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289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25 15:50:28
  此人便是咱们上文提到的,有一位强悍老妈的徐湛之。
  之前徐湛之倒霉就是因为他跟刘义康关系太近,最后卷进刘义康、刘湛的案子,差点儿把命丢了。仗着老妈牛叉,此人惊险过关后被刘义隆任命为侍中兼太子詹事;后来又外放丹阳尹;说这话是公元440年。
  打这儿起,说起来徐湛之还是比较消停的;刘义隆几次要给他加官进爵,都被他推了。一天到晚低调的要命,除了生活上奢侈一点儿,你还真抓不到他什么把柄。之所以会这样,原因其实也不难猜,毕竟在法场上滚过一次,心态不一样了。
  而到了刘义康等人再想拉徐湛之的时候,说这话儿,时间已经是公元444年了;这一年说真格的,你就是拿刀架在徐湛之脖子上让他往这天字第一号的麻烦里搅和,他都未必敢。

  因为就在这一年8月,徐湛之那位巨牛叉的老妈,会稽公主刘兴弟,病逝了。
  靠山倒了,徐湛之还敢乱说乱动吗?
  但是,但是事情就这么蹊跷;当刘义康的心腹仲承祖找到徐湛之,把刘义康的意思一表述;徐湛之不仅立刻就答应参与,并且还为之积极奔走。
  不知道诸位兄弟看到这儿,有什么感觉;反正在下看《宋书》的时候,看到这一段儿,第一反应是这里边儿肯定有问题。
  因为徐湛之的表现太反常了—

  按《宋书 徐湛之传》的说法儿,“湛之…贵戚豪家,产业甚厚。室宇园池,贵游莫及。伎乐之妙,冠绝一时。门生千余人,皆三吴富人之子,姿质端妍,衣服鲜丽。每出入行游,途巷盈满,泥雨日,悉以后车载之。”
  这段话概括起来的意思,其实就俩字:有钱!
  而且是很有钱、很有钱的那种有钱。
  这是其一。
  其二,徐湛之跟刘义康的关系。这俩关系曾经非常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史书记载,刘义康对徐湛之非常好,‘恩过子弟’。
  不过要注意的是,这是曾经。

  就在公元440年,刘义隆拿下刘义康时,刘义隆传令让徐湛之进去‘陪’刘义康;据徐湛之后来自己说,刘义康“怼容异意,颇形言旨。遗臣利刃,期以际会,臣苦相谏譬,深加拒塞。”
  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是,刘义康当时超愤怒,说话很不着调;而且还塞给徐湛之一把匕首,放出话来将来走着瞧(‘期以际会’);徐湛之苦劝了一番,并且拒绝了刘义康的‘馈赠’。
  之后就发生了刘义隆要杀徐湛之,会稽公主横插一杠子救了后者命的事儿;再后来,就是上文说的,徐湛之几次拒绝了刘义隆加官进爵,每天享受生活的事儿。在这段时间,徐湛之非常低调,跟谁都不来往。包括当初对他‘恩过子弟’的刘义康。
  其三,这就要说徐湛之的妈,会稽公主了。会稽公主既是刘义隆的姐姐,也是刘义康的姐姐;这位大姐大在第一次刘义康被拿下的时候,就跟别人说过这样的话,刘义隆容不下刘义康。
  会稽公主从哪儿得出来的结论,史书上没有记载,但咱话说回来,刘义隆、刘义康这些弟弟们都是这位大姐眼瞅着长大的;每个人啥性格,她心里门儿清。
  这个问题上,刘兴弟能跟别人说,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儿子徐湛之隐瞒,而且娘俩儿关起门儿来没外人的时候,会稽公主极有可能说过这样的话:小兔崽子,人家哥俩儿的事儿,你别往里掺和;老娘年纪大了,救得了你一次,可不一定能救得了你第二次。
  这个时候对于徐湛之来说,有钱、有闲、有女人、有前科、有老妈的警告;唯一没的,就是发出警告的老妈,没了。
  这种当口儿,如果徐湛之想延续低调作风,最好的办法,就一个字:病!
  当然不是真病,而是装病。
  看你们掐,等到尘埃落定,我再出来;不论谁获胜,我都不得罪。
  其四,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刘义隆屁股底下那把椅子坐的非常牢。
  从登基以来,刘义隆一波一波儿的清洗对他有威胁的人;不论是他爹留下来的辅政集团,还是他自己手里提拔起来的官员,比如那位灭了仇池的裴方明;兹要是觉得这些人威胁到自己或者威胁到自己儿子,刘义隆清洗起来毫不手软。
  几轮下来,刘义隆已经牢牢的控制住了朝局;没人敢做仗马之嘶。
  日期:2017-12-25 16:41:55
  可是您看徐湛之什么表现,当仲承祖、孔熙先等人串联的时候,徐湛之不仅积极参与,而且更说过这样的话—

  (徐湛之对范晔等人说的)臧质年内将会回到京师,我已经通报了臧质,让他将门生义故全部带上,此人也心知肚明,肯定能带来数百壮士。臧质与萧思话关系很好,两人又同受大将军旧恩,必然不会反对。萧思话的心腹也不会低于臧质的。我丹阳尹府中的文武加上各处的巡逻兵,数量也不会少过1千人。不要担心兵力不足,只是千万不要失去了机会。
  我去,臧质、萧思话才带几百人;徐湛之却打算出1千人。
  如果是合伙做生意,单看人头,徐湛之绝逼大股东。
  这不怪吗?他怎么这么起劲儿呢?
  您别急,慢慢儿看。
  再说孔熙先等人,几番运作下来,从中央到地方,都有重臣答应参与;这让自刘义康以下的诸位信心倍增;于是,一帮人加紧了政变的步伐—
  由范晔执笔,起草了昭告天下,宣布改朝换代的诏书;并且政变集团像模像样的任命了各级官吏,范晔为中军将军、南徐州刺史,孔熙先为左卫将军,徐湛之为抚军将军、扬州刺史。
  但是,非常狗血的是,就在范晔刷刷点点,替刘义康起草文书、名册的时候;这伙计还干了件事,他给刘义隆上了份折子,称,臣历观两汉故事,各个藩王因为诅咒等罪就予以诛杀,何况刘义康图谋不轨,远近皆知,而至今无恙,臣非常疑惑。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
  在下素来不喜欢首鼠两端之辈,范晔此举,摆明是要两面押宝:如果政变成功,刘义康登上皇位,他有拥立之功;如果刘义隆平叛成功,范晔可以说,喏,你看,我早就说过,刘义康不能留嘛!
  所以,对于刘义隆后来杀了他全家这事儿,在下只能说,该!
  可能有兄弟会奇怪,你说了半天,都是刘义康这边儿在串联;刘义隆呢,他怎么没反应?!
  这话应该这么说,此时的刘义隆已经不是刚登上皇位那个战战兢兢的小崽子了;经过历次清洗,此时的刘义隆已然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运动员了。
  其实自打第一次废黜了刘义康开始,刘义隆从来就没对他这位曾经权倾一时的弟弟掉以轻心过。
  这几年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刘义康。换句话说,刘义康的一举一动,其实刘义隆都清楚。
  会稽公主看的很准,刘义隆容不下刘义康;不知道兄弟们还记不记得,上次刘义康之所以能捡回一条命,是有会稽公主磕头磕回来的;刘义隆很怕他这位大姐,见大姐这样,心一软,放了刘义康一马。
  这次不一样了,刘义隆要一劳永逸的解决,他这辈儿能对皇位构成威胁的宗室;这里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刘义康。
  可是,这儿又有个技术问题,是只抓刘义康一个,还是抓刘义康一党呢?
  显然,刘义隆倾向后者。
  因此在孔熙先等人开始活动的时候,刘义隆并没有急于下手;而是胸有成竹的等着、看着。
  说话儿,时间就到了公元445年,这一年,不论是挑战的刘义康,还是卫冕的刘义隆,都认为时机差不多了。一个准备收网,而另一个准备动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