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1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老板很高兴,说:“邵飞兄弟,翡翠就是这样的,一般说玻璃种翡翠不带色,老天造物就是这样,给种不给色,给色不给种,水清无鱼,不含杂质就没有颜色,假如带色,色在其中那就绚丽有光辉,色会呈现鲜亮和通透的灵动,那时它的身价又另当别论了,见好就收啦。”
  我听了王老板的话,他也像是松了口气似的,但是真正松了口气的人是我。
  终究还是赢了!
  惊喜总是来的太突然,变种了,这么难赌的料子都赌赢了,从五百多斤,直接切到一根条,直接切没了五分之四,只剩下这么一丁点,如果不变种,这块料子就没了。
  但是好在他变了种,而且是玻璃种的,这种种水的木那料子,算是人间极品了,很难得的,特别是木那料子,唯一可惜的是,玻璃种的料子本来就很难带色,这块料子就没有很强烈的颜色,只有淡淡的瓜皮绿作为配色。
  “高兴的太早了吧?那一块玻璃种的木那牌子能卖一亿回本吗?他得满料你们猜能赚。”

  我们高兴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陈发的话,他的话说的倒是很对,我看着陈飞,没有说什么,王贵倒是很神气,说:“嫉妒,我有说我们神气了吗?我告诉你,我们就是神气。”
  我听到王老板的话,有点哭笑不得,他真的是有点死要面子,王老板说:“一刀拉到底,给他看看,我们到底要不要神气。”
  王老板的话很嚣张,我点了点头,张奇继续切,这一次,我们都没有急着看,而是站在一边,基本上切开的料子都能看的到了,我看着外面包裹的砖头料被一点点的切开,里面的肉质就像是一层被纸包裹的果冻一样,非常的美丽好看。
  我看着料子被一点点的切开,虽然我表面上平静,但是内心很疯狂,没有输,就已经赢了,我糙,我赢了陈发了,广东玉石协会的会长,黑手发,我在他手里赢了这块废料,这种心情自然是难以言语的。
  料子被一刀拉到底,张奇用水冲了一遍,我走急忙走过去,把料子捧起来,但是只能抱起来一头,我打着灯看,一整条都是玻璃种的料子,里面的棉像是被包裹进去的满天星一样,极其美丽。
  我笑了一下,说:“牌子是有的,每一块都是极品,大大小小应该有上百块,雕工不要太科幻,一般过五是没有问题的,像这样的玻璃种豆子有上百个,我说的这些都是边角料能打的,重头戏是手镯,这样的翡翠市面上很难见到了, 属于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哪一类这样的手镯至少有26对,掏出来的料子,还可以做成平安扣,每一个都是极品啊。”
  我的心里心花怒放,王老板也是一样,说:“邵飞兄弟,你估算的真准啊,这个厚度,二十对镯子不是问题啊,牌子都可以打上百个了,哈哈,市场价至少两亿多啊,加上零零总总,三亿肯定是有的。”
  我点了点头,王贵也是做玉石生意的,有没有文化我不知道,但是对于玉石市场的价位,他一定是比我熟悉的,他说三亿,肯定不少。
  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真的是晶莹剔透啊,美得不像话,我在料子上敲了两下,纯净、细腻、无杂质、棉纹、敲击翠体音质清脆,听着很清爽。
  “邵飞小兄弟,你小心点,这可是好几亿的料子啊,不要随便乱敲。”王贵认真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陈发突然走过来,生气的问:“他不是你女婿吗?你叫他兄弟?”
  我听着有点无奈,但是王贵立马搂着我,很嚣张的说:“我跟我女婿关系好不行啊?你以为像你跟你女婿啊?都是狗屎心啊。”
  陈发听着,脸色变得很难看,说:“王贵,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怎么了?你打我吗?来啊,你打我啊?你不是叫黑手发麻?来啊,你打我啊?是不是,你打我啊?”
  我看着王贵嚣张的样子,真的有点无奈,我真的不知道他那来的自信敢跟陈发这么嚣张。
  王贵笑了起来,一副嚣张的样子,对着我说:“我都让他打我啦?是不是,你来打我啊?”

  我看着陈发的样子,脸色气的铁青,紧紧的握着手,说:“王贵,不要闹了,石头也赌了,你也赢了钱了,是不是该走了?”
  “噢,赶我走啊?不用,我肯定会走的,你这里很臭的,充满了铜臭味,让我恶心啊。”王贵不爽的说着。
  我看着陈发松了口气似的,就觉得奇怪,陈发好像很害怕王贵在他这里似的,不过我虽然怀疑,但是也没有多问,毕竟,跟我没关系。
  王贵让自己的保镖把料子带走,出了门,王贵就喊道:“小心点啊,好几亿啊。。。”
  两个保镖很小心的把料子放在了车子上,我们上了车,我看着陈发只是站在门口,没有来找我麻烦,看着我们走了,他反而像是松了口一起似的,我们坐在车子上,离开了玉石城。

  车子刚刚开出去,我看到王贵就打电话了,他说:“搵五十个人到玉器城,继续揜,对对,同往年一样,只要揜就得嘞,唔好伤人,对对,我畀钱,唔使惊,我笠住呀,对对,搵专业嘅人,黑手发无咩好惊嘅啦,纸老虎啦!”
  我听着王老板的话,有点惊讶,虽然听的不是很懂,但是我感觉他像是要闹事啊,我小声的问着:“王老板,你是要砸店、”
  “是呀?”王贵爽快的说着。
  我有点惊讶,我问:“我们不是赢了吗?”
  “我们赢了跟我要砸他的店有什么关系吗?”王贵有点不解的问。
  我有点奇怪了,挠挠头,我说:“为什么呢?虽然你们是亲戚,你们也有矛盾,但是你这么砸他的店,对你也没有好处吧,要是他翻脸了,你可是很危险的,我在缅甸的时候,被陈发搞过,他真的是手黑,要不是我走的快,估计早就没命了。”

  王贵听了有些不屑一顾,他说:“这里是广东啊,他敢乱来吗?告诉你啊,在这里,他乖的跟孙子一样,不想要有一点负面消息的,就算我砸了他的店,他也得忍气吞声啊。”
  我听着王贵的话,有点不同意,我说:“他叫黑手发,就肯定会下黑手,你这么得罪他,恐怕。”
  “下黑手啊?我不怕啦,如果我真的要是出事了,那肯定就是他干的了,舆论会保护我的,谁都知道我跟他有仇啦,所以我吃定他啦,光脚不怕穿鞋啦。”王贵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陈发是玉石协会的会长,在乎声誉我可以理解,他们有仇我也可以理解,但是这并不能成为王贵肆无忌惮的挑战陈发底线的理由啊。
  “王老板,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何必要做仇人呢?都是亲戚,不如大家坐下来谈谈。。。”
  王贵立马打断我的话,说:“冇得解咗,唔系佢死,就系我亡啦,我哋系死仇啦!”
  我听着王老板的话,有点无奈,看来王老板跟陈发之间的仇恨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了,但是为什么呢?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过节呢?
  我深吸一口气,虽然很想知道,但是我也不想多问,毕竟,这里的水一定很深,我是跑路来这里的,所以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缅甸那边的屁股还没有擦干净,所以千万不要在这里乱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