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1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麦克多诺”号发生剐蹭的正是日军潜艇“伊-26”号。艇长横田稔中佐朝“萨拉托加”号硕大的舰首以120度散射角一口气发射出6条鱼雷。由于高估了目标的航行速度,横田的大多数鱼雷都过于超前。接到警报的拉姆齐上校紧急右满舵并提至全速,试图从鱼雷的航迹中间穿过。但6时48分,一条鱼雷切入了航母的转弯内侧。不远处的“大黄蜂”号上,默里少将看到一股高出航母桅杆的水柱冲天而起,那艘巨舰“像癫痫发作一样几乎整体跃出水面,然后又剧烈摇晃,仿佛房屋遇到了强烈地震”。

  剧烈震动导致弗莱彻“头撞上了什么东西”,额头上开了个大口子,满脸淌血。医务军士匆忙赶来给他缠上了绷带,并尽责地将中将的名字写进了伤亡者名单—后来弗莱彻为此尴尬地获得了一枚专为受伤军人颁发的紫心勋章,并由此成为美军二战中接受这种勋章的最高级别军官。令人颇为诧异的是,包括弗莱彻在内,航母上只有12人受伤,无人死亡。由于发动机很快停转,“萨拉托加”号停在海面上无法动弹。弗莱彻下令驱逐舰将它团团围住,并下令“北卡罗来纳”号暂往第十七特混舰队避险。7时05分,弗莱彻打破无线电静默致电戈姆利、诺伊斯和麦凯恩:“萨拉托加”号在圣克里斯托瓦尔以东185公里、隆加东南410公里处被敌军鱼雷击伤。

  经过轮机人员的不懈努力,“萨拉托加”号开始以5节的航速缓慢移动。11时04分,航母的6度侧倾也得以扶正。11时36分,重巡洋舰“明尼阿波利斯”号开始拖曳着这头受伤的巨兽迎着东南风缓缓前进,航母自身的速度也逐渐上升到7节。在15节风速的配合下,12时30分,20架“无畏式”和9架“复仇者式”起飞前往510公里外的圣艾斯皮里图—很明显腿短的“野猫”跑不了那么远。15时47分,航母欣慰地解开牵引索依靠12节的自身速度前进。虽然美军驱逐舰两次投下了深水丨炸丨弹,但“伊-26”号仍然全身而退。9月6日,“萨拉托加”号安全驶抵汤加塔布。在完成必要的修补后,它将步“企业”号后尘前往珍珠港。这次意外受伤,使它在美军最需要的时候三个月内无法参加战斗。

  弗莱彻只留下了8架战斗机、8架轰炸机和4架鱼雷机,其余28架“野猫”受命飞往埃法特。尼米兹电告金上将,“可以从‘企业’号和‘萨拉托加’号匀出的飞机都已转给了麦凯恩,用于瓜岛当前的会战”。因缺少足够的陆基飞机用于仙人掌,将航母舰载机和飞行员部署到岸上基地是十分必要的。但由于美军训练有素的航母飞行大队极度短缺,这种做法是“极其浪费的”。“萨拉托加”号的战争日志上如此写道:“我们要给仙人掌提供使它名副其实的必要资本,让它成为小日本永远铭记的地方。”

  急需前往珍珠港维修的巨舰绝不止“萨拉托加”号一艘。9月3日,威利斯李少将带领新型战列舰“南达科他”号在轻巡洋舰“朱诺”号和3艘驱逐舰的护航下抵达汤加塔布。李本拟在9月8日在新喀里多尼亚东北加入诺伊斯的“黄蜂”号编队,但战列舰出港时蹭到了海图上并未标明的暗礁,船底被撞开了一个大洞。李估计进港维修至少需要两个星期。弗莱彻在12日将带两艘受伤的巨舰回珍珠港维修。李则留在汤加塔布,等待预定几周后抵达的新型战列舰“华盛顿”号。

  接连两艘航母住院治疗,太平洋舰队可供作战使用的航母一下子减少了一半。弗莱彻离开之后,诺伊斯暂时接替了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司令官职务,统一指挥“黄蜂”号和“大黄蜂”号编队。3日,戈姆利明确取消了航母舰队在瓜岛一带的巡逻任务,将其活动区域局限于南纬12度以南、恩德岛-圣艾斯皮里图以东地区,除非出现“高价值目标”。默里少将无视这道命令,擅自越过了恩德岛-圣艾斯皮里图一线,一度西进至瓜岛以南的伦内尔岛一带。在他7日调头东返时遇到了危险,日军潜艇“伊-11”号发射的鱼雷差点儿击中了“大黄蜂”号,多亏空中一架执行反潜巡逻的飞机有如神助地空投深水丨炸丨弹,引爆了鱼雷的战斗部,才使这艘航母死里逃生。对默里的违令作法,异常恼怒的戈姆利再次重申了之前的命令,要求航母必须避开日军潜艇频繁出没的海域。如果再出现闪失的话,别说瓜岛,整个南太平洋的防务都危险了。9月11日,诺伊斯在圣艾斯皮里图以东与默里汇合,两艘航母上共有舰载机154架。

  航母特混舰队攻击力大减,确保亨德森机场的安全就显得更为重要。9月1日,美军调遣海军修建大队登上瓜岛,也就是RichardLee骏师兄此前提到的在战役中作出杰出贡献的无名英雄“海锋工兵队”。该大队是海军部船坞局局长本莫雷尔将军提议组建的,成员是从土木工程部门招收的熟练劳动力,擅长修筑机场、船坞和公路。他们带着两台推土机等建筑设备及镐、铲、锤等工具上岛,能够以最快速度修复被日军破坏的机场。他们手中的建筑工具和陆战队员手中的步枪、机枪和手榴弹起着同样重要的作用。

  航母接连受伤使仙人掌增添了不少新成员。在得到戈姆利的首肯之后,只要条件允许,麦凯恩就将那些没了航母的舰载机一股脑儿地往瓜岛送。在随后的几天里,陆续有42架“野猫”、12架“无畏式”和6架“复仇者式”降落在亨德森机场,和陆基战机并肩作战,为美军最终赢得瓜岛战役的胜利做出了积极贡献。
  打赢泰纳鲁河口之战以及航母舰队的顽强阻击为范德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一切迹象表明,日军的攻击目标首选瓜岛的亨德森机场。既然如此,在图拉吉留那么多人干吗?就在一木先遣队遭到全歼的同一天,陆战五团二营乘驱逐舰渡海来到瓜岛。8月31日和9月1日,第一突击营和第一伞兵营也相继加入了瓜岛的防御队伍。
  9月2日,刚刚登上瓜岛的第一突击营营长、“红胡子”梅里特埃德森中校就接到了师长的紧急电令,立即抽调两个连夺回日军已潜入的萨沃岛。乘驱逐舰“利特”号和“格雷戈里”号前往的突击营在岛上连日军的影子都未见到一个,范德的情报无疑是错误的。当驱逐舰将两个连的陆战队送回瓜岛时,天色已晚。按照惯例,它们应该立即返回图拉吉。但因当天夜色太黑无法看到航标,两舰就釆取与海岸平行的舰向往返巡逻,准备在第二天黎明再赶回去。

  当天晚上,运载一木第二梯队的3艘日军驱逐舰摸黑驶入了铁底湾。擦肩而过的两支舰队均未发现近在咫尺的对手。卸下部队的日军驱逐舰受命返航时顺道炮击亨德森机场。一架飞临日舰上空的“卡塔琳娜”发现了炮击的闪光,以为又是敌人潜艇的骚扰性炮击。为迫使敌军潜艇暴露,侦察机一连投下了5颗照明弹。大吃一惊的3艘日舰发现两艘美军驱逐舰竟然就在1000米之外,于是立即打开探照灯对着美舰一通猛轰。猝不及防的“利特”号和“格雷戈里”号接连中弹起火,日舰索性抵上前去近距离炮击,直到2艘美舰在海面上完全消失,铁底湾又增添了新成员。日舰于凌晨1时35分调头扬长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