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4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草他妈的,他还挺能打,这么多人围着他,还他妈的不投降,妈的,他的腿厉害,我上去一刀看了他的腿,他拳头厉害,十几个人按着他,朝着肚子捅几刀,妈的,在厉害又怎么样?”
  赵奎愤恨的说着,我知道,赵奎很窝囊,现在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我看着阿福,他只是冷漠的看着,眼神里有一些冰冷的意味,我坐起来,小心翼翼,这个阿福要是接受了五爷某种命令,在这个时候干掉我们,我们就完了。
  我看着马帮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他们很有素质,没有像田光的人那样,一个个的倒在地上,我看着田光,他靠在车上,眼睛看着我,我也站起来了。
  马帮的人越来越多,慢慢的就把我们给包围了,这种感觉很不好,我捏了捏脸颊,我吼道:“老五,过来。。。”
  我的吼声在雨夜中回荡着,老五带着人过来了,手里拿着枪,脸上的横肉还在抖,我大声说:“你带了多少人?”
  “五十个。。。”老五不解的问。
  我点了点头,我说:“妈的,你最轻松了吧,就是等着万龙那个王八蛋,没出力,还能打吗?”
  老五有点不高兴,说:“你让我在哪里等着的,我告诉你,就是那帮人过河救万龙,我也还能打的。”

  我笑了,我说:“好,回去我们好好喝一杯,上车。。。”
  我说完就打开车门上车,所有人都不解,纷纷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上车,阿福的人始终都没有动,我看着外面,漆黑的夜里,看不清他的表情,我咽了口唾沫,心里很紧张。
  “快走。。。”田光焦急的说了一声。
  柱子开车,快速的离开林子,上了林子外面的公路,后面的车陆续跟上来,我回头,漆黑的夜里,阿福就站在原地看着我们,没有急着走,我松了口气,说:“还好老五过来了。”
  “什么意思飞哥?”张奇不解的问。
  他说完就差了一下鼻子,嘴上都是血,显然受了伤了,但是他也还算是爷们,没有吭一句。
  “阿福要杀我们。。。”田光阴沉着脸说。
  田光的话,让车里所有的人都皱起了眉头,脸色不解,赵奎说:“妈的,我就说呢,为什么他一直按兵不动,打仗的时候,他也只是应付一下子,要不然在帕敢宏帮区就能把万龙给截下来的,最后让他给跑了,我们追了这么久,到了林子里,他也只是让我们先上,我们但是心急追万龙,也没想这么多,现在想想真的有点可怕啊。”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田光,他脸色阴狠,没有说话,眼睛很红,有点像是吃人的野狗在龇牙一样,我第一次看田光这个样子,真的很可怕。
  “妈的,这个王八蛋,为什么不动手?要是动手,咱么就完了啊,他们的人还很精神,你看看我们的弟兄,妈的都成烂泥了。”张奇说。
  “幸好老五在,他有枪有人有精力,真的动起手来,老五会灭了他们。”我说。
  张奇突然瞪大了眼睛,说:”我草,飞哥,你牛逼啊,我说你干嘛喊老五过来干什么,是为了吓唬那个王八蛋啊。”
  我点了点头,看着田光,我说:“光哥,这次咱们走运,拖老五的福,要是没有他,我们就被截胡了,你看是阿福自己的注意,还是。。。”

  “五爷。。。”田光冷冷的说出来这两个字。
  我有点惊讶,没想到田光自己说出来了,而且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了,看来,田光的内心已经愤怒的无法在隐藏什么了,我点了点头,阿福虽然愤恨我们,但是他还不至于要杀我们,没有五爷的吩咐,他没有杀我们的必要跟意义,所以,阿福要动手,肯定是五爷的决定。
  我看着窗外,苦笑了起来,什么是情义?妈的,我们为五爷做这么多事,但是最后却是落得这么个下场,要不是我机灵,刚才那一幕,就成了给我们送别的注目礼了。
  齐老板死了,万龙死了,这一场赌石,变成了两个人的葬礼。
  赌徒,果然死在赌桌上。
  回到瑞丽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我们各回各家,大家都疲倦的跟狗一样,回到酒吧,我在大厅里就睡了,这一觉睡的什么都不管了,一切的事,等我休息好了再说。

  年十一。。。
  鞭炮声还在继续,我被鞭炮的爆炸声吵醒,我从地下室里走出来,看着外面鞭炮声阵阵,过年的气氛还在,这个年,快要把我给忙死了,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赵奎过来递给我一杯酒,我喝了一口,空腹喝酒,好辣心,但是很爽,我喝了一口,坐下来,看着桌子上有一份报纸,就拿起看了一眼,赵奎说:“之前光哥打电话来了,说正月十五灯花节,五爷在餐厅里要给你进行加入马帮的开灶会。”
  我看了看时间,我说:“四天以后?”
  赵奎点了点头,张奇兴奋的走过来,说:“飞哥,咱们能另起炉灶了,也不是野鸡混混了,能跟田光平起平坐了吧?”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真笨,五爷这是分裂我跟田光,他拉我上位,就是在打压田光,你以为他安了好心嘛?”
  张奇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但是这是咱们应得的。”
  我点了点头,确实是我们应得的,我看着报纸,缅甸矿业新闻,我看着图片上堆放着一具具的尸体,触目惊心。。。
  “缅甸帕敢北部发生重大矿难,一百五十人被埋,全部牺牲。。。”

  我无奈的摇摇头,看着那个女人,他站在高地上冷漠的看着山体下的尸体,垛堞,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女人我算是知道了,最毒莫过于她了,而且毒的光明磊落,真是一个女枭雄。
  我和上报纸,喝掉杯子里的酒,这个时候,我看到老五的车停在了门口,他走下来,把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走了进来,说:“五爷今天宴会,说是论功行赏的,大哥要我来接你。”
  我站了起来,看着老五,我说:“你又跟你大哥混了?”
  老五瞪了我一眼,有点焦躁,说:“他给我打电话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说,晚上有事跟我商量,我这个大哥我最了解了,他主动拉拢一个人的时候,一定是有所图的,就如你一样。”
  我笑了一下,我说:“这是好事,以前的你,跟哈巴狗似的贴着你大哥,现在呢,你大哥主动联系你,说明你混出头了。”
  “我草,你意思说我他妈的有利用价值了,我应该高兴是吗?”老五不爽的说。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跟他出门,上了车,坐在车上,我捏着下巴,心里有点担心,田光找老五回来干什么?就如老五说的,田光一定有所图,难道是要对五爷下手了?不可能吧,现在动手太早了,五爷并不是孤家寡人,虽然他的地位有所动摇,但是还是没有到孤家寡人的地步。
  我深吸一口气,我很累,不管田光要干什么,我这次做完之后,我就必须要回去,我要休息一段时间,我要陪我该陪的人。。。
  车子到了五爷的餐厅,我们下了车,看到门口停了很多车,我下车之后,跟老五走进餐厅里,一进门我就听到了马炮的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