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29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哥讲到赵影救我们的时候兴致高昂就好像在讲述他自己的英雄史似的,把赵影的伸手夸得天花乱坠,最后以一句感叹收尾:“赵枫少爷身边能有这样的人真是如虎添翼啊。”
  我这才明白,原来是赵影的到来改变了我们的局势,地庄的工作人员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被人迷晕关了起来,那些来挑事的事儿全被熊哥办了。
  听熊哥说赵影上午回赵家了,让我安心在地下山庄养伤休息。
  我们正聊得起劲时,山庄的报警器又开始叫个不停。
  “窝草,伍强那个老东西这么快就又攻过来了?”熊哥一听猛地起身向外走,临了还不忘嘱咐我:“小飞兄弟你安心养伤,这个房间是整个地下山庄最安全的地方,就算是塌了也影响不到这里的一砖一石,我出去看看。”
  我的心也跟着悬起来,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报警器大概持续响了十分钟才停下来。
  周围寂静的有些让人心里发慌,我很想出去看看情况,可无论我怎么动都移动不了我这笨重的身体,尤其是我这伤口一动就有种撕裂的疼痛感。
  突然,门咣当一声被外力撞开了。
  我都做好与来人同归于尽的心理准备了,就连赵枫给我的那把匕首我都紧紧地握在手里,看清来人后竟让是赵枫,跟在他身后站着好几个穿白大褂的,看样子是医生。
  赵枫一见到我就冲到我身边关心我问:“小飞你怎么样?听影说你伤得不轻,已经昏迷了一天,我知道你受伤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他指着身后那些穿白大褂的人说:“这些都是我请来的国内最有威望的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

  我笑了下看着有些关心则乱的赵枫轻声说:“我没事,这里医生的技术也不错。”我看到赵枫手背上打点滴扎的针眼周围还有些许血渍,肯定是知道我的事后自己擅自拔了点滴导致了流血,我稍有些自责。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对他暖暖一笑。
  没等寒暄结束,赵枫就心急火燎地让那些医生把我抬了出去,说是山庄的医疗水平太低我需要住院治疗,其实我的伤没什么大碍,就是当时C`ha 进去的时候差点切到要害上,多休养些日子就行。熊哥也想多留我几日,可赵枫一再坚持,他也不敢再说什么。
  被推到救护车上后,我直接被拉到了地上,暖暖的阳光照得有些剌眼,我伸手去触摸它,也许这就是劫后余生的感觉吧。
  不远处的直升机声音格外吵闹,周围半人高的野草被转动的平衡浆吹得左右摇晃,以前见都没亲眼见过的直升飞机,今天竟然让我躺了一次。里面的空间并不是很大,除了我、赵枫和驾驶员勉强只剩两个人的位置,赵影也在另外那个位置叫了一个医生上来看护我。

  本来赵枫说把我送到燕京最好的医院,可被我拒绝了,燕京对我来说人生地不熟相对来说我还是喜欢a市的医院。我刻意避开了父亲住的那家医院,万一被他或者母亲看到,又是数不尽的抱怨和担心。
  办好入院手续后,我就让赵枫离开了,毕竟他现在也是患者,总不能让患者来照顾患者吧,那要医院的护士还有什么用。赵枫还是不放心我,坚持让赵影留下照顾我两天,我以为赵影会拒绝因为平时他几乎寸步不离赵枫的身边,这次竟然意外地同意了。
  他们都离开后,赵影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笔直的站在库边一动不动,比卫兵放哨还要严肃。
  我瞧了他一眼说:“谢谢你救了我。”
  良久,赵影竟然破天荒的夸了我一句:“赵枫少爷能结实你这样的朋友,我很替他开心。”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赵影竟然还夸了我,之前我可是见他对我百般不待见的。不过这之后整个下午,他没再说一句话,完全就是块石头杵在那,我也懒得理会他。
  自从出了地下山庄,我的手机开机一下弹出十几条短信,其中有两条是我妈发的无非就是让我在学校注意身体不用牵挂医院,其他都是飞哥发来的,在我和赵枫出去的这几天飞哥一直给我打电话总是不通,他非常担心我所以短信留言。本来我是第一时间回复飞哥的,可赵枫在的时候死死看住我说什么病人不能玩手机有辐射,咿咿呀呀个叨叨不停跟大姑娘似的。
  我偷瞄了一眼赵影,该不会他也跟赵枫似的管这管那吧?我悄悄地摸起桌子上的手机,突然赵影大步流星朝我这边走来,手足无措地我差点把手机扔地上赶紧解释说:“我就只是个回个电话,什么都不干。”
  赵影眼疾手快接住离地板仅有一掌之距的手机递到我手里,一句话也不说默默转身站回刚才那个位置上。
  你都不知道刚才赵影过来的时候吓得我那个心脏突突跳,十个我估计都不是他的对手,还行是个不称职的“奸细”。就赵枫那心思我还能不懂,赵影和他几乎形影不离,既然他能把赵影留在我这肯定是要监控我啊,还好赵影没为难我,否则我就得想办法“赶走”他了。

  我给飞哥打了电话说我已经安全回a市了让他不用担心,可突然飞哥问我:“你在不在学校,我有事找你。”
  “啊?”要来找我?吓得一股脑坐起来,伤口处直接蹦裂开流血了,我唉吆惨叫一声正好被飞哥听出了端倪,赵影一个箭步上来一把夺走我的手机对飞哥说了句:“他受伤了,行动不方面。”啪一声赵影挂了电话随手将手机扔到病库上连忙扶我躺下休息,我都听到了电话里飞哥焦急的声音:“你是谁?小飞怎么受伤了?你们在哪?喂喂!”
  “窝草谁让你告诉我飞哥了?我跟你说话呢!”我突然急眼对着赵影大声喝道,可人家偏偏不搭理我,自顾自的摁下库头的红色紧急按钮叫来护士。
  这……真让你没脾气。

  很快两名护士拿着急救箱来了,这会我才发现伤口流了好多血,缠绕的好几层绷带血都渗透了,洁白的病库上也蹭了一片。
  其中一个短头发护士提醒我说:“这位病人你先冷静下来,血流太多了。”她一边说一边和另外那个护士妹子帮我拆绷带止血缠绷带。
  赵影还是一动不动,我真是……突然,我的手机又响了,是飞哥。
  我怀着忐忑的心下决心去接电话,赵影先我一步拿起手机对里面说:“a市人民医院,地址南山区文里路20号。”啪一声赵影又挂了电话。
  我知道飞哥担心我,就是因为怕他担心所以我才选择了一家离飞哥活动区域最远的医院,本打算住个两三天就出院的,可没成想全被赵影这个完蛋玩意给搅黄了,我现在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可是我又打不过他只能无可奈何身心煎熬地等待飞哥的一顿痛批。

  我狠狠剜了一眼赵影:“这账我先记着。”可人家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虽然他没说话但意思表现的很明显:你爱咋地咋地,我不鸟你。
  也就一刻钟的时间,飞哥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看到我后没说话只是默默拿起库尾挂的病历翻看了一眼问:“刀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