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3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序?!
  我眸微张,抬起头,老蒋见我一脸疑惑微微蹙眉跟我说:“对方是外籍,加上你们这种遮遮掩掩的态度,不得不让人怀疑他存在很带的潜在危险,一般的话,应该是通告通缉,设卡堵截什么的,到时候事情应该会闹得很大。”
  “……”我一下就慌了,嘴微张开都合不上。
  老沈一见我那样,对已经掏出手机的丨警丨察抬手做了下暂停的动作,看向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闹大了你责任也不小。”
  “……”那……那就让我来当吧,“他送我到张律师事务所楼下那会走的……”
  “那会?那会是几点?”
  “应该、应该是八点半这样吧。”
  张律师连忙开口,“八点半到八点四十这样,哦,对了,艾依给我打了电话,看一下就知道。”
  张律师说着就低头拿手机,那老沈看着我,“坐什么车?”
  “……他送我的时候坐的出租车,他包车去的。”
  “去哪?!”老沈是和刚才那温温和和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了。
  “……省会。”
  “去省会干嘛?!”
  “……大使馆。”
  “他是那么跟你说的?”
  “嗯!”我重重点头,“他说要先去大使馆,跟里面的工作人员解释清楚这才逗留的原因,然后请求出面调解。”
  老沈听完蹙了蹙眉,看向蒋律师,然后忽然又看向我说:“能给亚桑打个电话吗?”
  “?!”我眸顿张,整个人就懵了。

  “不可以?”
  “不、不是……”
  “那打吧。”
  “……”我在老沈的注视下,磨磨唧唧掏出手机,半响才心一横翻出亚桑的电话号码按下拨出。
  那时候我想的是,也就是个电话,他们也不能干嘛,最多是和亚桑谈谈,如果能谈好了更好,而且亚桑他懂得比我多,知道他们这些人说的话,哪些是忽悠,哪些是真的。
  没想,电话拨出去,那边传来的是关机的提示,我先是懵了一瞬,随即心骤然落尘下,对老沈就说:“关机……”
  他眸微张,一把从我手里拿过手机凑近耳边,随即带着质疑的看了看我后将手机还给我,转身叫着两丨警丨察就往外走。
  我定定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慌得厉害,而那蒋律师在环视了一圈屋子之后忽然说:“我建议你去城里住,这里太偏了。”
  我掀起眼看他,紧接着张律师也说:“我也这样觉得,亚桑真走了,你一个单身女性在这里住太危险了。”
  “……”我又看了看张律师,有些无奈的说:“房租已经付了三个月了。”

  “应该可以退吧。”
  “……”可是我不想退,我要在这里等他!“要扣押金的。”
  一声叹息飘进我耳朵,我转眸看向老蒋,他无语的睨我一眼,“命重要还是押金重要?”
  我垂下眸,再度撒谎,“我……我打电话让我姐来陪我住。”
  老蒋表情看起来更无语了,张口刚想说什么,那姓沈的走了进来,让都撤了,然后叫我好好休息,保持电话畅通,他们要随时能联系到我,另外我有什么事也可以打电话给他们。
  我想他们现在都有些担心刘远明找到我吧,毕竟那人的凶残,今晚他们也是领教了。
  送走他们,我锁上门回到屋里坐下,紧张慌乱渐渐消退之后,面对这空荡荡的屋子,悲伤和担忧又再度涌上,眼泪又开始掉。
  我没回房间,就开着电视开着全屋的灯窝在沙发,一直哭得眼睛都快睁不开,再没眼泪能留下了,我才在极度疲惫中合上眼。

  但是我睡得一点都不安稳,梦断断续续,一会是亚桑,一会是刘远明,每次惊醒看看时间,发现才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而且都不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但感觉都很不好。
  早上快七点的时候,我再度醒来,不过不是被梦惊醒,而是被手机铃声惊醒。
  我抓过手机一看电话号码,脑袋顿时清醒,连忙按下接听,“喂?!”
  我声音是激动的,有些大,电话那头传来亚桑低低的声音,“我到了。”
  “……”到了?!心骤然放下,我整个人都瘫轮了下来,半响挤出一句,“到了就好。”

  声音出口,紧涩的,他顿了一秒问我,“你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温柔的询问,眼泪又噗呲一下掉了下来,额头一直没感觉怎么痛的伤口直发疼。
  我连忙抬手捂住嘴,不想让他发现我又哭了,那头紧接着传来他吁了口气的声音,“那就好……”
  “对了,我给你打了电话,你关机……”
  “我怕他们会打电话给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一回事,但是接到了电话还执意而行又是一回事,怪我当时没想到,上车后半天才想到想给你发短信,但是又看时间来不及了,你应该已经和他们在一起了。”
  “……”一听到他的解释,想起之前那帮人对我的攻心,再想我差点就信了,眼泪掉得更凶。
  “阿依?阿依?”
  “我、我在听。”
  “你又哭了?”
  “……忍不住。”
  我话落,听到电话那头的他深深吸了口气的声音,然后他说:“别哭了,没事的,到时候大使馆的人一出面就能解释清楚,只要不留下什么不良记录,我很快就很回来。﹎”
  “嗯嗯!”
  “对了,你去的时候刘远明在吗?”

  “……在。”我本来还想说姓蒋的也在,而且他的事情也是姓蒋的说的,但想想又算了,都过去了。
  “他没怎么样你吧?”
  “没有,人很多,丨警丨察和法院的人都有,他能怎么我。”我说的随意,明明就是不想让他担心,却又无法克制的感觉委屈,不自觉抬手轻触了下额头上松垮垮贴着的纱布。
  要他在我身边多好……
  他沉默了会,然后又说:“我在车上想了很多,那个房子太偏了,等我回去给你汇了钱,你重新去城里租一间……”

  我指尖刷的攥起,即便这个话,不仅他一个人说过,他也不是第一个说的,但那种真实却是被人给不了的。
  “我、我打电话让我姐过来跟我先住。”我说。
  “玉姐会来吗?”
  “会!她不来我就叫我小弟过来陪我住。”
  他沉默了会轻轻嗯了声说:“那你先打电话给他们商量,如果他们都不方便过来,你找张律师帮你问问房子,他人脉广。”
  “嗯!”
  我这声嗯落,又是长长的沉默,半响就在我想开口的时候,他也开口了,“我……我要先赶去大使馆了……等回头事情都解决了我给你打电话。”
  “……好。”
  “那先这样。”
  “……嗯。”我应,却没舍得挂电话,而他也过了好会才将电话挂断。
  忙音传来,我嘴一瘪又哭了。
  我不明白,刘远明把我头都打破了我都没哭,为什么一到他这里,随便一句话我就这样……
  已经睡不着,我抱着手机窝在那张老旧的沙发盯着开了一夜的电视发呆,思考他的话,要不要打电话给我姐过来先和我一起住几天。
  日期:2017-12-2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