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2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发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手腕上的金表,说:“我时间有限,长话短说,我在瑞丽准备开一家毛料店,那边我不是很熟悉,我想找一个店长,我觉得你挺合适的,我给你两千万的年薪,过来帮我吧。”
  我看着他的样子,就笑了一下, 他很自信,也很随和,根本没有之前黑手发的狠劲,我说:“一脚踏两船,很容易淹死的。”
  陈发走近了,说:“哎,我只是让你帮我看店而已,没让你跟我混,也没有让你做我的女婿,你应该知道的,我查过了,你只是跑路过来的,跟我作对没什么好下场的,我给你一分钟考虑一下,这是支票,决定了,就拿走,我对你也没有什么要求,就是永远不要出现在广东。”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怕啊?你没有理由怕我一个毛头小子啊?更没有理由怕一个只会宰肥羊的人啊。”
  他笑了起来,说:“笑话,我黑手发会怕你?我只是不想伤害王贵跟我的侄女而已,他小打小闹都无所谓,我黑手发是念亲情的人,所以我不想让他以为找到了能跟我作对的人就开始跟我斗,你斗不过我的,王贵这个人,头脑简单,对我有点误会,所以你不要曲解了,更不要觉得能利用他,拿着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对你只有好处,要不然。。。”
  我笑了笑,说:“对不起陈先生,我没有想过要跟你斗,也没想过要做什么上门女婿,我是来跑路的,对于王老板跟你的恩怨,我没有兴趣插手,你放心好了。”
  他笑了笑,走过来,走到我面前,把支票塞进我的口袋里,说:“我这个人比较老派,我觉得只有收了钱的人,才会做好事情。。。”
  我笑了笑,把钱拿出来,递给阿桂,我说:“辛苦费。。。”

  陈发皱了眉头,冷笑了一下,说:“你这是拒绝我了吗?”
  “不算,只是用这个做法告诉陈先生,我也是有个性的人,说了不会就不会,至于钱,我也有,陈先生,我也赶时间,麻烦你让一让。”我笑着说。
  说完就从他身边走过去,我看着陈发的脸色变得铁青,我就笑了一下,真的是个老狐狸!
  陈发的老谋深算以及他能及时转变态度的性格,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之前,他是一定要搞死我的,但是现在又给我送钱,用另外一种态度来对待我。
  这种转变是不可思议的,在他眼里,我只是个毛头小子,他用不着提防着我,但是他反而只是经历一件事情就对我改观,对我采取了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对待态度,这证明他分析人与事的能力太强大了,而且用的手段也很多,并不是一味的只用强硬粗暴的手段来对待一个人。
  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莽夫虽然勇猛,但是不可怕,小人虽然无力,但是奸诈,陈发这个人,难怪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这跟他的性格与手段都是分不开的,所以,我为我的决定感到了深深的担忧,王贵这个愣头青是斗不过陈发的,所以,今后他的命运,我都可以预见了。
  飞机离开了珠海,就快要达到瑞丽,在一阵颠簸之后,飞机停下了,我又回到了这个让我惊心动魄的土地上。
  我手里捏着手机,我心里带着激动跟亢奋的心情飞回瑞丽,这一次回去,一定会有人流血。。。
  下了飞机,瑞丽也在下雨,又到了云南的雨季,这个时候,总是让人烦躁的,我们的车在机场门口等着,来接机的是田光,赵奎打着伞,我坐上了田光的车,其他的人,都坐在后面的车里,车子开动了,我擦掉西装上的雨水,感觉有点闷热。

  田光给我递了根烟,我点着了,抽了一口,他说:“有具体的计划了没有?”
  “万龙跟齐老板搞在了一起,现在他有强大了,所以,想要干掉万龙,得先端掉齐老板,想搞死他很难,几十个保镖在身边。。。”我叹了口气说。
  田光皱起了眉头,看着窗外,说:“花街节的时候,出了很多乱子,万龙肆无忌惮的打人,晚上的谈判,他又嚣张的带人冲了五爷的班底,把五爷的头给打伤了,舅舅已经无法抑制这个人的膨胀了。”
  我看着田光,他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我们在不干掉万龙,我们都没有好下场了。
  我问:“我要查的缅甸的那个女人查到了吗?”
  “查到了,她是个内地的女大学生,齐老板包养的,齐老板外面有很多女人,没有家室,所以,想从她身上做手脚很难。”田光说。
  我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我说:“她也应该知道,他只是个被包养的鸡啊,我想见她。”

  “有用吗?”田光说。
  我说:“只要钱够。。。”
  田光看着我,说:“你成长了,齐老板在缅甸只有一个基地,还有坤桑老板,我相信齐老板也不会傻到在相信坤桑的,所以,只要搞定那个女人,就等于断了他的后路,但是怎么才能让他走投无路是关键。”
  我看着窗外,雨下的很大,我抖动了一下手中的烟,显得有些焦躁,我想要赶紧结束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回去找韩凌,在外面越久,我越发的想她,或许是万龙的强大,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
  我说:“赌徒,必须死在赌桌上。”
  我看着田光,他也看着我,点了点头,说:“你安排。。。但是在此之前,你还得先面对那帮老东西。。。”
  车子到了,五爷的餐厅,我下了车,看着门外面站着很多人,都是马帮的人,还有我的兄弟,癞子他们都在,他们见了我们,喊道:“光哥,飞哥。。。”
  我们没有说话,我给田光打着雨伞,走进了餐厅里,在餐厅里,我看着五爷,二叔,四叔,五叔他们都坐着,看到我来了,没有人给我好脸色。

  五叔冷着脸说:“搞完事就跑了,现在还有脸回来。。。”
  我知道这话是说我的,我添了添嘴唇没有说话,看着五爷,马欣在给他吃药,头上还有个伤疤,她看着我,说:“为什么你还有脸回来,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爸爸被人打了,都多少年了,什么人敢打我爸爸?”
  “是啊,小子,虽然我不爽他很久了,但是只有我能揍他,别人不可以的,你做事不干净啊,年轻人,能力不够,就不要乱接活,会死人的。”马文不爽的说。
  我点了点头,没有辩解,马欣有点得势不饶人,说:“邵飞,丨警丨察在找你,四眼妻子的死,你必须要负责,否则,会连累我们马帮的,我们马帮已经很没面子了,以后想要复出很难,如果在摊上人命,那么我们就更难了。”
  “是啊,花街节失败了,我们马帮的声誉毁于一旦,而且,还有丨警丨察找我们麻烦,你这个烂摊子,你要自己解决。”四叔说。
  我看着他们,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看着五爷,我问:“五爷,你相信我吗?”

  “我怎么相信你?一切证据都有,你问问四眼相信不相信你吧。”五爷生气的说。
  他的声音有点虚弱,我知道他最近可能很难过,也很疲倦,但是他的话,让我很失望,我没有在辩解,我把手机拿出来,打开了播放录音,大厅里立马安静了,马欣的话传了出来,所有人都震惊了,看着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手里的手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