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3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沛芹是怎么到萧老师身边的,全村人都知道,萧老师心善,见不得她被人欺负,这才当众宣布她是他婆娘的,可是,说一千道一万,沛芹的孩子都十岁了,萧老师根本不可能娶她的,不信你出去问问,谁心里不跟明镜儿似的?怕是她自己心里都清楚的很。”
  话说到这份儿上,大山媳妇儿的心里就再也没了疑虑,喜不自胜的站起身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笑道:“要是萧老师真成了咱家女婿,以他愿意为翠翠花钱的劲头,咱也不多要,让他拿出个几十万给咱儿子他大舅哥讨个媳妇儿,应该不会太难吧?!”
  梁大山就算不像媳妇儿那么重男轻女,但事关自家的血脉,也忍不住一边跟着一起畅想,一边笑了起来。
  房间外,梁翠翠靠在墙上,小手捂着胸口,脸蛋儿红的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石榴花。
  父母说的话,她几乎全听到了,几次想要冲进去打断又不敢。一开始的时候,她还觉得父亲想错了,可随着父亲的分析,她渐渐的也开始迷茫起来。

  是啊!别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哥哥凭什么就给了才认识没几天的自己呢?无论是沛芹嫂子、彩云嫂子、亦或是城里的瑶瑶姐,他好像都没花过这么多钱,只有自己……
  女孩儿越想越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一颗懵懂芳心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起来。想到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很可能会躺在萧晋的怀里喊哥哥或者干爹,她就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
  “这……这怎么可能嘛!羞也羞死人了,一定不是真的,哥哥对自己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完全不像跟沛芹姐她们在一起时的样子,肯定不是爹想的那样……应、应该不是……吧……”
  萧晋不知道,这会儿在梁大山家有一个未来让他头疼不已的美妙误会正在发生,回到自己家,一眼就看见贺兰鲛站在院子里独自抽烟,而他的妹妹贺兰艳敏却不在。
  “怎么了?敏敏呢?”萧晋走上前问。
  贺兰鲛目光阴冷的令人不寒而栗。“她……不愿见我。”

  萧晋诧异极了,说:“不对啊!我记得从龙朔带她来的时候,她对你还依恋的不行,对我的称呼也是‘哥哥朋友’,显然你在她的心目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怎么会不愿意见你?”
  贺兰鲛脸上飞速闪过一丝不知是高兴还是凄然的神色,吐出一口烟,看着萧晋说:“这说明她有了好转,已经隐约能记起一点之前发生的事情了,谢谢你,老板!”
  萧晋一呆,随即就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想那么多,血浓于水,你们兄妹之间的感情那么深,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们不是亲兄妹。”鲛面无表情的说。
  萧晋差点儿没噎死,翻个白眼,也掏出一支烟点上,没好气道:“老子以后要是再安慰你,老子就是棒槌!”
  贺兰鲛转脸看了他一眼,嘴角极其罕见的微微翘了一下,可惜他没看到。
  “邓睿明这些天都干什么了?”邀请贺兰鲛在院里吃饭用的桌前坐下,萧晋问道。
  “酒色财气。”贺兰鲛的语言风格又恢复了令人发指的简洁。
  “哦?不调查我了?”
  “这事儿是陈康安在办。”
  萧晋点头表示明白。如今陈康安正在犹豫要不要背叛邓睿明,在办事儿上自然会出工不出力的敷衍,以他的聪明,耍弄邓睿明还是比较轻松的。
  “耗子和胖子还听话吧?!”萧晋又问。
  贺兰鲛点点头,说:“我让他们以他们的名义联系了一些信得过的街头混混。”
  萧晋闻言意外的看着他:“我以为你只会冷冰冰的当条咬人的狗呢,没想到也是知道怎么做事的嘛!”
  贺兰鲛冷冷的瞥他一眼,不说话。

  萧晋笑笑,说:“成,你看着办就行,缺钱了就说,要是哪天你突然给我整出一票可用的人手来,我喊你鲛哥。”
  贺兰鲛眼底光芒一闪,淡淡道:“明白。”
  丢掉烟蒂,萧晋起身说:“坐会儿吧!中午尝尝你几位老板娘的手艺,下午再回去。”
  “几位?”饶是贺兰鲛生性淡漠,还是忍不住问出这两个字来,可见萧晋的行为已经恶劣到了什么地步。
  不过,萧晋脸皮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咧嘴一笑,说:“是啊!你家老板娘有好几个,以后说不定会更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贺兰鲛沉吟片刻,就眉头微蹙,说:“会功夫的女人不好找。”
  “我是老板,你是手下,我只管发号施令,有问题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很无耻的耸耸肩,萧晋就转身进了郑云苓所住的那套屋子。
  因为这院子是由三个小院打通组成的,村里一般人家的房屋格局,除了东西厢房之外,都是一个堂屋两边配两个卧室,所以,虽然三栋房子中间已经连了起来,但除了新加盖的房间有单独的房门之外,其它沿用的还是那三栋房子的堂屋门。

  萧晋和周沛芹带着小月二丫住在正中间的那一套,郑云苓与贺兰艳敏住左边那套,陆熙柔跟柳白竹选择的是一间厢房,而秋韵儿则住在一间新加盖的房间里。
  因此,还和以前一样,萧晋要找贺兰艳敏,就得先进郑云苓的屋子。
  见他进来,正在分拣药材的小哑巴指了指贺兰艳敏的房门,表情无奈。
  萧晋对她安慰的笑笑,就抬手敲了敲门,说:“敏敏,我可以进来吗?”
  片刻后,房门打开一条缝,露出一双大的过分的黑眼睛。
  瞅瞅外面确实只有萧晋一个,贺兰艳敏赶紧抓住他的手把他拽进屋,然后紧紧的关上房门,说:“哥哥很凶的,可不能让他知道我在这里。”

  萧晋怜惜的望着这个脸颊上已经长了些肉的姑娘,问:“哥哥为什么要凶你啊?”
  贺兰艳敏茫然的眨眨眼,噘起嘴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一定会凶我的。”
  说着,她走上前环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像只小猫一样蹭着说:“哥哥朋友最好了,从来都不凶我,还每天都陪我玩打针游戏。”
  听见“打针游戏”四个字,萧晋的眼角就抽搐个不停。
  “小月和二丫也每天都会陪你玩啊!她们不好么?”
  贺兰艳敏抬起头,甜甜地说:“她们也好,但哥哥朋友第一好!”
  “为什么?”
  “我……我不知道。”贺兰艳敏的眼睛再次茫然起来,“我心里记得有一个人对我很好,我觉得这个人就是你。”
  她心里记得的那个人当然不是萧晋,只不过她因为自己曾对哥哥造成的伤害而愧疚,所以潜意识自欺欺人的把贺兰鲛的形象给模糊掉了。
  叹息一声,萧晋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哥哥难得来看,我们出去和他聊聊天,好不好?我保证他不会凶你的,否则的话,我就把他打跑,行么?”
  贺兰艳敏的眉头紧紧皱起,委屈道:“一定要去吗?敏敏害怕。”

  “不怕!哥哥朋友会保护你的。”
  女孩儿又犹豫了片刻,才点头道:“好吧!你保证会一直陪着我。”
  日期:2017-07-29 09: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