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3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我看着地上躺着一个人,没有穿衣服,光着甚至,身上有几个洞眼,还在咕噜噜的冒血,而在他身边,站着一个女人,手里还拿着手枪,他恐惧而麻木的看着我们。
  我走了过去,她又扣动了扳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我也一样,但是没有子丨弹丨射出来,因为子丨弹丨,都已经打进了齐老板的身体。
  我一把将枪夺过来,然后搂着她的身体,她害怕而颤抖,我说:“没事了,你自由了,你自由了。。。”

  她听着我的话,才战战兢兢的蹲下来,然后抱着头,开始痛哭,我没有再理会她,而是走到了齐老板的身边,蹲在地上,我跟田光一起看着齐老板,他还没死呢,只是嘴里冒着血沫子,眼神绝望。
  我笑了一下,看着齐老板身上的弹孔,他的枪法不是很好,没有一枪打中心脏或者是要害的部位,所以齐老板很倒霉,挨了这么多枪依然没有死。
  他看着我,想要抬起来手,我笑了一下,抓着他的手,我说:“齐老板,疼吗?”
  他想要说话,但是却说不出来,眼睛不停的眨动着,我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我说:“齐老板,你放心的去,该准备的后事,我都会给你准备的,你有没有家人,我会帮你照顾的。”
  我的话像是恶毒的锥子一样,扎在齐老板的心窝上,他激动的喘气,想要起来,但是根本就没有翻身的余地。
  我丢开他的手,站起来,说:“齐老板,跟你说句实话吧,我知道你要去帕敢,所以,我早就在帕敢等着你了,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吗?”
  齐老板吐出来一口血,眼睛死死的瞪着我,我笑了一下,我说:“你没有告诉任何人,跟万龙演了一出又一出戏,费尽心机的把我骗到帕敢,然后做掉我,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被我反手将了一军,你到现在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在帕敢阴我是吗?我告诉你,有人告诉我的。。。”
  “谁。。。谁。。。”
  齐老板的嗓子里咕哝出来这么两个字节,他不甘心的看着我,不停的抽搐着,我笑了一下,指了指天空,我说:“老天爷,是天,让你亡的,懂了吗?你的店,马玲会帮你打理的,一路好走。”
  齐老板听了我的话,激动的抽搐起来,伸出手,想要抓我,说:“给,给我,痛,痛快。。。”
  我皱起了眉头,田光走过去,抓起床上的被子,盖到齐老板的身上,说:“在湄公河的那天晚上,我逃出来的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我会慢慢的折磨你,这是你应得的,我敬佩你是个人物,我不羞辱你,所以,好好的等着吧。”

  我们站在看着,被子在抖动,那枯燥的声音从他的嗓子里面不停的发出来,像是恶鬼在哀嚎,我没有同情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想要杀别人,就要做好被别人杀的准备。
  我看着那抖动的身体,那不甘的哀嚎声一直在持续,断断续续,断断续续,带着无尽的哀怨雨憎恶,带着无尽的可惜与惋惜彻底的停止。
  柱子掀开被子,看着齐老板瞪大的眼珠子,就摇了摇头,我叹了口气,终于,你还是死在了我的前头。。。
  我跟田光坐在地上,沉寂了许久,外面的大雨下的让人心焦,这里是缅甸木姐荒郊,把人丢在山里,几十年都不会有人发现他。
  我们两个看着尸体,田光手里拿着打火机,想点手里的烟,几次都没有点,我也一样,他终于是死了,那夜的湄公河,我们两个都惊心动魄,魂都飞到天外去了,都是这头死肥猪害的。
  我们只是不想让他赚钱而已,他却想要抢我们的钱,害我们 命,所以他的死,不怪我们,是他自找的。
  田光看着那个发抖的女人,说:“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放她走吧。”我说。

  田光看着我,又回头看着那个女人,说:“一起埋了吧,省得多嘴。”
  我看着田光,我说:“不会的,让她走,他会带着秘密跟金钱一起消失的。”
  柱子看着田光,没有听我的话,我深吸一口气,最终的决策者还是田光啊,我捏着鼻梁,这个女人的命运,我掌握不了。
  “放他走。。。”田光冰冷的说了一句。
  柱子抓着他就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跟田光还有齐老板的尸体,田光说:“齐老板死了,那些保镖就没有反抗的意义了,你真聪敏。”
  “苹果总是从内部开始烂,并不是我聪明,只能说这头肥猪作恶太多,他强bao了这个女人,还养着她,是他自己给自己埋了祸根。”我说。
  田光点了点头,手里拿着打火机,抬起手来,最终还是没有点着手里的烟,而是说:“去果敢。”

  “你不放心吗?”我问。
  田光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我也站了起来,跟田光出去,坐在车上,我看着十几个人拿着汽油开始往房子里面泼,很快,就燃烧起来大火,我看着那火光,犹如吞噬生命的魔鬼一样在咆哮。
  “可惜了,他身家几亿,那笔钱,只能带进棺材里了。”我说。
  田光只是摇头,说:“至少他潇洒过,所以没有理由后悔,不过倒是给你一个前车之鉴,赚钱,就花了吧,使劲花,带不走的。”
  我笑了起来,田光的话很对,出来混的,赚在多钱,也保不住自己的命,那天老天爷不爽你了,不管你有在大的本事,你也得翘辫子,所以有钱时,当花就花。
  我们的车子整理了一下,离开了木姐,朝着果敢进发,田光看着电话,说:“四眼打来的。。。”
  我看着电话,他没有接,我问:“为什么不接?”
  田光笑了一下,说:“那边再大的事,也没有收拾万龙重要,万龙一死,瑞丽的事,就不再是个大事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靠在沙发上,觉得很冷,疲于奔命的感觉真的不好受,但是我必须得撑着,还有一件事,这件事解决了,我就能休息了,好好的休息。。。
  日期:2017-07-2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