必须找回场子,小孩就小孩了。
  没想到飞哥客气对赵影说:“我叫董飞,是小飞的哥哥,这次有劳你照顾了。”“不谢,本职所在。”赵影大义凛然地回应。

  飞哥一听我说赵影不是外人也就不避讳了,直接言归正传道:“昨天晚上条子和他手下那几个兄弟在咱们店门口被人打了,进医院了,有两个兄弟伤的比较严重,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其他还好只是骨折,不过新装修的店又被砸烂了。”
  我一听怒气上头问:“谁干的?”“我都打听清楚了,来人是管那片一个叫乔老虎的人,我之前听说过他,平日里横行无忌强行收那片老百姓的出摊费,街坊邻居看到他都躲都得远远的不敢招惹他。”
  开店都不好好让人开了,还有没有王法了?飞哥继续说:“听说这个乔老虎之前和老头关系很铁,结交了很多上面的人,所以其他片的人也不敢动他。我估计这次他打我们的人砸我们的店很有可能是因为老头报复我们。”
  “又是骨折又是重症监控的,下手这么狠,看来这个乔老虎要跟我们死杠上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的兄弟,我必还之。

  “条子他们现在哪个医院?”我问飞哥。“就在你爸住院的那家,那俩兄弟伤得太严重,小医院不行。”那家医院是全市医疗水平最好的,当时我爸生病我们跑了好几家医院都说不敢接,所以最后去了那家,虽说医疗水平最好但是花的钱也是最多。
  乔老虎手底下有四五十号兄弟,硬拼肯定是不行的,我想了一会说:“既然武力敌不过,那我们就用巧力。”本来飞哥借用他的私人关系都找好人了,打算和乔老虎硬拼一场,今天来我来就是想问问我的意见,不过我把这事否决了,我们既然都生在文明社会里就要用文明的方法解决。
  稍安勿躁,此事容后再解决。飞哥让我安心养伤多休息几天,可我哪养得起啊?虽说赵枫已经一次性给我支付了半年的住院费用,可我还是一名学生啊,我得回学校学习,还有半年高考了,我的父母正盼着我考上名牌大学呢。
  在医院住了两天后,我就强烈要求出院,赵影虽然闷声不吭以示不行但怎么能管得住我。我趁他中午去打饭,自己跑去结清了所有住院费用,剩下的没用清的自动退回原卡账户了。
  赵影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换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就差一脚迈出医院了。
  我心情极好笑嘻嘻地坐在病库旁边的椅子上说:“医院的萝卜白菜我都吃腻了,走,今儿中午我请你吃驴肉火烧。”
  赵影瞥了一眼我打好的包裹,张罗着他从医院食堂打来的饭菜说:“驴肉是发物食物,你受了伤,不能吃。”

  他说的倒是不咸不淡的,我的脾气却上来了,天天吃草你不嫌烦啊,但我还是忍住了说:“好,你说吃什么?最后一顿替你践行,吃完你就可以回燕京了。”
  赵影淡淡地说:“那就吃这个吧,我喜欢,健康。”
  唉,我也是拿他没办法,既然请人吃饭当然请人家喜欢吃的,他说吃这个我只能陪他吃了。
  饭毕,赵影放下筷子拿了一张纸巾擦拭嘴角的饭渍,其实什么都没有就是矫情,不过人家就这习惯我也不好说什么,等他按部就班的弄完我问他:“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赵影说:“你想出院我不管,但是赵枫少爷说过一定要让我照顾你伤好为止,所以接下来一切拜托了。”说完,他一本正经地对我弯腰点头拜谢。

  什么?你还要跟着我?我一个激灵坐起来说:“赵影兄弟,大哥,我求求你了,咱俩气场不和,你就回燕京吧。你放心赵枫那我会去说,他不会责怪你的。”
  “本职所在。”
  我好说歹说赵影就是不回燕京,拿他没办法,我就让他陪我回学校,一路上都是他在拎包,我就跟个养尊处优的少爷似的,其实并不是我难为他,只是我伤口还没好,提不了重东西。
  唉,这可难办了,赵影住哪呢?我家在农村,市里并没有房子,母亲为了方便照顾父亲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十平米的房子,我偶尔会过去吃饭,房子那么小我总不能让赵影也跟着过去住,到时候父母问起什么我也不好撒谎回答。
  我提出让赵影去飞哥家住,可他一口拒绝说与我一天分开的时间不能超过五个小时,大哥,我还得上课啊,你天天跟着我是怎么回事啊?赵影才不会管我上课不上课,一切以他的“本职所在”为主,最后无奈我偷偷把他带回了我们学校宿舍,反正宿舍有空库,睡觉是不成问题的,但愿不要被宿管大妈发现。
  冤家路窄,我和赵影下了出租车刚要进学校,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人的惨叫声,声音不大像是在强忍着但我却能听到。
  我好奇地向四周瞅了一眼没有发现任何人,只见赵影看向离门口十余米的草坪了,里面摆放着一块雕刻着四个红字“厚德载物”,看来声音是从石头后面传来的。
  肯定又是学校某个恶霸在欺负同学们了,这种事情我也管不来,况且我现在是个伤患心有余而力不足走为上策最好。我刚要迈出的步子突然又停住了,因为我好像听到了我发小刘文辉的声音。
  “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痛苦的呻吟声越来越真切,我确信这是刘文辉的声音。
  “我让你不知道!让你不知道!你都不知道谁还能知道他去了哪?”这是张情基的声音,还有他那肥胖的身躯,巨石都挡不住,他一脚又一脚地狠踹在刘文辉身上。
  张情基身边还有四五人,常年的跟班刘剑是其中一个,剩下那几个我不认识。

  听这意思张情基这几天找我没找到,这才把刘文辉叫出来盘问我的去向,没有问出东西来便把刘文辉揍了一顿。
  我实在看不下去要上前阻止却被赵影伸出手臂拦住道:“这是学校,不要惹事。”
  “那是我发小刘文辉,他因为我被揍我必须要去!”我的语气如此坚定,赵影不好再说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