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6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淦瞥了王副局长一眼,说道:“会不会是陆战林要来自首?”
  王副局长摇摇头说道:“可能性不大,像陆战林这种罪犯,是个脑袋也没了,自首也救不了他的命……”
  孙淦盯着王副局长问道:“那你认为她找范昌明干什么?”
  王副局长说道:“来的时候我专门给刑警队的一个同志打电话问了一下情况,这个周琴不仅是罪犯陆战林的母亲,还是陆建岳的情妇,范昌明好像还怀疑她和陆建民的赃款有关,所以……”
  “所以什么?”这一次孙淦配合地问道。
  王副局长小心翼翼地说道:“所以,我大胆猜测了一下,周琴会不会用陆建民赃款的情报交换儿子的性命啊……”
  孙淦说道:“这不扯淡吗?范昌明再大胆,难道还敢跟罪犯的家属谈条件?”
  王副局长皱着眉头说道:“可我确实想不出她主动找范昌明的理由……按道理刑警队正在调查她,她应该躲远点才是啊……”
  孙淦地虎对这件不起眼的小事挺重视,说道:“既然这样,你就想办法搞清楚范昌明究竟想干什么,而不是跑到我这里来打哑谜……”

  王副局长急忙点头道:“是是,我回去就想办法查清这件事……不过,我基本上可以断定范昌明和周琴在谈什么交易……”
  孙淦说道:“那你就搞清楚他们在谈什么交易?如果查不清楚的话就要想办法阻止他们的交易……”
  王副局长疑惑道:“阻止他们的交易?这件事我也插不上手啊。”
  孙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个周琴又是陆建岳的情妇,又是陆战林母亲,还跟陆建民的赃款有牵扯,这样的人难道还不该先抓起来吗?我就不信她没有一点毛病……”
  王副局长顿时心领神会,说道:“孙书记,我明白了,她的住址在二分局的辖区,我让李局长亲自办这件事……”

  孙淦说道:“我看,事不迟疑,你这就去办……与其鬼鬼祟祟的打听范昌明的动机,还不如直接审讯周琴……”
  王副局长笑道:“还是孙书记高明,一语点醒梦中人啊……”
  孙淦说道:“你可不能做梦,更不能犯糊涂,范昌明现在是个人野心膨胀,已经失去了控制,做为党组成员副局长,你应该约束一下他,要不然你整天都忙些什么?”
  王副局长连连点头,说道:“说实话,我最近的工作也不轻,下个月国家副主席来我市考察,范昌明把安保的工作交给了我,我是一点都不敢大意啊……”
  孙淦说道:“中央首长来我市考察,安全保卫工作当然要做到位,可也没必要搞得草木皆兵,现在是和平时期,难道还有人想谋害中央首长?只要别出什么乱子就行……”
  说完,抬起手腕看看表,说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王副局长说道:“没了,没了……”
  孙淦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毕竟是副局长,往我这里跑多了影响不好,我看,今后你也别找廖声远汇报工作了,有重要的事情直接去我家里吧?”
  王副局长一听,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好的好的……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王副局长刚刚走到门口,孙淦忽然又叫住了他,问道:“听说范昌明在查我儿子挪用资金的事情,查到什么眉目了吗?”
  王副局长走回到孙淦身边小声道:“这件事我一直紧盯着,原本是刑警队负责的案子,可年前原来的刑警队长徐晓帆突然被开除,接替她的吴淼还摸不着头脑,再加上二0六医院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这件事好像暂时被搁置了……”
  孙淦点点头说道:“我只是我问问,也不怕他们查……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个刑警队长徐晓帆不是孙淦最信任的人吗?怎么会被开除了?”
  王副局长笑道:“还不是梅源村牺牲了一位同志,范昌明没法交代,只好让徐晓帆替他背黑锅了,说她擅自行动、不执行命令,这才导致了潘浩的牺牲,对了,打死潘浩的凶手有可能就是陆战林……”
  孙淦若有所思地说道:“真是壮士断腕啊……”
  陆鸣和蒋竹君带着儿子在母亲家里住了两天,接下来的几天假期都住在蒋凝香的家里,完全充当了一个奶爸的角色。
  由于蒋凝香在婴儿的护理上坚持传统的方式,不信任工业产品,尤其不准使用一次性尿布,婴儿的尿布都是用旧衣服上最柔软的部分剪裁而成。
  所以,陆鸣每天的头等大事就是要洗一大盆尿布,洗完之后还要挂在阳台上自然风干,按照蒋凝香的说法,阳光可以杀菌,并且不会有任何污染,对婴儿的皮肤有好处。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洗尿布?”看着阳台上挂着的各种颜色的布片,陆鸣忍不住抱怨道。
  蒋竹君幸灾乐祸地笑道:“怎么?这才洗了几天?难道就不耐烦了?”
  陆鸣愤愤地说道:“我就不信你在英国也用这种尿布,分明是在故意折腾我……”

  说着话,走过去把儿子抱在怀里,教训道:“阿佛,你难道就不能少尿点,少拉点,是不是跟你娘合起伙来欺负人啊……看看你爹这双手都快成泡凤爪了……”结果换来儿子嗯嗯啊啊的几声抗议。
  “你要是受不了赶紧去找保姆啊……”蒋竹君嘴里磕着瓜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嗔道。
  陆鸣一拍脑门,这才想起这件大事必须在上班之前解决,否则过完年之后,蒋竹君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肯定受不了。
  “差点忘了,你在家带孩子啊,我现在就出去找……”陆鸣跳起身来说道。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少找借口,还不是想跑出去玩……算了,这都憋了好几天了,就算让你出去放放风吧。”
  陆虎大年初一陪陆鸣进城之后一直没有回陆家镇,反正陆鸣整天在家里当奶爸,基本上不出门,所以他也就放开了,整天在城里跟一帮狐朋狗友快活。
  等陆鸣打电话叫他来开车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没办法,陆鸣只好打了一辆出租车,可等到坐到车上,意识到如今年还没有过完,劳务市场上压根就没有什么人,一时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妈的,好歹也是个董事长,这大过年的竟然如此冷清,不仅没人给自己拜年,就是公司那些名义上的下属也没人打个电话慰问一下,自己的人缘难道就这么差吗?
  这么一想,陆鸣忍不住有点沮丧,心想,除了那些见不人的钱之外,自己的命运其实丝毫都没有什么改变,撇开那堆花花绿绿的纸币,自己还不是毛竹园的那个穷小子?有谁会把自己放在心上呢。
  妈的,阿龙应该在城里,干脆把他叫出来一起喝酒。还是算了,人家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跟自己这个单身汉可不一样了,再说陆琪现在挺着个大肚子,正需要人照顾呢。
  对了,陆虎不是正在喝酒吗,实在不行干脆跟他那些狐朋狗友凑凑热闹算了,可自己好歹也是一个董事长,跟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的话,未免有**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