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3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如果她知道这个把她看的连银针都不如的家伙,就是那个当初愿意花五百万买她一夜的阔少,不知会作何感想。
  身上传来微微刺痛的感觉,不难受,反倒有些麻麻的舒服,这让她的心好受了一些。起码,萧晋并不是一个耍她玩的大屁眼子,高明的医术还是有的。
  麻痒的感觉一路向下,从头到肩,从肩到胸,从胸到腹……忽然,她的双腿被极其粗鲁的掰了开来。
  “你……你干什么?”秋语儿一惊,猛然支起上身问。
  萧晋冷眼瞥她:“我想干什么,需要向你解释吗?”

  关键部位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一个认识才几天的男人面前,极度的羞耻和恐惧让秋语儿鼓起了一些勇气,咬着嘴唇说:“你……你不能……,我宁死也不会答应的。”
  “嗬!”萧晋不屑的笑,“一个当过小三儿的女人说这种贞烈的话,不觉得很无厘头么?”
  秋语儿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但却更加勇敢和倔强的与萧晋对视:“我是当过小三不假,现在也深深的后悔,可这并不代表我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抢别人老公的事情都能干的出来,‘廉耻’二字,你会写吗?”萧晋继续恶毒的说着。
  “我以为那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爱情!”秋语儿哭泣着说,“当时的我,固执的认为在真爱面前什么都可以无所谓,名分、家产,我统统都可以不要,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现在,我已经知道自己错的很离谱,你可以说我愚蠢,可以骂我白痴,但我恳求你,不要把我当成下贱的女人,因为不管怎样,那都是我倾尽所有付出过的爱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未必没有可悲之苦,秋语儿即便做过再过分的事情,也不能就此断定她没有真挚的感情。
  再者,萧晋听得老脸也有些发热,因为在女人方面,他似乎并不比秋语儿爱上的那个男人高尚多少,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而已。
  说白了,一丘之貉罢了。
  “你确实很蠢!”抬手将一枚银针刺入她的大腿根部,萧晋继续维持着毒舌,“这间屋子的外面至少有两个美丽的女人任我予取予求,你觉得我至于饥不择食到要对你怎么样吗?
  秋语儿,看看你的四周,你已经不再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后了,你只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丑女人,明白么?”
  秋语儿一呆,随即凄然一笑,说:“我怎么可能不明白?只是……除了这个幻想,我还有什么呢?”
  “你还有个愿意为了你而献身的妹妹!你还有满腹的才华!你还有天籁一般的嗓音!”萧晋冷声说道,“你的美貌,我可以帮你恢复;被骗走的财富,凭你的才华顷刻间就能再次拥有。
  只不过是丢了两样人生中最无关紧要的东西罢了,你就要死要活成这个样子,说你蠢,真的算是在夸你了。”
  秋语儿娇躯巨震,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针完,萧晋犹豫片刻,还是选择将自己的药膏稀释,均匀的涂抹在秋语儿的伤疤上。

  如果不稀释的话,最多一个星期,秋语儿就能恢复如初,在这么短的时间理,他没有把握能彻底改变秋语儿的心性,至少也得有一个月的时间才行。
  还是那句话,他不能把自己的计划寄托在所谓的“浪子回头”上。
  “在这儿躺一会儿,等药膏彻底干透了再穿衣服。”
  涂抹完,萧晋收拾了东西就起身离开,临要出门的时候,听见秋语儿说了一声谢谢。
  他没有回答,来到门外,抬头望向天空那轮温暖的太阳,久久不发一言。
  “虽然阳光有杀毒的作用,但也要看是哪里的毒。”身旁忽然响起陆熙柔的声音,“像你这种毒已经烂到心脏的家伙,别说阳光了,晒激光都没用。”
  萧晋笑笑,转过头,看着一脸鄙夷的女孩儿问:“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试试?”

  陆熙柔俏脸微微一红,骄傲的扬起小下巴,反问:“凭什么?”
  “凭我们真的很般配啊!”萧晋说,“我能轻易猜出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似乎也很容易就能看透我的表象,要是咱俩在一块儿了,简直就是最完美的恶人拍档,想想就很带感耶!”
  陆熙柔也笑了起来,“好啊!我倒是真可以试试。不过,你得先把其它的女人都甩了才行。”
  瞅瞅不远处安静做绣活的周沛芹和梁玉香,萧晋很干脆的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为了一粒好吃点的芝麻就放弃两个哪儿都大的西瓜,我得脑子抽成什么样才会这么干?”

  “混蛋!你说谁是芝麻?”
  陆熙柔大怒,抬腿就要踹他。他腰身一扭轻松躲过,同时伸手在女孩儿滑嫩的脸上掐了一把,然后扭头就跑。
  陆熙柔大呼小叫的追了上去,眨眼的功夫,俩人就跑出了院门。
  梁玉香看的心里一阵泛酸,见周沛芹还在安静的做着绣活,就忍不住好奇的问:“沛芹,你就不想管管吗?”
  “他们只是在闹着玩儿而已,我为什么要管?”周沛芹头都不抬地说。
  “可是……”梁玉香有点急,“年轻男女打打闹闹,万一……万一打出了感情怎么办?”
  “该有感情的,就算不打闹也会产生感情;不该有感情的,天天都在一起说不定也能处成仇人,我管与不管,又有什么区别?”周沛芹手上的动作不停,“退一步说,我管了,他们也听了,然后呢?从此以后,两个人见面都别别扭扭的,或许连朋友都再也没得做。
  熙柔的爹可是龙朔市的市委书记,萧晋需要她这个朋友。”
  “那你就不怕他某一天会离开你?”
  周沛芹穿针的手终于停了下来,抬头望向前方,视线似乎穿透了院墙,落在外面那个正在被女孩子追打的混蛋身上。
  嘴角柔柔一笑,她轻声说:“他不会的。”
  梁玉香呆住。她做不到像周沛芹这样豁达,也没有周沛芹的自信,虽然她在最美好的梦里也有过独占萧晋的想法,但那毕竟是梦,醒来后连怅然若失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和萧晋的开始是源于春药,所以她一直都很自卑,总觉得男人只是食髓知味,久而久之,就会慢慢的将她淡忘。也因此,她才会那么迫切的想要一个孩子,在她想来,有了孩子的陪伴,她也就有了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独自生活下去的勇气。
  院外面,陆熙柔已经追上了故意被她追上的萧晋,在掐了两下出气之后,才气喘吁吁地问:“在秋语儿的房里发生了什么?为啥你出来就是一副忽然找到了良心的样子?”
  萧晋吹了吹路边一块石板上的灰尘,又掏出手帕垫在上面,让女孩儿坐下,才回答说:“没什么,就是突然发现她也只是个可怜的女人而已。”
  “可怜?”陆熙柔嗤之以鼻,“这世界上有不可怜的人么?没人生下来就是坏蛋的。可怜可以得到同情,但没资格得到饶恕,就像老人可以尊敬但不能纵容一样,碰上倚老卖老不要脸的,抽丫个半身不遂才是礼貌。”
  日期:2017-07-28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