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2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坤桑老板,我什么为人,你应该清楚,他不往死里搞我,我会报复?我只是自保而已,放心,他今天敢搞我,明天就敢搞你,以前,他要从你这里进货,他得巴结你,但是现在呢,你还没有发现有什么转变吗?他带着你去翡翠大王那里赌,你已经变成了跟班了。”我说。
  听到我的话,坤桑皱起了眉头,虽然他有点不高兴,但是没有反驳,因为这是事实,以前都是坤桑带着我们去赌,现在呢?都是齐老板带头,这种转变,不知道坤桑能不能接受。
  “上次我输了两亿多,他输了四亿,我手里压了不少货,周转有点不灵。”坤桑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就杀猪,那个翡翠大王是什么来路?”
  “噢,这个人厉害了,是缅甸的超级人物,也是小人物发家,赌赢了一块一百亿的石头,娶了三十多个老婆,现在几乎垄断了三分之一的翡翠源头,他的店在仰光,很大,基本上公盘上有的料子,他都有,而且还很便宜,不过, 想见他很难,我们去赌,也只是赌石,根本没有跟他接触的机会。”坤桑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坤桑老板,愿意不愿意陪我输一次?”
  听到我的话,坤桑苦笑不得,说:“邵飞兄弟,我输不起,我有一大帮人要养,光是这十五个老婆都让我头疼,没有钱,我活不下去的。”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说:“这一千万给你保底。。。”

  我把箱子拿过去,坤桑看着,脸色有点难看,他没有打开,而是说:“好,邵飞,我陪你输一次,但是,我跟齐老板之间有特殊的关系,他哥哥救过我的命。。。”
  “坤桑老板,放心,不用你动手,还有,他哥哥救过你的命,是他哥哥救的,跟他没关系,而且,他上次劫我们的货,他就是恩断义绝了,他难道不知道你也是入股的了吗?如果他有情义,他就不会那么做了。”我说。
  坤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表情很难看,说:“齐老板,确实有点过分了,我也很想跟他断绝往来,但是没有到要除掉对方的打算,你跟他的恩怨,你们自己解决吧。”
  我点了点头,说:“谢谢坤桑老板,输一次,输多少,我帮你双倍赢回来,你信我吗?”
  坤桑笑了起来,说:“邵飞老弟这方面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
  我点了点头,我站起来,准备要走,但是我想了想,我问:“坤桑老板知不知道万龙这个人?”
  “当然知道啦,我在木姐做生意,离瑞丽只有一条线而已,黑道白道我都要搞清楚的,这个人是个逃兵,以前在果敢那边跟自由同盟军的,后来吃了败仗,他跑了,差点被枪毙,被弄岛的周老大给救的,有着周老大出人出力出钱,他又在当地站稳了脚跟,当时我们听说周老大跟他是相互利用,但是具体的结果就不知道了,如果邵飞老弟想要干掉万龙,就不能让他回果敢。”坤桑认真的说。

  我点了点头,算是有点了解了,我说:“谢谢坤桑老板。”
  我说完就站起来,他皱起了眉头,说:“急着走做什么?我的女人虽然不好看,但是做的食物很可口,留下来,我们好好喝一杯,不差这点时间吧?”
  我笑了笑,我说:“还要重要的事情要做,喝酒,等下次赢的时候再喝不迟。”
  “好,我知道你现在很忙,我不留你,奥杜,你召集几个人,帮我保护邵飞兄弟。”坤桑说。
  我听了就看着一个人走过来,我说:“那就谢谢坤桑老板了。”
  他点了点头,我说:“我想找齐老板的情妇,就是上次我们避难的别墅。”

  坤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吸了一口气,说:“奥杜,带他们去。”
  他点了点头,就下楼了,我跟坤桑握了握手,没有多说什么,拎着箱子就下楼,来到楼下,雨下的更大了,我们上了车,跟着前面的车走,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很晚了,张奇说:“飞哥,坤桑信的过吗?”
  我咬了咬嘴唇,我说:“应该能信的过,以前齐老板跟他混,现在他跟齐老板混,你觉得他甘心吗?虽然有些道德上的限制,但是,他不帮我,以后就别想赢钱,虽然生意还可以做下去,但是一定是闷声不响的。”
  张奇点了点头,说:“飞哥,现在我们去找那个女人,怎么办?难道就把钱塞到她手里,让他帮我们对付齐老板?”
  我笑了笑,当然不可能,那个女人很傲慢的样子,不但对我们不屑一顾,上次去的时候,她嫌弃的表情,我一直都记得,而且对于齐老板,她也有一股不耐烦的样子,并不是像一般的情妇那样,为了钱,对自己的男人恭恭敬敬的,这里面肯定有一些故事。
  我看着窗外黑暗的夜,很暴躁,在这个暴躁的社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高傲的大学生甘愿窝在木姐山区的别墅里呢?
  车子在雨夜里前行,路上没有什么人,车子开往木姐山区,周围连路灯都没有,三三两两的房屋,在市区还好一些,到处都能看到基建的房子,但是越往山区,人就越少。
  而且,在晚上,因为缅甸缺电,所以每天晚上都会停电,走在路上,就像是走在鬼城里一样。
  车子开到了别墅附近,我听到了机器的声音,别墅里有微弱的灯光,应该是发电机,我们的车子关掉了灯,坤桑的人冒着雨过来,问:“先生,需要进去吗?”
  我摇了摇头,我说:“你回去吧,辛苦了。”

  我说着,张奇就拿出来一叠钱塞给对方,他没有拒绝,拿着钱就走了,看着他离开了,我们几个坐在车里,看着对面的别墅,这栋别墅并不是很大,算是内地的名楼吧,在缅甸木姐还算是豪华。
  张奇给我点了一颗烟,说:“飞哥,有办法了吗?”
  我笑了一下,对付女人,我不在行,如果是纯洁的女人还好,像这种被包养的女人,一定是老于世故,想要跟他们玩花花肠子,估计会把你玩死的。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大门开的声音,我看到一辆车走了出去,我们赶紧坐好,免得被发现了,我看着车子急冲冲的开出去,车子里坐着一个男人,车门没有关,我看的很真切,他车开的很快,下雨天开的像是飞一样。
  我说:“这个人,不是司机嘛?这么晚了,还在别墅里?”
  “可能是贴身的司机吧,住在这里,也说不定的。”张奇说。
  赵奎笑了起来,说:“你养女人,给他配贴身司机?还留宿?你头上难怪染绿色的毛。”
  张奇听了很不爽,说:“我糙,你个大傻,信不信我给你带点绿?”

  两个人互不相让,我说:“行了。。。”
  我说完就拿着照片看,照片上的这个女人跟司机的交流很少,几乎都是开门,关门开车,几乎是零交流,感觉很冷漠的样子,但是怎么可能呢?如果这个司机是留宿的司机,两个人应该很熟悉,毕竟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他们两个住,而这个女人又是个少女,齐老板包养她,不知道多久才能来一次,他怎么可能忍受的了寂寞呢?
  就算不做苟且的事情,这里没有网络,没有消遣的东西,她总该找人说说话吧?所以,不可能跟这个司机是零交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