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163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大哥,你怎么了?”见他这个表情,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毕竟以我对林鹏的了解,他是那种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角色,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会做好完全的准备,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脸庞。
  “刘金山那个老狐狸,可恶!”林鹏把手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裂成三瓣,骂道:“想不到,刘金山他还防着我,竟然换了一辆车!”

  原来,刘金山用新买了一辆车当做借口,就这样光明正大的从我们眼皮子下面行驶了过去;听到这个消息,张莉伤心的又哭了出来。为了等这么一个机会,张莉可是等了很长时间,可是没想到,这样的一个机会,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溜走了。
  “既然到了地方,那就瓮中捉鳖,多大的事。”赵德住淡淡的说了一句;傻子就有傻子解决事情的简单办法。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不就是为了让刘金山死掉么,而赵德住说的办法,是最简单、有效的。
  “不行,不然东莞那帮人杀了过来了以后,谁能扛得住!”林鹏义正言辞的拒绝,道:“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一定有!一定可以想得到!”
  回去的路上,林鹏一直没有说话,皱眉低着头,似乎是在考虑什么事情一样;看着他,我淡淡说道:“林大哥,刘金山来的时候没有撞死他,是因为不知道他的车牌照,可是,他走的时候,难道咱们还能不知道!”
  跟着刘金山在一起喝酒,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开的什么车;再加上回去的时候,喝了一点酒,车速肯定慢不下来,到时候一定能撞死他。
  我的话,让林鹏眼前一亮,道:“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嘿嘿,真是当局者迷,就用这个办法了。”

  到了夜总会的时候,刘金山正坐在外面抽烟,看着他一脸奸诈的样子,我的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这样的容貌,一看就知道是行事小心之人。这时候,我觉得撞死刘金山竟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当刘金山跟着林鹏虚伪的嘘寒问暖时,我给赛天仙说:“小天,你现在去卖手机的那种地方,买一款儿童用的手机表,绑定了手机以后,可以随时随地的检测到手表的位置的那种。”
  赛天仙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不过还是带着张莉一起去手机店买我说的那种表;她俩离开了以后,林鹏跟着刘金山一起走进了夜总会里面。
  刘金山好歹也是深圳地下皇帝,我充当起了服务员的角色,给他们端茶送水;等到了十二点的时候,给他们上酒、上菜,东西都打理好了之后,林鹏让我坐下。
  “他是?”刘金山怪异的看着我;都是一方大佬,他相信林鹏不会让一个小角色无缘无故的坐在这里;换位思考,刘金山请林鹏吃饭的时候,也不会找一个小角色坐在桌子上。

  “这是我得力帮手,让他给你端菜什么的,是不是感觉特别荣幸啊!”林鹏打趣道。
  “很荣幸!”刘金山看着我,笑道:“辛苦你了,来,咱们一起喝酒。”
  他脸上是和善的笑容,可是奸诈的脸庞却在时刻的告诉我,他不过是在做表面功夫而已;而且,他还是害死侯高伟的凶手,我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杀了他!
  我的心里,一直在这样的告诉我自己;端着酒杯站了起来,笑道:“刘哥,这是咱们第一次喝酒,我干了,你随你!”说完,我一仰头就把酒给喝完了。

  这一顿酒,我喝的受益良多,我明白了什么叫做虚伪;就拿林鹏跟刘金山说吧,他们两个嘴上彼此喊着兄弟什么的,可是说话的时候,聊的却是有关利益的事情,一旦有聊崩倾向的时候,俩人就喝一个酒,重新说。
  有好几次,俩人剑拔弩张,差点就打了起来;可是到了最后,还是搂着彼此的肩膀,称兄道弟;把虚伪给很完美的诠释了出来,看得我目瞪口呆。
  喝完了一顿酒,刘金山借着酒劲,让林鹏给他找俩小姐玩玩;林鹏什么话都没说,转头对周福吩咐了一句,喊过来十几个小姐,任凭刘金山挑选;刘金山挑选过了之后,林鹏转头对刘金山带过来的小弟说:“这些女人,你们随便挑选,今天下午好好快活、放松一下。”
  他们没有喝酒,而且也不喝酒,没有办法,只能让这些小姐出招,给他们灌酒了。
  人一旦喝醉了之后,做事情就会措施分寸;比如花钱,清醒的时候画一百块钱你可能都会觉得心疼无比,可是一旦喝醉了,一百块钱?一千块钱老子都舍得花。﹎对于明天的日子,明天再说。
  再比如找小姐,没有喝醉的时候,找小姐的时候你多多少少也会担心对方有没有病。可是喝醉了,什么有病没病的,就算有艾滋,老子也敢不带套!
  酒津麻痹了神经,特别容易让人做事的时候不去考虑后果,甚至是考虑后果的时候,也觉得这个后果自己能承担起的;可一旦酒醒了以后,就懵逼了。

  所以,我们给他们叫小姐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击破他们心里对我们的敌意,开始喝酒,喝的酩酊大醉;男人就是这样,很脆弱的一种动物,更是没有任何底线可言。
  男人不爱财,就给他送女人,不喜欢女人就送男人,不喜欢男人就变着法子讨好他在乎的人,一圈糖衣炮弹打下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承受得住。
  他们嘴上说着不要不要,可是当看到了那些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姐,穿着暴露的衣服走进房间了以后,全都是眼睛放光了起来;看他们着急的搓着手,似乎恨不得现在就包住这些小姐,在她们的身上狠狠的发谢一通似得。
  在莺莺燕燕的欢笑声中,这些男人各自搂着一个女人坐在了酒桌旁,可是还说不喝酒:“我们是保护刘哥的,不能喝酒!”

  很好的借口,可是她们却是久经沙场的战将,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了哑巴不说话。
  不喝酒?还用这么狗血的理由,有一万个理由怼死你!
  “哥,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就是不给我们林董面子了啊;这里可是东莞,我们林董的地盘,你竟然怀疑我们林董的地位,真过分!”一个小姐略带责备道:“你也不问问,我们林董在东莞有多牛,他说要保护谁,根本没人敢伤害他好么!”
  几个人合计了一下,觉得她说的真的很有道理;东莞跟深圳紧挨在一起,中间又不途径别的地方,能有什么危险;这时候,一个女人的话,对他们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是不是自己不肯喝啊?这样的话,那我用嘴喂你啊!”

  一个小姐喝了一口红酒,让男人抬起头,嘴对嘴的把红酒过到了他的嘴巴里;那一瞬间,男人的脸上乐开了花,就像是喝到了琼浆玉液似得开心。
  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出头鸟,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当第一个人这样喝酒了以后,他们剩下的男人,顿时一个个搂着女人,要女人用这样的方式喂他们酒喝。
  来者不拒!
  半瓶酒下肚了以后,一个个嗷嗷叫,那气势,敢日天;什么保镖不保镖的事情,全都抛之脑后,很快乐的跟着女人一起喝酒。嘴对嘴喂酒喝腻了,又换成了交杯酒,喝的是不亦乐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