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4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了好会,最后放弃了,别人叫过来了,也把刘远明也弄过怎么办?
  就我家里人那性格,只要刘远明问他们我在哪,他们知道是肯定藏不住的。
  决定了之后,好像也没什么事可以做了,我下了沙发,打开门然后坐在门口边上的那小凳上又看着小院发呆。
  日头九点多就开始烈得不行,我有些熬不住的回了屋,才想起自己好像昨天下午到现在还没吃东西,还有亚桑,也不知道他吃了没有,之前电话里都忘记问他了……
  我才进厨房,准备煮面,手机就又响了,我胸口一怔,连忙拿出手机,是亚桑打的。
  “喂?!”我很激动的连忙按下接听就将手机凑到耳边。
  “阿依。”亚桑叫我名字的声音含笑,带了轻松,“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已经准备定机票了。”
  “……”心骤然放下的瞬间,连膝盖都轮了,一下就蹲了下来。
  “阿依?阿依?”

  “我、我在听。”
  “忽然又没声了,吓我一跳。”
  “我、我高兴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他噗的笑出声,我没好气的就说:“还笑呢!”
  我们电话通了十多分钟的样子,然后应该是有人叫他,我听到他说泰语,然后过了他和我说,机票已经订了,11点45,先去机场了,到了再给我电话。
  我当然说好,知道一切都过去,心情就跟乌云散去的天空一样明朗,尤其是一早上接到他两个电话,那种莫名的遥远感被缩减,也不觉得那么难受和不舍了。
  我给自己煮了面,才吃完没多会,就接到警局的电话,说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亚桑也在被遣送回去的过程中,然后对我撒谎的事情做出了批评教育,还说幸好造成的影响不大,要不是要追究我的责任。
  不管是通知还是批评,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我一个劲的道歉,表示知道错了。
  亚桑在上飞机前又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他要上机了,电话会关机,等到了曼谷之后再给我电话报平安。
  再然后,也就两个小时这样,我就又接到亚桑的电话,说他已经到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居然那么快,他笑着和我说:“我说了,飞机很快的,你相信了吧。”
  我笑出声,“以后带我坐啊!”
  “好……”
  负面情绪在一点点消散,因为我可以感觉到,他真的很快就回来找我。
  下午的时候张律师也打了电话来问我头上的伤有没有好点,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感觉不对劲就去医院。
  我道了谢,表示的没什么不好的,他是从我声音里听出我心情很不错,问我是不是亚桑的事情决绝了。
  我回了他一个嗯,他说了句那就好,然后就那么沉默了两秒,我又补了句,“我说了,他不是骗子,他是好人。”
  张律师沉默了会轻笑声说,又是那句,那就好。

  当然,刘远明也打电话来了,我自然不可能接,直接挂断,然后他就给我发短信,先是骂我,后来又说什么亚桑是骗子,让等着哭吧,我才懒得理他。
  亚桑离开后的第三天早上,院门被敲响,当时我正在下面,开始没听清楚,后来听出我先是一怔,连忙挂了电磁炉就跑到客厅的窗口小幅度撩开窗帘。
  入眼的人带着棒球帽,条纹的棒球衫和的五分运动裤,不是蒋律师又是谁?
  “他来干嘛?”我小声嘀咕着,就见他又抬手敲了下院门,这才挪步到屋门前将门打开,“蒋律师?”
  我带着疑惑的叫他,然后走到院门前,他偏头看了我,视线在我身上绕了一圈后回到我额头的伤口上。
  “你那伤……没回医院看下?”
  我没想他开口就是那么一句,微楞了下走到门前后轻摇了下头,“都结巴了,不用看。”
  伤口也三天了,纱布早被我拆掉,自己擦了些亚桑留下的芦荟胶,封口真的很好,已经开始结巴。
  “五针,不处理好疤痕会很明显。”
  “……”我忽然间就不知道怎么回了,顿了顿疑惑的问:“蒋律师有什么事吗?”
  他唇角微弯,“方便聊一下吗?”
  “……”我眉一下蹙起,“我……家里就我一个人。”
  他又笑了,“我没打算进去,就走走,附近……”
  他说着,转头朝着通往村口的那小路指了指,“路上风景不错,很少看到。”
  我视线越过他,看着那条小径,想到了亚桑,想到了我已经三天没出过门了,犹豫了两秒,“我去换双鞋。”
  “好。”

  我转身往屋里跑,换了鞋后拿了个购物袋,装了一些钱在身上就往外走。
  在我走到铁门前将门打开的时候,他视线略过我捏在手里的购物袋,“要买东西?”
  “嗯。”我点点头,一边将院门拉关起来锁上一边回,“村口左拐有个小菜市,我去买点菜。”
  “噢……”
  我锁好门转身,“走吧。”
  “嗯。”
  我先往前走的,然后他跟上我,走在我左边,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没说话,就在我想问他到底想跟我说什么的时候,他却开口了。
  “你不会是从那天开始就没出门吧?”
  “诶?”我是没想到他开口是那么一句,微楞了才回,“是啊,没什么要买的也就没出了。”
  “你那天说,打电话让你姐来跟你住,她没来吗?”

  “……”我轻抿了下唇,侧头看向路边绿油油的菜田,“我没叫她,因为叫她基本上就等于也把刘远明叫来了。”
  我话落,等了会见他都没说话,我视线从菜田收回,转眸看他,“对了,蒋律师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看着前方,唇微启,却没出声,而是顿了会有合上垂下眸,一手揣进裤包才开口,“我今天要回去了,但是……总觉得有什么没做。”
  “……”这是什么回答……
  我有些无语,结果他在顿了两秒后转头看向我,“亚桑的事情是我和刘远明说的。”

  “……我知道,张律师那天已经告诉我了。”
  “你……”他看着我吐出一个字,随即笑着别开眸,“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怪我。”
  “我为什么要怪你?我和亚桑在一起是事实,而刘远明骚扰你,自己被冤枉了,明明知道真相却不说,这才不正常。”
  他转头看我,目光有些奇怪,我微楞,“干嘛这样看我。”
  他眉忽的蹙起顿住脚步,“你知道亚桑的事,你不会害怕吗?他的行为是违法。”
  “……”我也顿住脚步,眉也蹙起,“他是好人。”
  “你如何区分好人和坏人,好人是不会做违法的事情的,好人是可以堂堂正正的。”
  老蒋的话让我指尖不自觉的攥起,心里升起一抹愤怒,我觉得他在侮辱亚桑的人格。

  然而,这抹愤怒在他对视了几秒后忽然消失,我笑了,因为我想起了亚桑的一句话,瞬间就明白了我的愤怒来自哪里,而眼前这个好似很厉害大律师无知又执念的一面。
  “蒋律师,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愿意去这样,而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一步。当然……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人是没办法体会到的……”
  日期:2017-12-26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