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41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师兄,你们上午都去了什么地方?外头热闹吗?”
  “挺热闹的。”莫辰说:“昨天咱们来的时候没走大路,天色也晚了。白天北府城很繁华,等安顿好了,我带你出去好好逛逛。”
  “象城主那些有本事的人,都住在哪一片地方?离这儿远吗?”
  这话问得有些孩子气。
  莫辰笑着说:“离得挺远的,城主府那片地方一般人不能靠近,一般人也见不着城主。不过最近就有个机会,到时候带你去开开眼界。”
  接下来的几天回流山众弟子都在安顿歇息。玲珑师姐闲不住,把宅子里能逛的地方都逛了一遍,回来说宅子里有个很大的花圃,她还揪了一大把花回来。
  “给你们屋里也插一把。”玲珑说:“那花圃打理一下,可以在里面种些灵药。”
  以年纪来说,晓冬这个年纪应该好奇好动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晓冬却不大愿意出门,只在他们现在暂住的几个院子之间走动,稍远一些的地方都不去。
  他也说不上来原因。
  每次看到那些紧闭的门窗,沉寂的院落,他总觉得心里有点别扭。
  不是害怕……
  说不清的一种感觉,他甚至不敢盯着那些地方久看,总觉得有点儿难受。
  对门外头北府城,他十分好奇。
  这几天他们也同外人打过交道,有人挑着柴炭、鲜菜送来,这些人虽然也住在北府城里,却都是普通人。对于回流山这些一看就是修道的人,有一种本能的敬畏,不敢多说话,送了东西收了钱就赶紧走了。
  不过从他们的口中,也能听到一些外头近日的消息。
  听说城里近日来了不少人,南来北往的都有,而且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城里头的一些客栈、空屋都快住满了。
  晓冬想起以前听到的消息。
  这些人都是为了推举新城主的事来的吧?
  听说宋城主旧伤复发,这城主的位子已经很难再坐稳当,推举新城主是势在必行。
  大师兄所说的看热闹,也是指这个。
  “这新城主要怎么推举呢?”
  姜樊笑着说:“这个嘛,反正咱们又不去争这个城主当,只是纯粹看热闹。宋城主当这个城主听说已经几十年了,当初似乎是推举了三五个人,大家倒是没有动手比武伤和气,一起论道、讲武,后来另几个被推举对宋城主很服气,就主动退出了,想来是宋城德行兼备……”

  玲珑在旁边冷笑:“净胡说。德行好的人多了,怎么不见旁人当上城主呢?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本事。光有德行,这城主就是当上了,说话别人也不服气。要我说,当初推举出来的人里头,宋城主的功夫肯定是拔尖的那个。”
  姜樊不跟她顶,反正也顶不过。
  他向莫辰和晓冬寻求认同:“大师兄,小师弟,你们觉得是功夫要紧还是德行要紧?有才无德,当了城主岂不要祸害这一城的人?”
  莫辰说:“宋城主有公义之心,人品也算敦厚,这也是同道之中公认的。”
  晓冬点头赞同:“大师兄说的对。可是本事也很要紧啊,要不然为什么宋城主旧伤复发,这城主就当不下去了呢?可见没有本事大家也不愿意听话啊。”

  莫辰微笑。
  师妹说的有理,师弟说的也对。
  究竟是德行重要,还是本事重要?
  大概每个修道之人都有过这个疑问。
  也许有人毫不疑惑,立刻就选定了自己心中的答案。
  有人认为有着通天彻地的本领,才是修道的目的。
  也有人觉得德行最为要紧,修道就是修心。
  更多的人在两者之间犹疑,矛盾,难以抉择。

  就象眼前师弟师妹们的争执。
  其实等他们经历得多了就会明白,有时候很多事情往往不是由你来选的,而是常有无法抗拒的力量在背后推着你往前走。事前不管想得再多,到时候做出的决定未必就是事先的选择。
  玲珑性子急躁,要让她权衡轻重,与人论辩,她肯定干不了,在她来说,拔剑打一架,以胜负论对错最简单。
  姜师弟为人忠厚,做什么事情都要先想一想这事对不对,该不该做。这两人的脾气性情可以是截然相反。

  可明明他们俩被师父收养的日子是差不多的,也是吃着一样的茶饭受着同样的教导长大的。
  谁想到性情会差这么多呢?
  “好了,回去换件衣裳,等下带你们去看看城主府。”
  城主府三个字把小土包子们都震住了,顾不上再争长论短,一个个都跑去换衣裳。
  晓冬也换了一件儿厚厚的袍子,重新洗了把脸,把自己收拾的又精神又利索。
  莫辰看着他的打扮满意的点了点头,掏出一顶帽子来扣在他头上。
  帽子不大不小正合适,又软又暖和。两旁的系绳一收紧,连耳朵也护住了。
  城主府当然不能随意进出,他们只能从远处那么看上一看。
  玲珑颇为失望。
  “那就是城主府?”
  看起来也不怎么宏阔华丽嘛。
  也就是建在半山,位置显得高高在上。
  “宋城主本来就不是讲求奢华的人,这几十年里北府城太太平平,宋城主从来不借势压人,也没给自己多谋些好处。”
  所以现在莫辰替北府城觉得可惜。
  宋城主如果再自私一些,多替自己打算,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旧伤复发。
  李复林与宋城主是旧识,关系说不上多亲厚,算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两人之间有书信往来,宋城主已经决定卸任,趁着年寿未尽之前,往远处去走一走。他在信上说,这么多年被城主这个名分拘着,想做的事都没能去做,想去的地方也一直没有去。
  其实他是城主,他想做什么,没人管得了他。
  可他自己总觉得做了城主,就要对得起这北府城。
  别人看着城主府已经日落西山,觉得宋城主摇摇欲坠,已经象是丧家之犬。莫辰对这位只见过一面的前辈却满是敬意。
  师父他们那一辈人里,有好些人都是这样。别人觉得他们太迂、太无能,甘于平庸缺乏志向。
  可是这些人的品格德行真正值得敬重。
  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日子越来越太平,可人心却越来越散乱,李复林每每说起来,都十分感慨。遇事都先想着能从里面谋得什么好处,无论何时都先想着保存自身,死道友不死贫道。
  晓冬扯扯他的袖子,轻声问:“大师兄,宋城主之前的城主们,也住在这里吗?”
  “对,北府城的第一任城主就住在那里。”
  从城主府那个位置往下看,大半个北府城应该都能尽收眼底。

  莫辰带着他们逛了小半个城,天快黑的时候,城里亮起了灯火,风越吹越冷,雾深霜重,晓冬把领子拢紧了一些,吸了吸鼻子。
  好象有股香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