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6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璐笑道:“陆总,你这该不会是故意在麻痹对手吧?”
  陆鸣摸出一支烟点上,笑道:“你把我当对手了?”
  丁璐笑道:“对手也有各种各样的,不一定都理解成敌对,比如,有时候夫妻就是对手……陆总,趁着酒菜还没有上来,我先大概说一下,首先感谢你参加我们的节目……”
  陆鸣急忙摆摆手说道:“哎,我还没有说同意呢……”

  丁璐压根没有理会,自顾说道:“事实上,从你见到我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参与进来了,一档电视节目并不仅仅是最后呈现在屏幕上的那部分,它还包括了台前幕后的许多工作,我们此刻的谈话就是节目的一部分……”
  陆鸣笑道:“这么说我已经上船了?”
  丁璐认真地点点头,从包里面掏出一个小本子说道:“我首先要跟你明确几个问题,第一,你的确切年龄,能看看你的身份证吗?”
  陆鸣听话地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叹口气道:“我怎么觉得你像丨警丨察……”
  说了一半,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了,并不是因为丁璐查看自己的身份证,而是她那一头短发以及一双不会笑的眼睛让他忽然想起了徐晓帆和吴淼,徐晓帆还罢了,那个吴淼的神情跟这个女编导简直像极了。
  丁璐头也没抬起来,只顾在小本子上写着什么,说道:“那你就把我当丨警丨察好了……这么说你的准确年龄是二十八岁……第二个问题,我们介绍你的时候全称是大将军集团公司董事长陆鸣先生吗?”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董事长就算了吧,直接介绍名字不行吗?”
  丁璐抬头瞥了陆鸣一眼,摇摇头说道:“这不行,你是我们邀请的特殊嘉宾,只介绍名字有些观众对你没有概念……”
  陆鸣说道:“随你的便吧……”
  正说着,服务生把酒菜端上来了,陆鸣拿起菜单看看,发现丁璐点的都是平常菜,并没有鲍鱼、鱼翅、佛跳墙之类的高档菜,顿时对女人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我说别搞得像是接受……采访一般,边吃边聊吧……”陆鸣斟上两杯酒说道。
  丁璐放下小本子,端起酒杯跟陆鸣碰了一下,说道:“那我敬你……”
  说完,一仰脖,几乎像是把一杯酒倒进了肚子里,然后嘴里嘶嘶吸着凉气,又用手在嘴上扇着风,说道:“真痛快……”
  陆鸣楞了一下,一脸惊讶的神情,随即也一口把酒干了,说道:“你们当编导的都是这酒量吗?”
  丁璐说道:“也有滴酒不沾的……”
  说完,又拿起小本子说道:“陆总,我这里还有几个问题需要明确一下,明天在节目中,我们会谈到你的身世……”

  陆鸣放下酒杯惊讶道:“为什么要谈我的身世?”
  丁璐解释道:“因为你的身世和我们节目的内容相吻合,其实,你的身世也不是什么秘密,网上都可以查到,只是,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准确,需要跟你核对一下……”
  陆鸣马上就犹豫了,心想,虽然自己的身世不是什么秘密,可要当着这么多电视观众承认自己是一个七十多岁和尚和一个信女的私生子未免也太没有面子了。
  丁璐似乎看透了陆鸣的心思,说道:“我们只是想传达一个这样的信息,那就是你和来我们节目寻亲的人一样,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
  至于具体怎么回答,那就看你自己了,我的建议没必要说的这么详细,我听说你一直在寻找你的生母,不知道目前有没有线索……”
  陆鸣和周芷若母子相认的事情到现在还是一个秘密,于是说道:“还没有找到……可是……”
  丁璐没等陆鸣说完就抢先说道:“你在节目中只需说明自己从小就不知道父母的去向,是毛竹园的养母把你抚养成人,眼下正在寻找自己的父母就行了,没必要提过多的细节……”
  陆鸣质疑道:“你们这档节目的主角不是寻亲的人吗?为什么要我说这么多?”
  丁璐笑道:“做为特殊嘉宾,当然要介绍你的身份,现在我们私下说的不少,到了节目中也就是一两句话,你没必要担心……来,再干一杯……”
  陆鸣稍稍放心了一点,猜测明天主持人有可能用自己的身世做为引子或者开场白,这倒也没什么,反正谁都知道自己是个野种。
  “哎,你喝酒怎么不吃菜啊。”陆鸣见两杯酒下肚,丁璐还没有动过筷子,忍不住问道。
  丁璐说道:“穷人嘛,哪有这么多讲究……”
  说完,拿起酒瓶又斟满了两杯,说道:“陆总,能这么顺利请到你真是太幸运了,实不相瞒,我们头儿还有点不相信呢……来,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
  陆鸣顿时被丁璐的豪爽激发了勇气,也顾不上自己喝酒的优势在于细水长流,而不是速战速决,二话不说就一口闷了。直着舌头说道:“你们头儿?你不是这个节目的导演吗?”
  丁璐又把两个杯子填满,说道:“我是编导,不是导演……”
  陆鸣奇怪道:“编导和导演还不一样啊。”
  丁璐说道:“差远了……说的好听点叫编导,说的难听点叫采编,再说的难听点就是个跑腿的……对了,你在电话里说看过我们的节目,感觉怎么样?”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听感人的……我说了你可能都不相信,有那么一阵,我每期节目都看,每次看的时候手边都要放一条毛巾,要不然感动的泪水总是潸然而下……”
  丁璐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下,随即伸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忍不住一阵咯咯娇笑,嗔道:“别逗了,我不信你有这么一颗脆弱而又敏感的心……”
  也不知道是因为过年期间酒喝得太多一直没有缓过劲来,还是今天一直没怎么吃饭的缘故,陆鸣接连三杯酒下肚之后,竟然觉得脑袋开始有点晕乎乎的,心里面却异常兴奋,不仅没有任何拘束感,反而觉得在丁璐面前充满了表现的**。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担心明天说不定也会控制不住呢……”陆鸣端起酒杯说道。
  丁璐见陆鸣主动端起酒杯,马上就热情地回应,两个人又干掉了第四杯,看看酒瓶子,这么一会儿工夫,大半瓶酒已经没了。
  “哎呀,吃菜吃菜……怎么光喝酒啊……”陆鸣拿起筷子劝道。
  丁璐拿起筷子象征性地吃了两口,放下筷子说道:“你要是能在节目中掉眼泪,那效果就更好了,难道你没有注意吗?我们的主持人有时候不也热泪盈眶吗?”
  陆鸣哼哼道:“其实,我对你们这档节目也有点意见,其实有时候没必要这么煽情,对了,那些寻亲的人说的话都是你们编导提前写好的台词吧?甚至连动作都经过排练似的……”
  丁璐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陆鸣说道:“难道还不明显吗?讲述人的语言跟他的身份文化不匹配……大字不识一个的人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在念书,实际上,我觉得过分渲染煽情反倒不好,有时候挺感人的一个故事让你们一渲染反而有点假模假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