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2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再次深深的看她一眼,然后摇头一笑,说:“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个疯子,拿自己不当回事儿、比我还要疯的疯子!”
  陆熙柔呲呲牙:“怎么样?怕了吧!”
  “正相反,我倒想问你,愿不愿意跟我混?我会为你提供一个非常适合你的舞台,让你尽情的发疯的。”
  陆熙柔一呆,随即眼中就燃起了熊熊火焰。

  跟陆熙柔简单谈了一下自己对未来的设想,眼看时间已经快要来到深夜,萧晋就最后又看了一眼小月和二丫有没有盖好被子,然后离开回家。
  走出没多远,前面出现了一个黑影,星光下看不真切,但从身形线条上分辨,应该是个女人。萧晋快走几步,离得近了,才看出是谁。
  嘴角一勾,他运起轻身功法,消无声息的飞掠过去,从后面将那女人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女人吓得轻叫一声,但还没等他出声表明身份,身子就软了,扭动着娇嗔道:“坏蛋,就会吓唬人。”
  在囚龙村会这么跟他说话的,只有梁玉香。
  搂着女人棉花一般的身子,萧晋低头在她耳边吹着热气:“你这是去哪儿了?不会是背着我偷人去了吧?!”
  “呸!”梁玉香啐了一口,说:“你又不是老娘的男人,老娘需要背着你偷么?”
  “嘿!你个臭婆娘,几天没见长本事了,皮又痒痒了是不是?看老子不拿鞭子抽死你!”
  “啊……你个死人,这是大街上,你胡闹什么?”梁玉香用力推开他,后退两步,似嗔还怨的说:“刚刚才回来,你的‘鞭’待会儿还得用来交公粮呢,撩拨我做什么?”
  萧晋笑笑,收起轻浮的表情,拉住她的手,柔声问:“香姐姐,想我了吗?”
  梁玉香顺势靠在他的怀里,轻轻地说:“我刚才去找沛芹做绣活,一听说你回来了,心里就泛起了痒,耐着性子做了不到半个小时,手指被扎了好几下,实在忍不住,就说肚子疼跑了出来。
  本打算去后院找你的,想着哪怕只是看看你也好,可又怕明天被沛芹知道了不好解释,回家又不甘心,所以我就在外面等。”
  说到这里,女人轻轻的打了他一下,幽怨道:“就知道你心里没我,在院子里一呆就是两三个小时,眼看着都十一点多了,别人家的灯也都灭了,四周黑漆漆的,我实在害怕,这才刚准备回家,就被你给吓唬了。
  坏蛋!没良心的!就会欺负我。”
  梁玉香没有回答想没想,但她这番话的每一个字都在倾诉她浓浓的思念,而萧晋能做的,只有抱得她更加用力一些。
  “有没有乖乖按我说的喝水?”
  “有,我每天都会去后院拎一壶的。”一提起有关生育的事情,梁玉香脸上的幽怨立刻就没了,“当家的,那个水真的那么管用?我觉得除了比井里的水凉一点之外,也没什么区别呀!”

  “我还能骗你不成?先不说这个,你刚刚叫我什么?”
  梁玉香一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下意识的就用了妻子对丈夫的称呼,俏脸一红,支吾道:“就、就是那么顺嘴一说,你别瞎想。”
  “你再叫一声,我就不瞎想。”
  “不叫,怪难为情的。”
  萧晋的手就要往她衣服里钻,吓得她赶紧按住。

  “我叫,我叫还不行吗?”
  萧晋裂开大嘴,满脸期待。
  “你就会没完没了的欺负我。”撅着嘴白他一眼,梁玉香低下头,用并不比蚊子哼哼大多少的声音喊道:“当……当家的。”
  “什么?我没听见。”

  梁玉香咬了咬下唇,又提高些声音喊了一遍。萧晋却还不满意:“再大点声。”
  梁玉香急了,泼辣的性子一上来,就将羞涩丢到一边,连声喊道:“当家的、当家的、当家的,听到了没有?满意了……唔……”
  一个缠绵至极的长吻结束,萧晋看着双目迷离、娇喘吁吁的女人说:“以后就这么叫我,不准再改了。”
  梁玉香强忍住身体对男人的渴望,推开他,转身一边向家的方向走,一边说道:“偏不!老娘想叫的可不是这个称呼。”

  “你想叫的是什么?”萧晋追上去问。
  梁玉香不答,只是脚步加快,不一会儿就来到自家门前,推开院门,跨进门槛,然后又转过身,用身体堵住要跟进来的萧晋,说:“别闹了,赶紧回去吧!明天我在家等你。”
  “你先告诉我,你最想叫我什么?”萧晋执着的问。
  梁玉香又咬住了下唇,红着脸踟蹰良久,忽然踮起脚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三个字,然后便飞快的退后,关上了大门。
  “好吧!这个称呼确实比‘当家的’好很多,老子同意了!”
  “赶紧滚吧!”梁玉香背靠着院门骂道。
  萧晋温馨一笑,转身离开。听着他的脚步远去,梁玉香用手捂住胸口,没一会儿又捧住了脸,只觉得滚烫无比。
  “梁玉香,想男人想疯了吧你?孩他爹这样的称呼都能叫得出来,还不知道要被他笑话多长时间呢!”
  孩他爹,这个称呼既让萧晋感到意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中,同时,也再次刷新了他对梁玉香的传统的认知。
  在那个女人的心目中,向男人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就是为他生个孩子。

  说实话,这已经超出了“传统”的范畴,已经无限接近于封建礼教了,要是被外面那些中华田园女犬们知道,百分百会把她给钉到女性历史的耻辱柱上。
  想起周沛芹曾说过梁玉香在村子里的名声不好,萧晋就暗暗冷笑。
  村民们口中最放荡和不要脸的女人,实际上却是足以令世间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的极品好女人。这个秘密,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回到家,周沛芹迎上来帮他脱外套,脱到一半时动作忽然僵了一下,然后默默继续。
  收拾好衣服,她又端来一盆热水,给他脱袜子的时候才看似随意的问道:“怎么呆了这么久?”
  “跟熙柔说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一不留神就到这么晚了。”说完,不知怎的,萧晋又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回来的路上碰到了玉香姐,跟她又说了会儿话。”
  “玉香?”周沛芹问,“这大晚上的,她在外面做什么?”

  “她……她说她肚子疼,想去找云苓拿点药,我帮她把了下脉,发现没什么大碍,给她按了几下就送她回家了。”
  周沛芹闻言,身体明显轻松了不少,洗脚的动作也变得更加轻柔起来。
  可她却不知道,这会儿的萧晋却很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要脸的男人心中有了愧疚,就特别容易鞠躬尽瘁。于是,这一晚萧晋基本上都没怎么睡觉,反正早晨起床的时候,小寡妇是精神奕奕、容光焕发,而他却顶着俩熊猫眼哈欠连天,像个犯了瘾的大烟鬼。
  吃过早饭来到祠堂,陆熙柔正领着学生们做早操,见到他过来了,就拍拍手让孩子们去教室里读书。
  “山外面不是还有个赵彩云呢么?你至于对那事儿饥渴成这个样子嘛!”瞅瞅他的颓废样子,陆熙柔好笑的揶揄道,“要不今儿上午的课还是让我来吧,你找个地儿猫一觉去,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