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160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赵德住走到豹子的面前,单手抓着他的脚踝,把他给拎了起来,憨厚笑道:“勇得是我星弟,是他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决不允许敌人存在!你说你,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他。”

  没有人想,这个傻大个会不会真的杀了豹子这样愚蠢的问题,看他的意思,是真的会动手杀了豹子;杜执无法淡定的站了起来,道:“兄弟,你杀了他,你的事就大了明白吗?到时候,你不只是要坐牢,还得被按照杀人罪枪毙。”
  “你们杀了勇得,用枪毙吗?”赵德住问了一个让他们啼笑皆非的问题;在座的人,哪一个没有显赫的家室,杀个人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还需要负责吗?只是他们现在是弱者,面对的是一个傻子。
  傻子较起真,还真是一般人所不能想想的。
  “你们不用负责,为什么,我杀了人就要负责?罢了,负责就负责吧!杀一个人也是死,杀两个人一样死,杀十个人还是死!”
  虽然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聪明人知道他的潜台词,杜执惊恐的倒吸了一口气;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这个傻大个一个人打,他如果要动手杀人,那就太简单不过了。
  这里不是什么武侠,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可以爆发出恐怖的潜力;跟着这个傻大个之间的差距,就算是把身体内的潜能透支出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众人现在能做的,要么跑,要么死!
  赵德住把豹子高高举过头顶,头冲下摔了下来;杜执眼皮狂跳了起来,已经可以想象到脑浆四溅的恐怖画面;一些胆小的人,更是捂住了眼睛。特别是跟着我一起来的小妹,她们的嗓子里发出了尖叫声。

  虽然自己的危机化解了,可是却看到了命案的发生,众人心里畏惧、排斥。
  我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抓住赵德住的手腕,说:“你真要杀了他?你想要坐牢?”我打电话把赵德住喊来的东莞,可不想抱着他的尸体,把他送回家。
  他们杀人没有责任,是因为他们有可以抗下一切事情的老子,我们不过只是没有任何背景的农民而已,别说杀人了,就算是得罪了有钱人,也要被打一顿,还要把所有的委屈往肚子里吞。
  没办法,现实就是这样,没有可以依靠的老子,所有的事情就得我们自己来搞定。

  豹子的脑袋,距离地面仅有一厘米;他的脑门上全都是汗水,心中恐惧无比,由于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裤子都湿了。由于他是头冲下,那些排谢物往下流,气味剌鼻。
  杜执长出了一口气,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水,然后恶狠狠的看着我,却没有说话;赵德住把豹子仍在地上,说:“死罪可免,得打折他一条腿才行!”
  “你武侠看多了吧!”我抬手在他后脑勺上打了一巴掌,骂道:“你打折他一条腿,难道就不用坐牢了吗?我喊你过来,是让你跟我一起发财赚钱的,不是让你来的第一天就去坐牢的!你这样,让我怎么给你家人交代?难道让我给你父母说,你跟着我混的第一天,就被抓紧了牢房吗?”
  “你让我怎么给你父母交代?你让我怎么面对你?”
  赵德住就像是扔垃圾似得把豹子仍在了一旁,咧嘴憨厚一笑;傻子执拗的时候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可也一样的能非常洒脱。
  杜执长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而这时候,他听到了一个让他心脏狂跳的话:“打断腿会被抓去坐牢,可打的鼻青脸肿没问题。”

  杜执脸色又是一变,死死的盯着说话的人,一脸人畜无害,可笑容却特别的荫森;艾菲儿破涕为笑,擦着眼泪,心中感动到了极点。赖三开心大笑了起来,如果真把这帮完好无损的给放了,也就太憋屈了,能打一顿出出气也是很好的。
  我说完那句话,活动了一下四肢,豹子的攻击真他娘的恐怖,后劲大,刚开始觉得没什么,可现在身上传来一阵骨头都要散架的疼痛;这分明就是受了内伤的征兆,赵德住扬拳把豹子揍了一顿之后,在我的身上几个x`ue 位捏了一下,说:“没事什么大碍,很快就会好的。”
  杜执一点也不怀疑,如果我的身体出了问题,赵德住会十倍、百倍的奉还给他们;随着赵德住让他们滚,杜执带着人呼呼啦啦的跑掉了。
  这些女人终于是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劫后余生的喜悦,让每一个人都兴奋无比;我看着她们这个样子,咧了咧嘴,骂道:“这个钱真不好赚,我算是明白了!一人出台我抽成一百,也承担着风险呢!”
  这时,周福走了过来,眯着眼睛,道:“这个杜执,似乎特别的有背景,竟然连林董都不怕!”
  “管他呢,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淡然一笑,看着赵德住说:“住得,你爷爷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
  我本来只是好心问一句,却没想到,赵德住的眼睛突然翻红,铁打一样的汉子,可一人震慑杜执那么多人的男人,此刻却是哽咽起来,抬着头不让人看到他的脸:“爷走了!”
  这句话,让我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了起来;脑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个和蔼、慈祥的老人。每次在村子里见到了我以后,都会用高材生的称呼喊我,也是村子里为数不多能正眼瞧我家的人。
  赵德住难受,我心里也不好受;周福苦笑一声,说:“节哀顺变,今天你就不要出工了,我代替你,抽成还算你的。”
  “周经理,我今天也不想出工了。”艾菲儿低头说道。

  “嗯,经历了这件事,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想要开工,随时回来。”周福又嘱托我们两句以后,带着剩下的人去开工。
  “勇哥,这是你给我的钱,没派上用场。”赵德住红着眼睛,说:“爷爷说,村里子的孩子,他最能看得起的就是你,从小就看好;爷爷走前头,把我喊道病库前头给我说,张俊勇是一个苦命的孩子,现在发了财还能想到你,是把你当兄弟,现在你兄弟在东莞有困难需要帮助,你应该去。”
  我不抽烟,可今天却是破天荒得到拿起了一根烟,却怎么也点不着;于是乎,艾菲儿看到了我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之中,双手无力的拉拢了下来,手指上夹着一根烟。
  由于我家里过得不好,很多人都不愿意跟我玩,小时候也只有赵德住跟我玩,去他家的时候,他爷爷会把我当成自己的孙子一样的疼爱,对我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赵德住一脸苦涩,说:“勇得,爷爷早就料到了,你听到了这个消息,肯定会特别的难受;你别难过,爷爷在天上看着咱们呢,他看到你这么难受,肯定也会不好受的。”

  我努力的点了点头,笑着说:“嗯!你刚来东莞,走,我带你回家看看!”
  走到马路上的时候,艾菲儿还跟着我们,见我们两个停下来,她连忙说:“勇哥,你受伤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我没事,你先回家吧,等平复了心情以后,再来上班,知道了没有。”我给她说了一句,顺便拦了一辆车让她回去,是我给了出租车司机钱。
  送她走了以后,我跟赵德住又拦下来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一起回到了住的地方;小区的旁边就是夜市,我买了两瓶酒俩菜,给赵德住接风洗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