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2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场没声,那男人等了几秒后,见大家都默认了,然后看向我说:“艾依,首先我要告诉你,如果亚桑真的是好人,只是签证到期超时留居,那么我们会做的,同时能做的,也只是遣送他回国并对他不负责任的行为作出并处罚金的处罚,你觉得这个这是处罚严厉吗?”
  “……”我指尖攥起,轻轻摇了摇头。
  他对我笑得温和,“你也觉得不严厉就好,另外我要和你说的就是亚桑属于外籍,所以就算我们找到他,也是要通知的大使馆,并根据现有情况住处处理,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眸微张,看向他,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那就不用亚桑自己去,他们也会送亚桑去。
  “看来你明白。”他轻轻点头,“刚才你说,亚桑去大使馆了,你确定吗?”

  我刚想开口,边上的丨警丨察就忽然说:“向我们警方提供虚假信息,混下视听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刚张开的嘴因那丨警丨察的这句话立马闭上,心脏骤然一紧,脑袋闪过亚桑之前说的,自首和被抓的区别。
  重点是,那丨警丨察的话让我瞬的意识到,他们之前就没相信我说的是真的,而那个法院的男人,也明显是在给我下套。
  我沉默了,没吭声,那法院的男人微微垂下脑袋,抬手轻挠了下耳后抬起眸看我,“艾依,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说的话,而是之前你说,但是我想,他的情况他自己应该很清楚,如果只是去大使馆的话,其实跟和我们自首没太大区别……”
  “……”我差点就没忍住去问他,和你们自首会不会留下不良记录,但我克制住自己了。

  因为我现在,除了亚桑谁也不信!
  我依旧不吭声,那蒋律师忽然开了,“放心,只要他在这里没做什么其他的违法行为,并按规定接受处罚,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不会被记录黑名单。”
  “?!!”我心脏沉了沉,因为他居然一击即中我的担忧。
  就在我开始有些慌乱的时候,刘远明开口了,没好气的说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护着那个骗子,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
  那个法院的男人拧眉,抬手就又对刘远明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后,继续对我洗脑。

  他告诉我说,因为亚桑是外籍,所以情况特殊,他的隐瞒和行为让人不得不去怀疑他,控制和预防危险因素是他们的职责,只要他真的没问题,事情其实很简单。
  男人的话如同魔音,而亚桑的话又在我心底徘徊,我低头垂眸沉默了半响后,紧紧揪着的双手一松,抬起头看向那男人说:“他没走……”
  我已经做出选择,选择相信亚桑,我要给他争取时间,让他能在这边出事之前先到大使馆,他说了只要他先到大使馆就没事!
  “没走?”那法院的男人问。

  我轻轻点头,“但他是好人,他没做过坏事,我相信他。”
  “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他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现在人在哪?”
  我抿唇不语,他们等了会后见我不吭声,张律师先开口,“艾依……”
  “他真的会没事吗?”
  “当然不会,不过前提是他没在我们境内做过处罚法律的事,这个之前我们已经说过。”法院的那个男人再度开口。
  我轻点了下头,抿了抿唇回:“他在家里。”
  现在已经也已经九点了,等再去一趟家里,闹点其它的事情折腾下,他已经走得够远了,要追也不容易。

  “家里?”
  “嗯,我们的出租屋。”
  “臭**——”我话音才落,刘远明的咆哮声就响起,紧接着搭在沙发旁边的拐杖就朝我飞了过来。
  我没躲,甚至强行克制住了抬手去当的本能反应,拐杖直接就砸我额头左侧。
  一声闷响从脑袋穿透耳际,我下意识闭上眼,但眼前却不是黑,而是一片花白,我身子朝侧倒,张律师连忙扶住我。
  “你干什么——”
  “操你妈的臭**!你他妈的居然跟人同丨居丨——”
  “放下!放下听不懂啊!”

  “哥——”
  “按住他!”
  “草泥马的臭**——”
  嘶声力竭的咆哮声,呵斥声,茶几被推动摩擦够地板的咯吱声,靠椅被撞翻在地的响声混在一起,事务所瞬的乱成一团。
  我左肩后背处又挨了一下后刘远明就丨警丨察和蒋律师以及那法院的男人围住,张律师扶着我往边上退,一边问我有没有事。
  刘远明那一下是狠的,我是半天都还懵着,视线里有好似浮动着许多会闪动的细点。
  “艾依?艾依?!!”
  “没、没事……”我话音才落,就感觉捂住被拐杖敲中手掌心温温热热的。
  我放下手,发现掌心一片殷红,紧接着扶着我的张律师就惊叫了起来,“流血了!你流血了!”
  “……”我知道,要不要那么惊讶,刘远明动手没见红那才要惊讶好吧。
  然而惊讶的可不他,所有人都很惊讶,尤其是蒋律师,我不会忘记他转头看到一脸一脸血的我时候那如同看到外星人一样的惊愕目光。
  我想,他也许相信刘远明会对我动手,但却从来没相信过我说的那么下手那么狠,尤其是在第二天就看到我和亚桑在寺庙……
  后来他自己也说了,当时他也就以为我是出轨了,想离婚,而刘远明对我动手也只是一个我离婚的借口,至于动手的原因,以及初见时候刘远明老妈对我那样,想着也是因为我出轨被知道。
  所以那会的他,是不想蹚这趟浑水的,也就离开了,到是没想到刘远明居然自己找上他。
  我头是破了,被送去了医院,逢了五针,而刘远明当着丨警丨察和副庭长,以及两律师的面直接对我动手,后果可想而知。

  他是运气好,手脚还伤着,没办法拘留他,要不按老蒋说的,就算夫妻这个程度也要做拘留并处罚金的。
  因为我头部受伤的原因,在医院拖延了一个多小时,等我带他们去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一点了,距离亚桑离开已经过去差不多三个小时。
  刘远明和付宏自然是不可能跟来了,不过张律师和蒋律师以及两丨警丨察和沈副庭长和陈助都跟来了,按照他们说,尽量调解。
  当时才到门口,屋里一片黑,蒋律师和沈副庭长就一脸无语的看我了,我却努力让自己装出很惊讶的模样,“怎么灯都关着?!亚桑不会是出去了吧!”
  老蒋斜眼睨我,然后淡淡的别看眼,我假装没看到那无语又鄙夷的目光,赶紧拿出钥匙来开门,心砰砰直跳。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不知道能瞒多久。
  人家根本无需揭穿我拙劣的演技,我的担忧全都白费,因为人家才进屋扫了一眼就知道亚桑离开了,为嘛?东西都收拾走了好吗?!
  就在我为自己的智商再度捉急的时候,那沈副庭长问我,“坐的什么车?几点走的?”
  “……”我低头不语,右手挠着左手的手背。
  “行!”那老沈忽的叹了口气,转头就对个来的两丨警丨察说:“走你们的程序吧。”
  日期:2017-12-25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