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和初恋旧情复燃,我该怎么办?》
第1节

作者: lina初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26 19:51:53
  赵离笙挺直着脊背,在一群人或讥诮或鄙夷的目光下走过“华宇”一楼的大厅,乘了电梯,直奔十七层的总裁办公室。陆皓阳的秘书快步走过来,脸上挂着公事公办的笑。“赵小姐,总裁正在和人‘谈事情’,恐怕一时半会谈不完,您还是回去吧。”赵离笙提起手中的汤罐,声音低低地:“我煲了些汤,等送到他手里我就走。”秘书的眼里闪过一抹不同寻常的神色,唇边的笑也有了几分轻蔑。“赵小姐,不是我不通融,是总裁真的在里面‘忙事情’。”话音刚落,紧闭的办公室门忽然从里打开。赵离笙眼带一抹欣喜地望过去,而里面的景象却让她如遭雷击般地懵在原地。陆皓阳衣着整齐,整个人俊朗精神得仿佛随时能去拍杂志封面,而在他身后的办公桌上,却是一个女人坐在上面,衣着缭乱,裙摆褪到了大腿根,上面还有些白浊痕迹,她红着脸,眼里犹有未褪的情潮。

  这一切,已经不难看出陆皓阳刚才在里面是在“忙”什么事情。赵离笙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什么事?”陆皓阳不耐烦地看过来,在看到赵离笙那张不知所措的脸后,他的眼神霎时变得厌恶不屑。“你出去吧。”他对尚在陶醉的女人说,之后便勾着冷笑,看向赵离笙,语气轻薄,“换你进来。”这已是再明显不过的xx,可赵离笙却早就习惯,她白着脸走进去,在秘书劳拉和那女人怪异的目光下,颤抖着关上办公室的门。“上去吧。”陆皓阳下巴一昂,指向刚才那女人坐着的地方,手也开始扯着皮带。他竟是要她坐在刚才那女人的位置,以同样的姿势和他……她摇着头,牙齿都在打颤,一双大眼里满是惊惧难过,“陆皓阳,你不能这么对我!就算你再怎么恨我……”“啪!”一声凌厉风响,陆皓阳狠狠挥了下皮带,没有打中什么,可那响声却震耳得像是打在了她心上。“你凭什么认为,你这种货色配让我去恨?”赵离笙捂着唇,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声音。陆皓阳却很喜欢看她这幅样子,眼里蓄满泪,却不敢真的哭出来的样子。她总是喜欢演这一出无辜楚楚的戏,好像她真的就如她表面上那么纯真。在扯开她的腿粗鲁挺身进入的时候,赵离笙终于忍不住疼痛,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

  日期:2017-11-26 21:09:25
  在扯开她的退粗,鲁挺身进*的时候,赵离笙终于忍不住疼痛,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听着她喉间发出的痛苦呜咽,陆皓阳没有一丝怜惜在她身体里*送,面无表情着:“你哭什么?明明心里开心死了吧,你给我送汤,不就是想让我*爽你?”赵离笙面如死灰。她身下还有方才那女人的余温,甚至还有丝丝黏滑的夜体,而陆皓阳的那里,也才刚进入过那女人的身体……屈辱,痛苦,种种滋味让她痛不欲生。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要经受这些惩罚。漫长的折磨过后,陆皓阳终于释,放在她身体里,他整理好衣裤,一如刚才衣冠楚楚的样子。而她,双退大开,衣着凌乱,就像刚才那个女人。

  日期:2017-11-26 21:21:20
  慢慢地,她从办公桌上下来,抽了几张桌上的面纸清理着自己。几处白浊已经在黑色裙摆上干涸,无论如何都擦不掉了,那点点白色,像是烙印般刺眼、羞辱。那是事后陆皓阳故意蹭上去的。她抖着声音,近乎哀求:“皓阳,我能不能……借用下你的洗手间?”陆皓阳轻启了唇,恶魔般地:“不能。”赵离笙咬着牙,眼泪又涌上来,“可是,可是裙子脏了,我要怎么出门?”“脏?那不是正配你。”陆皓阳冷笑一下,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承受不住倒下的模样,心中竟奇异地有些不忍。但一想起当初她是如何用卑鄙无耻的手段逼走思梦时,他的那一点不忍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日期:2017-11-26 22:04:49

  在一片碎语里,赵离笙感觉一阵阵头晕目眩,之后,昏倒在地。醒来时是在医院,病床旁空荡荡的,没有人。“护士小姐,是谁送我来的?”她虚弱地叫住查房的护士。“救护车啊!”护士怪异地看了看她,“你血糖那么低,怎么不自己多注意点?搞不好可是会死人的!你家人呢?看你年纪,也该结婚了吧?老婆住进医院了,当老公的也不来看看,真是……”赵离笙拔了手上的针头,用胶布贴合伤口,捂着底下渗透出的血珠,轻声:“他忙。”自己交了医院费,赵离笙走出医院,想拦一辆出租车回家,却发现自己连打车的钱都没了。她蹲在路边,把头埋进臂弯里,眼泪一颗颗往下掉。

  日期:2017-11-26 23:09:02
  “滴——”身后的喇叭声刺耳。她慌慌张张站起来给车让位置,那人按下车窗,本想骂她几句,但看她单薄流泪的样子,还是悻悻地闭了嘴。手机铃声在包里响起,“皓阳”两个字,刺得她眉眼更酸。“你在哪儿?”“……回家路上。”陆皓阳的声音冰冷,听不出情绪,“从医院出来了?”“是,只是低血糖而已,不要紧的……”“没人关心你是低血糖还是高血糖。”陆皓阳截断她的话,“晚上跟我参加一个晚宴,别给我丢脸。”说完,电话就嘟嘟挂断了。

  日期:2017-11-26 23:26:28
  赵离笙还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听着那一连串的忙音,她只觉得很累。好像很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到了晚上,赵离笙还是换上了一件许久没有穿过的礼服,陪同陆皓阳出席晚宴。灯光,鲜花,帅气的服务生,光鲜的男女,赵离笙已不记得上一次她参加这样的场合是什么时候。她站在这里,感觉与周围格格不入。还没有等她适应,陆皓阳就粗鲁地拖着她的胳膊,将她往酒店房间的方向拖。“皓阳,皓阳!”赵离笙被他的动作弄得有些晕眩,忍着头部的不适,她看着陆皓阳的侧脸,“你要带我去哪里?”“去你喜欢的地方。”

  日期:2017-11-26 23:58:19
  到了酒店房间,陆皓阳将她甩在床上,粗鲁地撕,开她的*裤,直接就冲进她,的身体。毫无准备的疼让她痛苦*吟。时间不久,陆皓阳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忙,没有像以往那样变着花样来折磨她,只是快速结束了这场欢爱,穿好衣服,冷眼看着床上的她。“皓阳,我没有力气起来了……”赵离笙忍着被撕裂的疼,说。因为他的毫不怜惜,每一次和他做完时她都是这样的疼。“你没有必要起来。”陆皓阳转身就要走。“皓阳,你去哪?你走了我怎么办?”她情急之下拉住他的裤子。

  日期:2017-11-27 11:03:53
  不知怎么,赵离笙没由来地感到恐惧,她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陆皓阳明明是叫她来陪同参加晚宴,可他为什么要在做完之后独自离开?“你还想参加外面的晚宴?”陆皓阳回过头,眼神无比轻蔑,“醒醒吧,那种场合永远都不会属于你,即使你再怎么攀上我,攀上陆家,你也仍然是个见不得光的贱女人!”赵离笙所有的话顿时都梗在喉里,她逐渐松开了手,收回胳膊,抱着被子里赤裸的自己。她觉得有些可笑,自己几乎用尽了全部生命和力气去爱这个男人,可他,当真就把她当成是一个打不听骂不走、主动送上门的贱表子。最让她绝望的还远不仅如此。陆皓阳走后,不过五分钟,她就听到外面的门打开的声音。她以为是陆皓阳回来了。一个醉醺醺的中年秃顶男人走过来,y笑着去摸床上失声尖叫的赵离笙。“你是谁?你走错房间了!”赵离笙惊恐地缩到床角,紧紧拉着被子,声音带着颤抖。“我没走错!是陆总说,今晚这个房间的女人随便我怎么玩!”男人说着,便已急不可耐地开始解着皮带,向她逼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