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3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山的途中,迎面碰上拄着拐杖的梁庆有。老族长在了解过梁大山的伤情之后,就对萧晋说:“萧老师,麻烦借用一下你的电话,事关孝道,大山出了事,他的儿子和闺女就算有天大的事情要忙,也得尽快赶回来!”
  足足三个半小时,萧晋和郑云苓才从房间里走出来。两人的双手已经被鲜血完全染红,周沛芹和梁玉香见状,赶紧端着温水上前,却被早醒过来的大山媳妇儿给挤得差点儿打翻水盆。
  “她干爹,大山他咋样了?”
  这是个心忧丈夫的妇人,你不可能指望她在这种时刻还保持冷静和礼貌,所以萧晋并没有生气,而是支棱着双手,耐着性子说:“大山嫂子你放心,骨头已经固定,外伤也做过了包扎,只要接下来不让他乱动,两三个月也就没事了。”
  大山媳妇儿闻言,扑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哇哇大哭。
  虽然梁大山出了名的在家没地位,但在他媳妇儿心里,依然还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大山媳妇儿吓坏了,自从昏迷中醒来,精神就一直高度的紧绷着,这一突然得知丈夫没事,方才强忍着的恐惧才释放了出来。
  拦住想要劝慰的郑云苓,萧晋拉着她走到周沛芹和梁玉香面前,一边洗手一边说道:“她是吓着了,发泄一下,有好处。再说,院子里这么多乡亲呢,你又说不出话,就算要安慰,也不用你去呀!”
  郑云苓从不忌讳自己不能说话这一点,更不在乎别人说她是个哑巴,闻言撇了撇嘴,却无可奈何。因为她的手还在水盆里洗着,没办法拿手机反驳。
  “这跟能不能说出话有什么关系?”郑云苓没办法反驳,但周沛芹可以,只听小寡妇很认真的说,“云苓见不得大山家的难过,那是因为她心地善良。”
  说完,她又看向郑云苓,道:“妹子,别听他瞎说,姐知道你是个好姑娘。”
  “我……我也这么想。”梁玉香跟着附和到。

  郑云苓微微羞赧的笑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
  萧晋任由周沛芹伺候着擦手,苦笑道:“我也没说云苓不是个好姑娘啊!一开始不也解释过了?这个时候让大山家的哭一哭是有好处的嘛!”
  “男人家的心肠都硬,遇到这种事,你们可以用脑子选择,女人可做不到,我们都是跟着心走的。”
  “嗯!这话说的有水平!”笑嘻嘻的在周沛芹脸上摸了一把,萧晋凑到她的耳边,悄声又道:“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你说粗话,晚上多讲几句给我听,好不好?”
  小寡妇的俏脸瞬间就成了块大红布,羞涩的白他一眼,端着水盆就走掉了。
  离开大山家,让郑云苓回去休息,萧晋则来到了老族长梁庆有家。

  梁庆有拄着拐杖站在院子里,看见他来了,明显松了口气。
  萧晋上前把他搀扶到凳子上,问:“您不会一直都在这儿站着吧?!”
  “没有,”梁庆有摆了摆手,说,“心里不安稳,坐不住。”
  萧晋叹了口气,拿了条凳子在旁边坐下,说:“这事情赖我,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只想着有条能通车的路对村子有好处,忽略了其中的危险性。”
  “胡说!”梁庆有吹胡子瞪眼道,“傻子都知道‘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你又不是为了你自己,凭啥出了事儿要赖你?萧老师,是不是村里哪个黑了心的背后碎嘴了?你别放在心上,告诉我,看老头子不割了他的舌头!”
  萧晋笑笑,说:“您别多心,是我自己这么想的,没人说我坏话。”

  梁庆有唏嘘的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说:“萧老师,你是个真正的好人!村民们眼皮子浅,他们只知道你能让他们挣钱,根本就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我知道!梁氏的列祖列宗知道!”
  “老族长你言重了,我其实就是为了沛芹姐而已,没您想的那么高尚。另外,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我还有些迷茫。
  毕竟,城市生活便利,贫困人口向富裕地区迁移也是咱们国家目前的常态,在大城市,他们和他们后代的选择也会更多,说到底,在人的物质需求大于精神需求的时候,强行将他们留在山村田园,即便富裕了,也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
  梁庆有闻言沉思片刻,说:“我没啥文化,不懂什么物质和精神之类的东西,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人活着,吃饭虽然重要,但根更重要!做人不能忘本,不能忘了祖先,城市生活再好,那也是背井离乡、寄人篱下,那不是家,人离了家,就活不成了。”
  这话听上去似乎有些愚昧,但在萧晋看来,却是话糙理不糙。自古以来,孝道都是华夏的治国之本,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有家,才有国,而后才能天下太平。
  家是人的根系所在,说是人生最重要,一点都不为过。也正是因为此,每当华夏民族受到外来的欺辱时,人们才能拧成一股绳,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而舍生忘死。
  一个对故土都没有眷恋的人,指望他会爱国?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有道理的事情,有时候看上去会特别的没道理。现如今,全国有超过半数的人背井离乡,这么多年大发展的GDP也是靠着那些“寄人篱下”的廉价劳动力来完成的,大环境如此,在贫穷和富裕的选择面前,你跟人谈故土情怀,很可能会被扇耳光。

  还是那句话,即便萧晋再怎么殚精竭虑的为囚龙村的村民谋福祉,未来所收获的都可能是滔天的怨气。
  像梁庆有这样还保持着一颗传统之心的人能有几个?他都这么大年纪了,又能支持萧晋几年?等他离开人世,后继者会不会把他当成囚龙村的罪人?
  这些都说不定。
  离开老族长家不久,萧晋接到了梁翠翠的电话,女孩儿一开口就带着哭腔。
  “哥哥,我爹他怎么样了?”
  “没事,哥哥已经替他医治过了,”萧晋柔声说,“别的你不相信,哥的医术你还没信心么?所以,把心乖乖的放回肚子里吧!”
  有了他这句话,女孩儿的情绪顿时安定不少,吸吸鼻子,说:“哥,我……我想今天就回去……”

  “不行!”萧晋否决道,“天都这么晚了,没有长途车,你怎么回来?深更半夜的,又怎么走山路?”
  梁翠翠不说话了,手机听筒里只剩下抽泣和哽咽。
  女孩儿的哭声让人心疼,萧晋实在硬不起心肠,最后叹息一声,说:“好吧!我让人去接你。但是,半夜走山路太危险,你必须在青山镇住一晚,明早再回村里,知道吗?”
  梁翠翠又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哥,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谈不上麻烦,毕竟你也是担心你的父亲。”萧晋笑笑,说,“再说了,难得我家翠翠主动向我要求什么,当哥哥的就算是头拱地,也得满足你不是?”
  女孩儿又开始哭:“哥,你真好!”
  萧晋撇撇嘴,说:“鉴于你现在心情不好,乱发好人卡的恶劣行为,哥哥就不追究了,但是,下不为例,记住了吗?”

  “那我以后该怎么说?”
  “真笨!像夸哥还不容易?哥哥你真可爱;哥哥你好帅;哥哥我要给你生猴……咳咳咳……那什么,最后一句不算。”
  梁翠翠终于破涕为笑:“哥哥你真讨厌,害得人家鼻涕泡都吹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