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20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契给你,不过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你会搭上一条命!
  说真的第一次觉得死亡离我如此近,从李嵩那出来后,飞哥开车把我送回学校,我这心忐忑了一路。飞哥问我和李嵩谈得如何,我只说了一句他答应了。回宿舍躺库上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回想这句话。

  第二天上课我也是无津打采基本是神游太虚,老师讲课的声音都是在我耳边绕了一圈又飘走了,有好几次都被老师点了名。
  “叶小飞!”
  “叶小飞!”
  “到!”我噌的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看向讲台,还是熟悉的黑丝职业装和大长腿,窝草,定睛一看这不是班主任的课吗?
  “跟我出来一下!”说完,我离开座位跟着班主任来到了个平时无人问津的角落里。。。
  班主任背对我淡淡的香水味飘进我的鼻子,我低头盯着班主任那对迷人的大长腿继续沉浸自己的世界里,直到她开口说话我才反应过来。
  “那天你都看到了?”

  “什么?没有啊。”我脱口而出回答。
  其实我真不是装没看到的,她问这话的时候我脑子正处于放空状态里面什么都没有,怎么能想到她问的那是那天学校门口我看到她上白色宝马的事呢?
  班主任再次确认了一遍,才放过我说:“照顾你爸爸,快高考了,记得好好复习。”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周,就连上班我也只找陪喝酒玩游戏简单应付性的工作。送走客人后,我从商品部买了一盒中华,这是我第一次买烟,我根本就不懂牌子只是见飞哥抽过才买了盒一模一样的。
  我一个人来到天台上坐在石阶上点着一颗抽起来,从嘴巴吸进肺里再从鼻子里冒出来,那种感觉酥酥麻麻好像所有事情都抛掷了脑后,才发现烟真特么是个好东西。
  今天晚上天气很好,月亮很大很亮,星星很多很闪,它们近在咫尺眼前,我试着伸手去摘下一颗,却怎么摸都摸不到。不知道是不是我烟抽迷糊了,我看到飞哥站在我眼前还傻兮兮地问:“飞哥你不陪客人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陪我?”
  飞哥一把抓灭我手里点燃的烟头随手扔一旁在身边坐下来道:“那天李嵩和你说了什么?”

  我没搭理飞哥还是傻兮兮地自顾自问:“飞哥你见过太监吗?”
  “电视里的算吗?”
  我摇摇头道:“不,是在现实中,真真切切看到的那种。”
  飞哥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道:“你说的是李嵩吗?”我猛地转身看向一脸平静的飞哥,我以为这事飞哥不知道。“我从小洁那听到过一些传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突然我呜哇地大哭起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哭,可能是因为终于有人陪我一起承担这个秘密了,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李嵩脱掉衣服赤身luo体地站在我面前,他的**那血淋淋的,老头剥夺了他做男人的权利,抢夺了他最爱的女人。
  “是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第一步,既然要做就要忍常人不能忍之物做常人不能做之事。”
  听完这话我眼前豁然开明起来道:“飞哥谢谢你,有你在真好。”飞哥宠溺地摸着我的脑袋说了一句傻弟弟。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飞哥忙着为李嵩的离开做准备,我已经提前和杜鹃商量了路线,先走水路到东京然后转乘飞机去美国费城,接应的人都安排好了,就差离开a市了。
  A市北郊靠海有个货运码头,每天出海的客船只有一搜晚上七点的。这天杜鹃陪他老头去燕京参加画展说是第二天才回来,这是个好机会。条子找了几个兄弟解决了废楼周围的眼线,我和飞哥帮李嵩乔装成一个四五十的大爷,毕竟李嵩的脸家喻户晓明目张胆地出去还是被发现。
  整个过程都很顺利,条子开车直奔货运码头,飞哥坐副驾,我和李嵩坐在后位上,只见李嵩盯着车外向后流动的风景问:“杜鹃在哪里?”
  那天晚上李嵩告诉我他想在临走之前看一眼杜鹃,但老头疑心太重,如果杜鹃一起陪同的话我们的计划很容易暴露,我只能骗他说:“杜鹃在码头等你。”
  离开船时间还剩十五分钟,车子很快驶进码头,我们找了集装箱后面停车。
  “都处理好了吗?”我问条子。
  所有眼线都是条子找人做掉的,我和飞哥只负责协调安排。
  条子点头信誓旦旦拍着胸脯道:“放心吧小飞哥,做得干干净净。”
  “成败都在此一举了。”我的心情也很沉重,毕竟这是个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儿,得罪老头就相当于给自己埋了一颗丨炸丨弹。
  “杜鹃呢?”李嵩四处搜寻道,“见不到杜鹃我是不会离开的。”
  条子连忙劝解道:“嵩哥你先上船,鹃姐一会就到。”
  “是啊,你先上船,船上还安全些,老头耳目遍布a市,我们解决一批还会有下一批,万一被他的人发现,我们的心血付诸东流,尤其是杜鹃,你忍心看她为你伤心吗?”
  好说歹说,李嵩答应了先上船,我们快速往码头移动,为了避免人多眼杂,其他十几个兄弟原地等待,只有我和飞哥条子护送他上船。
  眼见就差十几步登船,条子突然说了一句话问:“不对啊哥,今天码头怎么都没人呢?”
  我扫视了一下四周,除了大个集装箱散列在广场各处连个鬼影都看不到,突然我想到了最坏的情况赶紧拉着飞哥他们转身道:“坏了,快往回走!”

  “呵呵呵,既然都来了,各位就都上船吧!”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管他老头不老头的,我现在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就是带他们赶紧跑路,声音又从我们身后传来:“如果你们不希望她有事的话就跑吧,尽管撒欢地跑。”
  “李嵩,快跑!不要管我!”
  这是杜鹃的声音。
  我转身一看,客船周围蹿出二十多个黑衣大汉,紧接着从船舱里走出一个瘦弱老头,他拄着个拐棍,浓密且长的白色胡子布满下半张脸,杜鹃被一个黑衣大汉按压在他身旁不能动弹。
  窝草,老头怎么会在这!
  “鹃姐不是说老头去燕京参加画展第二天才回来吗?怎么来码头了?”条子大惊失色问。

  李嵩倒是对老头的出现没感觉意外,但看到杜鹃被人按压得死死让人着实心疼,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焦急的神色,却表现得临危不乱道:“你们把老头想的太简单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问。
  “杜鹃我是一定要救的!”李嵩铁了心道,“一会儿我会拖住老头,你们找准机会赶紧逃。”说完,一枚信号弹从李嵩手里蹿出直上天空。
  “嵩哥,我跟你一起!”条子信誓旦旦地将生死置之度外道。
  “条子,这辈子能和你做兄弟我很开心!”李嵩拍拍条子的肩膀道,“但是条子你要活下去,替我活下去!”
  条子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李嵩打断,像现在这种状况逃跑恐怕是不可能了。
  我忍不住打断他们的煽情对话道:“活下去,我们都要活下去!跟老头拼了,从人数上讲我们并不占下风。既然我们已经达成协定,那我们就得把你安安全全带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