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5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微蹙的眉瞬的拧起,我别头,继续往前走,“其实,那天在寺院遇上你的那天,是我和亚桑才说上话的第二天……”
  他顿了两秒跟了上来,我没看他,但我却知道他在看我,我又说:“他那时候已经住进来有段时间了,他才来的第一天就救了我姐夫,但是他却从来没把那事当事,每次见了我还特别害羞,别说和我说话,连正眼都不敢看我。”
  记忆一幕幕涌上,明明所有的事情从发生到现在,只是短短的个把月的时间,为什么感觉好久好久……
  一路走到村口,十多分钟的路,我和老蒋说了很多,说我是怎么在石庙遇上亚桑的,说当时我才知道他是律师给我名片的时候有多激动,说在知道他要帮我的时候我高兴得甚至想尖叫,兴奋得整夜都没睡着。
  然后第二天,就在我兴高采烈和亚桑说到他的时候,他出现了,忽然间就说不帮我了。
  我当时又愤怒又无力,甚至很茫然,忽然间不知道怎么办,然后是亚桑,他帮我到处咨询到处问,又重新赋予了我希望。
  我还跟他讲了刘远明在知道我想跟他离婚后是怎么打我的,我姐站在门口时候让我有多心寒,然后我是怎么跑出来的,亚桑又是如何帮我。
  说完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村口,我停下脚步看向他,“不管亚桑对别人来说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对我来说,他是好人。”
  老蒋也停下,唇抿了很紧的看我,半响轻点了下头,“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他轻噘了下唇,微微垂下眸,“我本来是觉得总有什么事情没做完,想找你聊聊,没想到让你想起那么多不开心的事。”
  “不会。”我笑着就摇头,“我没不开心,我觉得讲关于他的事我很开心。”
  老蒋蹙眉,缓缓掀起眼看我,“你就不担心他这次回去就不来了?”
  我摇头,“他会来的。”
  他看着我微弯起唇,“希望如此。”
  “……”我很不喜欢这种质疑,所以我垂眸,“我要去买菜了。”

  他轻点了下头,“我也回去开车。”
  “嗯。”我应,刚转身,他忽然又叫住我,我转回头看他,“还有什么事吗?”
  他低头,打开皮夹从里面掏出一张名片朝我递过来,对我笑了笑,“那张应该已经不在了吧。”
  “……”这事我是有些心虚的,但我也不想接他的名片啊,所以我微微低头,没吭声也没动。
  “你刚才说的,每个人都会有困难的时候,如果你,或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犹豫了两秒,伸手接过名片,因为他的话又轻易打动了我,尤其是那句,你,或你们,“先谢谢了。”
  “不客气。”他笑了笑,“到是我建议你还是搬个家,这真的太偏了,一路走过来,都没见几个人。”

  “……我会考虑。”我点头。
  老蒋对我笑了笑,转身就往回走,去开的车。
  而我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出一段距离后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名片,转身,一边装进包里一边往小菜市走。
  就冲他那句话,你、或你们,我也会好好收好的!
  亚桑基本每天都会跟我打电话,而就在他回去后的一个星期,他给我汇了一万美元,当时我就懵了,而亚桑却笑着和我那是他和他姐姐先借的,然后我去城里重找个房子,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最多一个月他就回来。
  不知怎么的,那钱我根本不敢动,而且我也动不到,我不想搬……我想在这等他。
  张律师对我也很好,不时会打电话问问我近况,而这一对比,我的家人简直让我心寒,打了两次电话来都是劝我不要离,至于刘远明,依旧短信各种骚扰我。

  我深入简出,除了必须补充一些食物,我几乎都不出门。
  半个月后的一天,我和刘远明离婚的事情发生了神转折,一直都是骂我的短信忽然间就变成了一句,只要我什么都不要,他就同意协议离婚。
  当时我看着那条短信看了好久,以为自己是眼花来着,结果我还没搞清楚我到底是眼花还是真的,他电话就过来了。
  这一次我接了,接起来却不是刘远明的声音,而是老太太的……
  我当时是又懵了好会,直到老太太喂了半天我才回过神来,问她什么事?
  没想她不仅没骂我,还跟我说,只要我答应什么都不要,她就让刘远明跟我离婚。
  就在很早之前,我就做好了什么都不要的心理准备,所以老太太这个要求对我来说等于没要求。
  “你是说真的?”幸福来得太突然,我忍不住确定。
  我话音才落,老太太就骂骂咧咧的说,她没病,也没吃饱了没事干,一句话,答不答应。
  “刘远明……会签吗?”
  “他不签我就事给他看!”老太太激动的吼出声。
  我信了,毫不犹豫的答应她,然后我告诉她我这就让律师去修改离婚协议,老太太也是很干脆的叫我动作快点,他们刘家是一点都不想跟我有半点关系。
  我才懒得理会她那些不好听话,立马就将电话挂了给张律师打了电话过去。
  张律师也是懵了会,我以为他会说立即帮我去修改离婚协议,没想到他居然问我。
  “你想清楚了?”
  “什么想清楚了?”
  电话那头的张律师顿了两秒说:“其实现在所有情况都对你有利,那天刘远明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对你动手,而且下手那么重,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尤其是沈副庭长也在场,所有就算你有过错,但是在判决上,依旧对你有利,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怎么会不懂呢?离婚是必然的,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而已,但是那些东西,我已经不在乎了,我现在只想快点摆脱他,彻底的和他没有关系,“张律师,我懂你的意思,不过我已经决定了。”
  曾经我想要钱,那是没安全感,同时也是有顾虑的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除了亚桑,我已经没有牵挂了,没人值得我去牵挂。
  如同我对我姐说的,我右手右脚,没聋没瞎,我不稀罕他的东西,我和亚桑可以自己挣!
  张律师顿了顿轻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现在就去帮你重新改协议书。”
  “谢谢张律师。”
  “还谢,都说了多少次了,这是我分内的事。”

  “呵……”我笑,“还是要谢谢,你帮了我很多,我也麻烦了你很多。”
  “记得请我吃饭就行。”
  “没问题!”
  张律师动作很快,才过了十多分钟就给我打来电话,说协议弄好了,我立马就给老太太打了电话过去和她约时间。
  时间约在第二天中午,张律师的事务所,老太太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我那是开心得不得了,先通知了张律师之后就翻出亚桑的电话号码刚准备跟他分享这个好消息,手有顿住,决定等明天,等明天把协议真签了,把婚真离了,再告诉他,万一出什么茬子怎么办?不想他白高兴也不想他挂心。
  日期:2017-12-26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