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8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银行卡又给了飞哥,毕竟我一个高中生拿着也不方便,先让飞哥保存算是备用资金,以后关键时候能用得上。
  到了夜总会后,我和飞哥还是去了杜鹃她们所在的包房,这会杜鹃和张洁正在喝酒,看样子是刚来,桌子的酒都还没动。像上次一样,张洁一看到飞哥眼睛都看直了,简单地打声招呼后,我们坐下来喝酒。
  “小飞弟弟你可算来了人家可想死你了。”我刚坐下,杜鹃就扑到我身上抱住我的腰一通乱摸。
  听说杜鹃嫁了一七十多岁的老头,老头是个艺术家非常有钱不仅画画得好字也写得好,很多当官的做生意的大人物都想从他那求得一幅作品。可能是因为老头年纪大了那里不行了,耐不住寂寞的杜鹃才出来寻乐。
  我迎合着杜鹃将她搂住宠溺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杜鹃嘤咛一声瘫轮在我怀里道:“几日不见,弟弟你长大不少啊。”

  “叫我小飞。”我凑到她耳边咬耳朵挑逗她。
  “哎呀你好坏!”杜鹃嘴上这么说,我看得出她喜欢我这么对她。“小飞。”
  说完杜鹃凑到我面前想要亲我却被我巧妙用食指挡住,趁她还没生气,我赶紧说:“我们先来做个游戏,赢我一次我就让你亲一次,到最后输最多的那人要替赢的人办一件事。
  “万一你想在这把我要了,我岂不赔本了。”游戏嘛,玩不起都不会来这种地方。杜鹃的身上油然而生出一股征服的欲望,我早打听过了,杜鹃是聪明的女人,用他老头的钱投了不少商业项目,算是女强人那种,所以要对付这种女人必须要迎合她的口味让他有征服感,果然她同意了我的提议。
  “阿飞,我也要玩。”坐在飞哥怀里的张洁紧紧地搂住飞哥的脖子撒娇道。
  “好好好,我们一起玩。”
  见飞哥爽快地答应,张洁趁机又道:“如果我赢了,你今天就要陪我出去。”
  “嗯。我赢了就罚你一杯。”飞哥应道,“怎么玩?”
  “玩骰子猜点怎么样?”我看着杜鹃先发制人提议,杜鹃想了一会儿,爽快地答应了。这游戏简单没什么难度,我想到她们不会拒绝。
  飞哥宠溺地用手指滑了一下张洁的鼻梁:“说好了,输多了可不许哭的。”
  就这样,我们四个两两组队,我和飞哥一队,杜鹃和张洁一队,为了降低游戏难度,我只找了两个骰子,在玩骰子猜点这方面,她们肯定是外行的,前两局惨败。
  张洁不乐意地撅起性感的嘴唇求着飞哥:“阿飞,你要让我。”
  “小洁,我都没猜已经是让着你了。”飞哥安抚着抱住张洁,张洁还是一脸不乐意。
  赌场如商场,像性格强势的杜鹃肯定不会说出你让我之类的话,我们继续第三局,为了缓和氛围让杜鹃高兴我特意说错一次,但那个张洁猜的时候我却没有让她,我可不能随便拿飞哥的性福开玩笑。不得不说杜鹃的吻格外霸道,我脖子上一下被她啃出好几个草莓来。我趁着上洗手间的机会处理了一下,还是很明显。
  完了完了,这要是被学校同学看到……
  一晚上下来,我们总共玩了十五次,张洁一次都没赢输得眼里含泪就差掉出来了,飞哥连忙将她抱在怀里一通伺候,从上到下里里外外把她的身体都按摩了一遍,全身酥轮的张洁脸上巢红一片,一个劲儿地叫舒服。
  “瞧你那点出息!”杜鹃白了摊在飞哥怀里的张洁一眼道。
  在我巧妙的安排下,杜鹃只赢了三次输了七次,张洁输了五次,杜鹃虽然得到了亲我的满足但还是对我不服气想要和我再战。
  适可而止,我收起骰子拒绝道:“差不多行了,我估计再玩下去你们还是输。”
  杜鹃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张洁抢先一步说:“你个s货不发s,对一个游戏那么认真做什么,再玩你还是输,还不如让小帅哥给你按摩按摩。”
  “你懂什么?”杜鹃对我不依不饶还想继续。
  “啊~阿飞再大点劲儿~”张洁沉浸在飞哥那运斤成风的手法里,一边娇喘嘤咛,一边搭话道:“对了,你听说了没有,前几天那个燕京赵家人的赵林跟人打赌玩骰子猜点就输得挺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竟然都敢赢赵家人,真想见识见识,可惜那赵家人做的密不透风什么都打听不到,你要是有渠道可以找那人学学。”
  “那赵林什么人物,我怎么可能有渠道认识?竟说些没用的。”杜鹃鄙视地瞥了一眼杜鹃转而又问我:“听说你们前几天去燕京玩了,没听到一些吗?”

  这,这问我就尴尬了,我总不能说赢赵林那人就是我吧,说出来人家也不信啊,只能呵呵一笑应付着:“我们就是过去陪人吃吃喝喝,那些东西哪里能知道?行了行了,我也就是今晚运气好,下次玩的时候兴许全输。”我抱着杜鹃学着飞哥的样子给她也做全身按摩,不过我没深入,因为听说杜鹃喜欢gong。
  “哼,下回你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果然杜鹃拉住我的手暂停我手里的动作,谁知她的手不老实竟想要拉开我下面的拉链,我当然不能让她得逞,巧妙地用手回避开。欲拒还迎,这是战术,对女人百发百中。杜鹃咯咯一笑道:“还害羞呐?说吧,让我替你做什么?”
  “听说城南有家麦迪夜总会被关了大半年,老板躲起来了,有人说他已经逃出了国外,但我听人说他还在本市,只不过是藏起来了,或者说成被人藏起来了,不知道杜鹃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下这个人?”
  杜鹃一个激灵从我怀里坐起眼神里露出一抹敌意看着我问:“我不认识这个人。”
  小道消息得来,麦迪夜总会老板是个小白脸,早在之前也混这个圈子后来被杜鹃包养,自己有了点小钱又傍上杜鹃这个小富婆,就在城南开了一家店,以前杜鹃是那家的常客,不过后来被他老头知道了,老头找到上面的人当天就给把店端了,老头是杜鹃的老公。
  我怕杜鹃多想连忙说:“你别误会,我不是老头的人,找他只是想和他谈谈那家店的事。”
  “这么多你们不去问偏偏问我,肯定是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了,没错,我把他藏起来了,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你们找他做什么。”杜鹃正言道。她应该是察觉了,今天晚上的游戏不过是我给她下了个套。

  “这你就不用问了,反正我是不会伤害他的,也许我还可以帮你。”
  “帮我?”杜鹃眼前灵光一闪盯住我问,“你能带他出去?”
  我也没有太大把握,但不能在杜鹃面前露怯,便指着飞哥装出一副特别自信地样子道:“你觉得凭我大飞哥的人脉还不能够帮到你吗?”
  杜鹃思索了片刻还是不太相信我们道:“他很厉害,你们斗不过他的。”
  他指的是杜鹃的老公老头,说实话老头对杜鹃挺好,给她吃给她穿给她钱但唯一不能给她的就是身体上满足,一开始老头知道杜鹃出入夜总会瞎玩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杜鹃包养了麦迪也总会老板他叫李嵩,老头再也不能忍耐了,借靠自己手里的关系狠整了一把李嵩,听说还整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