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24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瞬间,我觉得自己结交了不得的大人物,丨警丨察都能卖几分薄面,幸亏他不是敌人。赵枫又道:“我在画展上意外地听到老头提及你,细听之后才知道他要对付你,所以跟着来到了a市。”
  话虽简明,我的心底却有那么一丝感动:“谢谢你。”突然我好像想到了什么警觉性地盯着赵枫问:“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你能通过这种方式找到我,看来是找我有事了,说吧什么事?”

  赵枫哈哈一笑:“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个人在燕京待得无聊了,找你来玩玩。”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才不会相信他面上那些话,果然,一番叙旧之后终于说到了重点。
  赵枫一脸严肃地说:“陪我去参加个晚宴,除了你我想不到第二个能陪我去的人,可能会对你新店开业有好处,但危险系数也很高。”
  “会死人吗?”李嵩的事情狠狠敲醒我,似乎我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赵枫郑重地点点头说:“不过你不用太过担心,影受过专业训练身手不错,他会保护我们两个的。”影是赵枫带来的保镖,全名叫赵影。
  我给赵枫要了三分钟的考虑时间,毕竟我还有父母需要照顾,万一真的挂了,他们怎么办?最终我还是答应了。“明天上午九点,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
  “明天上午?”
  我突然想到明天是周四还有模拟考啊,问:“不说是晚宴吗?怎么约上午九点啊?”赵枫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凭你现在的水平,考个重点大学根本不是问题。”

  “我靠,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子怎么跟班主任请假啊?”赵枫完全无视我,起身准备离开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说着门外的赵影和校长开门进来,赵影还是面无表情,校长满脸挂笑地对我说:“小飞同学,赵枫少爷已经和我说了你要离开学校两天的事,没事你尽管去,你们班主任我会和她打招呼,别说你要走两天,就算是走俩月都没有问题,更何况你学习这么优秀,完全耽误不了学业。”

  窝草,我看向赵枫他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得不对你竖起大拇指头,还提前切我后路,你有种!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我没有回教室反而打车去了医院,反正校长发话了我走多少天都没问题。赵枫说明天的晚宴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现在我只想在父母身边多陪伴一刻。下车后我在医院门口的水果店买了个果篮,自从父亲住院,家中拮据的很,都舍不得吃上一口新鲜水果。
  我走出电梯拐进走廊里,就听到前面不远处的病房里吵闹声。难不成医院又催住院费了?我连忙加快脚步向病房奔去,刚到门口就看到本来窄小的病房里站满了穿白大褂的医生。
  什么情况?催债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吧?
  我推开他们挤了进去护在我爹的病库旁冲他们喊道:“你们医院也太黑心了,要钱不至于这样吧?我告诉你们,我们有的是钱,看的起病。”
  突然我妈站我身后拉拉我的胳膊说:“小飞你误会了,他们不是来催钱的。”
  啊?不是来要钱的?那他们把病房堵得水谢不通是要做什么?
  “叶先生你好,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人群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个秃头医生主动上前与我握手道,“我想您是误会了,今天我们来这的主要目的是研讨您父亲的病情然后再做针对性的治疗,钱嘛都好说,我们医院愿意义务治疗。”
  我怔在原地,这又是什么情况?今天抽什么风了,不仅校长点头哈腰给我倒茶,就连医院的吸血鬼医生都转性了?
  院长指着他身后那些穿白大褂的医生道:“您放心,他们都是我院教授级别的医生,从医多年口碑皆佳,我相信在他们的津心治疗,您的父亲一定会恢复健康。”

  院长虽是这么说,但我叶小飞也不是占人家便宜的人当下便拒绝道:“我叶小飞从不亏欠别人,你放心只要你们能治好我爹的病,钱的事情都好说。”
  校长笑了笑说:“既然叶先生坚持我也不好说什么,预祝您的父亲早日康复。”
  送走那些白大褂医生后,我连忙向母亲询问Ju体情况。母亲说昨天医院来了一个自称是我的朋友的人,他说他叫赵枫,果然是他,这家伙的“魔爪”都伸到医院里来了。
  母亲突然担心地握住我的双手问:“小飞,你从哪里认识的这种大人物?妈妈不求你将来有多大出息,只希望你能无病无灾过得平平安安。”我抱住母亲安慰道:“妈你放心,我没事。”
  晚上我去夜总会工作找到飞哥跟他说了赵枫来学校找我的事,当然参加晚宴的事我也说了,只不过我并没有说其Ju有危险性,主要是因为我怕飞哥担心我。
  飞哥还是嘱托了我一句:“小飞注意安全。”

  第二天我早早站在学校门口等赵枫,还不是因为张情基堵我,昨晚我都没敢回学校在飞哥家住的,见到赵枫的高级保姆车我一弯腰猫了进去。
  “昨天晚上你没回学校宿舍去哪里住了?”我一上车赵枫就死死盯住我质问道。
  这一副小媳妇受气的模样是几个意思,睡觉你都还管了?
  反正我没做什么亏心事自然是实话实说的,没成想赵枫对我明言令止:“以后不许和除了我以为的男人过夜。”
  窝草,当我是什么了,我可是直的。不过我还是非常感激他在医院对我父亲住院多加照顾这事。赵枫说晚宴地点很远,大概六七个小时的车程,怪不得我们早上九点出发,到那都得下午三四点了。
  一路上我没怎么说话,都是赵枫问我,比如问我小时候经历的一些趣事,爬树偷鸟蛋、拿石头砸马蜂窝,甚至把我从小到大做的唯一一件叫家长的用弹弓射爆邻居家门口灯泡的事都告诉他了,笑得他前仰后合。
  我们两个小时候成长的世界完全天壤地别,我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对我的羡慕,突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找我?”
  他说他在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感觉我很亲切,稍加了解我后他觉得我们是同一类人,我们各自挣扎在自己生活的世界里,想要挣脱,想要自由。
  “所以,我赵枫要和你叶小飞做朋友。”他的语气很坚定。

  我承认赵枫说的很对,自从父亲住院后我不甘于现状想要挣脱自己所处的尴尬境遇哪怕是飞蛾扑火。
  后来我沉默了,昏睡过去,直到到达目的地,赵枫才把我叫醒。我揉揉睡意惺忪的双眼,伸伸躺的有些麻痹的胳膊,从车窗向外看去,方圆百里全是被风吹得来回摇晃的半人高的野草,看不到半个人影。
  “这地方怎么什么都没有?”我想要下车一探周围情况,却被赵枫拦住他让我安心坐在车里,只见他掏出手机拨通电话说了一句我到了,就在前面不远处一块草坪突然斜着陷进去,里面露出一条通向地底的通道,我们的车子驶进去后,通道门口自动关闭。
  通道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特么这什么地方?大概开了三分钟后,我们到达灯火通明的停车场,里面停了很多辆名贵跑车,全是几百万以上,我估计也就我们这保姆车最low。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