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9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飞哥冲着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脑袋说:“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的你很亲切,因为你和我哥哥长的有点像,我给你看一下照片。”
  飞哥把钱包打开,拿出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面的人的确和我有几分相似,难怪飞哥会这么照顾我,原来是因为我和他哥哥有点像。
  “哥哥是因为救我死掉了,所以我们家就剩下我一个儿子,我学校成绩不好,学校老师说我笨,回家爸妈训斥我,有好几次我都在背地里听到,我爸妈两个说,阿豪那么聪明,为什么要去救阿飞那个笨蛋,如果阿豪当初不去救阿飞那样的话,我们就能培育出有出息的儿子了。”
  飞哥张大嘴巴笑了起来,笑容是那么的苦涩,他摇头说:“我就是在这样的诅咒下上到高中的,小时候天天挨揍,后来上初中的时候,开始在学校泡妞,慢慢的开始接触社会,上高中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和社会人的人有了一些业务上的往来,吃过亏上过当受过骗,经历的事情多了,所以明白的也就多了,之所以走上这条路,和你差不多,都是因为没钱。”
  “飞哥对不起,我不应该问你这件事情,让你想到了以前不开心的事情。”

  “跟我那么客气做什么,以前的事情我早就看淡了,现在我不依靠父母,依旧过得很好,其实这个行业做好了,比那些有钱的公子哥可享受多了,接触的女人多了,你才能够真正的了解女人,那些公子哥是花钱玩女人,我们是花女人的钱玩女人,最关键的是他们顶多得到一个身体,我们可以连心都能够得到,但是你记住一点,在这个行业里面,千万不要对那些找你玩的女人动真感情。”
  “为什么?”我疑惑的看着飞哥。
  “为什么?”飞哥掐灭手里的烟头,抬头看着天花板,像是在回忆,“因为女人。”
  我不敢多问,静静地等待飞哥的后话。自打我认识飞哥,从来没见他因为女人叹息,任何女人对他来说无非就像车子,从来只有他选择的份儿,想开哪个开哪个。

  “那时候我入这行才一个月,和你现在一样懵懂无知纯真少年,有天晚上店里来了一女孩,她的手里紧巴巴的攥着一把零钱,穿着简朴,一看就不是有钱的主,没人搭理她。我见她低头在走廊一角打转,便主动上前和她交谈,后来我知道她那天被初恋男友劈腿了,来我们店就是为了报复他。”说到这,飞哥笑了一下,那种满足的笑容,“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她就像一朵白莲花,纯洁无暇。那天我义务陪了她一夜,只是单纯地聊天喝酒,我们聊得很投缘,后来我们关系越来越好,发展成恋人,很甜蜜。”

  “后来呢?”我忍不住问。
  “后来……”飞哥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她结婚了,跟一个四十多岁有权有势的男人去了国外,此后,我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飞哥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虽说他现在说得风轻云淡,可见他当时为了那个女人吃不不少苦。因为刚才说到她结婚的时候,我见飞哥不自觉地摸了下左胳膊上的刀疤,大概五厘米长,我之前问过,只是当时飞哥打哈哈说了一句英雄救美。
  “所以,小飞你记着,千万不要对那些找你玩的女人动真感情。”我深刻牢记飞哥的忠告,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晚上我梦到了周小雅。

  飞哥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面对繁华的燕京仍不为所动,我只能眼巴巴地紧跟着飞哥。有点小兴奋,我却没有表现出来,这是我第一次来燕京,数不清的高楼和豪车,与这相比,我们a市简直相形见绌。我们陪吴心如吴心娜两姐妹逛商场买衣服做造型,礼服是晚上酒会不可缺少的陪衬。我和飞哥各选了一套西服,飞哥挑的黑色燕尾服,我没有飞哥那样健硕的身材,选了一套保守款,在飞哥的推荐下我选的白色。

  “还别说,小哥穿上这身还真挺像个富二代。”长头发吴心娜坐在休息区咯咯笑起来。
  “什么叫挺像富二代,我兄弟以后就是富一代。”飞哥结完账后,将手里的购物袋仍在两姐妹身旁坐下来,打量着我问:“穿着怎么样?有没有不合身的地方?”
  “没有没有,挺好。”我赶紧回答,被他们仨盯得我浑身不自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清目秀,仪表堂堂,我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自己。
  “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去一楼吧。”短头发吴心如不耐烦催促道。
  商场一楼有个造型屋,不对外开放,只接受预约,其名声在整个燕京都能排的上号,听说许多一线明星和富家太太都会请里面的造型师做跟妆服务。听到这,吴心如会心一笑,可见飞哥的安排她非常满意。女人就是麻烦的生物,这一进去,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和飞哥早早完事坐在会客室喝起了咖啡。

  飞哥见我烦躁不安,递给我一根烟道:“这么快就坐不住了?”我尴尬地笑了笑,接过烟像模像样地抽起来,飞哥继续道:“等待也是陪女人的必修课,你要实在无聊的话,可以拿出手机玩玩游戏看看新闻,在我面前不必拘束。”
  其实我也不是拘着,主要是因为平时玩手机机会很少,更何况这苹果手机我第一次接触,还没有完全熟悉。我见飞哥干巴巴地坐了俩小时,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忍不住问:“飞哥,你不无聊吗?”
  飞哥呵呵一笑:“习惯了。当一个人习惯了一件事情后,就不会觉得它无聊,反而认为理所当然。”
  两姐妹做完造型后已经是午后,酒会时间是下午五点,我们找了个咖啡厅小憩了会,化妆真是一门神奇的技术,堪比整容,长相平凡的她们经过这么一捯饬,和那些美女相比犹有过之而不及。

  短头发吴心如从包里掏出两张烫金请帖,递给飞哥。
  “赵家人?”飞哥看到请帖右下角落款赵家人独有的logo,一惊道,“你们竟然认识燕京赵家人?听说赵家人为人低调,酒会请帖落款人从来都不用自家logo,一旦用这个落款,邀请人必定是内部人,难不成你们也是?”
  飞哥重新打量起两姐妹,二人身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优越感,也不知道赵家人是什么来头,我第一次听说,看飞哥的反应,应该是个大人物。
  “谈不上认识,请帖是一内部朋友搞来的。”吴心如的耳根有些泛红。
  飞哥见此没再深问,可见这两姐妹并不认识赵家人,请帖也是通过小渠道得来的。“就算不是内部人,多少也有些关系。”飞哥给了她们一个台阶下,转而对我解释道:“燕京赵家,以商业地产起家,业务涵盖国内高级酒店、文化旅游和连锁百货等产业,而赵家人很少在媒体上露面,旗下产业分别由家族分支管理,不过赵家人有个奇葩长子赵林常混迹于娱乐圈,和一些一线女星传出不少绯闻。”

  “对对对,听说那个赵林最近又传出家暴的丑闻,那个女明星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真可怜。”吴心娜一听八卦来了兴致C`ha 了一句。
  “尤其赵家人的酒会,不知道你们姐妹听过这件事没有,之前有人借用他人的赵家落款请帖参加了酒会,后来被查了出来,此后国内再没有这个人一点消息。”飞哥一脸严肃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