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山归藏:不死传说——揭战国悬疑谜案,探寻最古老忍者团体的前世今生》
第1节

作者: 十四001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27 12:37:27
  注:本故事非鬼神、非玄幻,不喜请拔电源;
  公元前286年,秦昭王起兵伐赵,大将公孙哲率精兵四万,入侵赵国光狼城。
  为了这场战役,秦国可谓准备充分,军马、甲胄、粮草、器械一应俱全。交战之日,秦军排兵布阵,擂鼓鸣号,派出先锋战将城外叫阵,大有一鼓作气拿下光狼城的气势。
  但令人不解的是,奈何秦军连续叫阵三日,光狼城守军却只是高挂免战牌,不降也不战。
  公孙哲推测这是光狼城守将徐广的御敌策略,目的就是为了消耗秦军士气,怎肯吃这一套,于是派出使者对徐广发出最后通牒:两日之内,若赵军不应战也不投降,秦军则会直接攻城,破城之日定是鸡犬不留。
  赵国守将徐广对来使言道:“回去告诉你们公孙将军,两日内我必迎战。”
  使者回去把徐广的话原封不动汇报给了公孙哲,并说还是要小心防备赵军使诈,根据他的观察,光狼城虽然城门紧闭,可城内却一点临战的迹象都没有。赵军好像并不惧怕秦军来犯,也没有调兵遣将的动作,这实在是古怪到了极点。
  要知道,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将领敢在秦军面前如此淡定清闲,因为秦军考量军功,都是以斩获敌方首级数量为核心标准的,破城之日,基本意味着残酷的屠杀。
  公孙哲却不以为然,说徐广的这种小伎俩自己早已看穿,不必多虑。
  当夜,光狼城十里外一条幽暗的山道上,百余名赵国兵甲押送着一十八尊青铜方鼎偷偷使近了城门口方向。

  这支押运车队夜不挑灯,队伍里也没有人说话,所有的交流都是用手语,一路走来全是行驶的偏远路线,甚是隐秘。偶尔在山里有普通的山民樵夫看到,也立即被灭了口,唯一留下的痕迹,则是车队过去之后,可在地上看到深深的车印。
  青铜鼎分别被装在十八驾马车之上,每一尊都有一丈余高,另有千斤之重。鼎口被一张张青牛皮封死,但又分别留有一个孔洞,不时会有押运兵手持竹筒顺着那些孔洞往青铜鼎内灌进一些粘稠的血浆,场面甚是诡异。
  出了深山,前方便是光狼城门,可在青铜鼎车队和城门之间,是四万蠢蠢欲动的秦国兵甲,就凭这百十号赵国押运兵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但是再看这支押运车队,却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只见为首的押运官忽然打出一面画有古怪符文的锦旗。
  紧接着,最前排的两名赵国士兵便提起挂在腰间的号角吹了起来,而其他的士兵则忽然点亮了几十只白色灯笼,里面亮起了绿幽幽的荧光,犹如一团团鬼火,而每一只灯笼上,又都写一个醒目血红大字:亡。
  霎时间,在绿色荧光的照应下,整个押运车队的四周地面上,顿时涌出阵阵青烟,仿佛一片云海幻境,与此同时,在这些青烟当中,竟忽然显现出了数不清的士兵和战马,俨然一支数以万计的幽灵军队跃然出现于秦军背后。
  秦军自然已是听到悠扬空灵的号角声,以为赵国来了援军,想从背后突袭。但公孙哲早有防备,他早就料到知道徐广拖延战局的另外一个原因很可能就是在等待援军,于是立即下令擂鼓列阵,使整个围城军队一分为二,前可战徐广的守城部队,后可敌光狼城的援军,丝毫没有惧怕之意,一场拖延了多日的大战一触即发。
  日期:2017-11-27 12:38:25
  公孙哲身披战甲骑于马上,看着浩荡而来的赵国援军,目测至少两万有余,但他料定赵国援军属于长途奔袭,兵马劳顿的情况下并没有多少战力,于是想一鼓作气灭掉这支援军。
  可是随着号角声越来越近,公孙哲和一众秦国将士却发现身后出现的这支赵国援军似乎有些异样。
  一般来说,数以万计的军马列阵前行,一定会是一种声势浩荡的场面,而眼前的这支赵国援军最然人数众多,但除了那一阵阵悠扬的号角声之外,秦军竟没有听到任何其他的声音,比如行军声、马嘶声、擂鼓声和临战前鼓舞士气的口号声等;

  其次是赵国援军的穿着打扮甚是诡异,公孙哲与赵国交战多次,对于赵国士兵的铠甲样式和兵器种类早就了然于胸,可是他这次看到的赵国士兵却跟往日大不相同。
  那些士兵没有发髻,全部披散着头发,身上也没有铠甲,全部是统一的黑色长袍,他们手持看上去十分古老的长矛和弓箭,悄无声气由远而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支真实存在的军队。
  最关键的是,这支援军似乎只是在行军,而没有要展开进攻的意味。这种诡异的场面,就连身经百战的公孙哲也是第一次见,当下失去了主意,急忙喊来随军出征的军师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岂料军师看到对面的场景之后,顿时脸色大变,一时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似乎受到了极度的惊吓。
  公孙哲在一旁急忙问道:“军师可看出什么没有?要不要发起进攻?”
  军师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摇头道:“将军莫要轻举妄动……”非但让公孙起立即停止攻击,而且还要让军阵变化队形,给越来越近的赵国援军让出了一条百米宽的大道,并当下命令全军禁言,所有骑兵统统下马,放弃所有进攻性行为,所有人还要全部闭上眼睛,就连战马也要把嘴巴和眼睛封死。
  公孙哲大为不解,问其原因,军师却慌乱道:“来不及解释了,这是鬼行军,乃大凶之兆,先别急着问了,保命要紧,一切都要等那支军幽灵军队过去了再说!”
  公孙哲听后大惊,虽不知这鬼行军是怎么一回事,但仅听军师这般说辞就已经冒起了冷汗,于是听了军师的话,紧闭双目,大气不敢出一口。
  一排排的黑衣人在公孙哲面前幽幽而过,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十八只青铜鼎混在队列里,在这种局面下如入无人之境,此时距离光狼城门已近在咫尺。
  期间公孙哲多次想睁开眼睛看看这所谓的鬼行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总觉得发生此等怪异之事其中必有文章,可是想起军师所言那鬼行军乃是大凶之兆,因此也不敢拿着自身性命和几万军队做赌注,于是也就忍下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远处的大羌城门传来了吱呀一声响,然后鬼行军的号角声就突然消失了,直到这时候公孙哲才睁开眼睛,却看到原本站在身边的军师早已躺在了地上,七窍不断有鲜血冒出,张目瞪眼,嘴斜耳吊,表情十分骇人。
  日期:2017-11-27 12:39:29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秦军内部各种流言霎时四起,有了大乱军心的兆头,这让秦军内部开始出现一些反战情绪。当夜就有各部将领来到公孙哲帐下,讨论暂时退兵的事情,可是公孙哲一想秦国为了这场战役足足准备了三年,现在已经兵临城下,如果就这么回去了,会否贻误了战机先不说,单凭秦王那一关就不好过,难道就跟大王说遇到鬼了?

  想来想去,公孙哲也拿不定主意,心烦意乱之下就跟众人讲:“容我想一下,天亮后我自有决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