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159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要,我跪都已经跪了!”我转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变。
  这时,男人一挥手,走过来一个男人,趁我不注意,一脚踹在了我的胸口;恐怖的力量,让我倒在了地上。
  “大哥,你不是说,只要我跪了,就让我们走吗?可为什么要打我?”被突如其来的一脚踹的很是愤怒,可我还是忍着心中的愤怒开口。
  “因为你太危险了,不能留着!”他冷漠开口,道:“让我杜执有一点恐惧感的人,你是第一个,为了以后我能睡个好觉,你必须死!”
  这时候,我才知道他的名字——杜执!
  不过,他说的话让我很是愤怒;我们两个人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人,我怎么可能让他恐惧?突然,我想到了林鹏曾经给我说的话。
  我真的,能给别人带来威胁吗?
  当初爷爷为了给我治病跪在乡村医生诊所门口三天,我的病好了以后,在医生上厕所的时候,扔进厕所几个炮仗,炸的shi满天飞,让医生的身上犹如糊了一层黄浆糊似得。
  或许,这个就是杜执嘴里说的,给他恐惧感的原因。

  今天,看样子他们是真的不会放过我,准备要让我死在这里;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我这样一个大活人了!
  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的现实;他们既然已经说不让我活了,我就不会继续求饶,反正横竖都是死,那为什么不拼一下!
  赢了,就能活着走出去;死了,我也得给他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
  我爬起来,弓着腰,就跟驼背老人一样,双腿微曲,如果从侧面看,就会发现我的身体就跟一个S差不多,这个是我打架的习惯。

  这个时候,那个叫虎子的男人,抬脚对着我又踹了过来;我知道自己跟他硬碰硬,只有被打死的份,连忙就地一滚,滚在他的面前,然后猛地向上跳,要用人体最硬的头骨,去撞击男人最脆弱的部位。
  这不过是我单方面的想法;他双手向下一摁,挡住了我的攻击以后,还抓住了我的头发,把我给拎了起来,对着我就是一阵猛走。
  虎子的拳头力气很大,每一击就像是铁锤一样,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因此而错位;再这样被他打下去,我肯定会被打死的,娘的,猛地一抬膝盖,攻击下三路。
  我们两个距离近,他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只听见一阵杀猪般凄惨的惨叫声,虎子捂着疼痛处倒在了地上,嗷嗷怪叫着,特别的渗人。
  我出荫招的手段,让他们格外的愤怒,杜执指着我,骂道:“小子,本来还想给你留条全尸,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的不识抬举,老子今天杀了你,把你剁碎成肉泥,丢了喂狗!”
  “谁要杀勇得?”这时,一道憨厚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走进了房间,足有一米九级的身高,以至于他在过房门的时候,不得不弯下腰挤进来,身上瓷实的肌肉中蕴含着恐怖到极致的力量。

  “住得,是你!”看到他,我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给我说过,他爷爷出院了以后,就会过来找我,想不到竟然会出现的这么及时。
  “嗯!”赵德住看着我咧嘴憨厚笑了笑,然后转头看着杜执,说:“是你说要打断勇得的腿?”他说话的语气很是无害,用最寻常不过的语气,就像是在询问吃过晚饭了没有一样的简单,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看这句话!
  就这一个傻大个,站在房间里面,竟然给人一种横刀立马的既视感;赵德住问道:“你说杀了谁?杀了勇得?”
  多此一问,顿时就把杜执给逗笑了;这个傻大个是什么来历,以后要去什么地方,能爬到什么样的高度,他完全没有兴趣知道。手底下的人,又不是不能把大家伙给打败,毕竟都是武警部队里的津英。
  “豹子,你去跟这个傻大个玩玩!”杜执轻描淡写;外号叫豹子的男人走了出来,脸色无惧的看着赵德住,只是一个傻大个而已,比这个还高的都打败过,更何况是他了。
  吱!
  突然,地面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声音,我这种门外汉自然不懂是什么东西;可在部队里混了这么些年的杜执,瞳孔却是剧烈的收缩了一下,他知道那是这个傻大个脚掌扭动与地面剧烈摩擦所发出来的声音,丝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地面而是土地,他的会拧出两个坑来,赵德住就像是一根箭矢般窜了出去。
  “豹子,小心!”身经百战的豺狼本能喊道。
  轰!

  面对豹子的拳头,赵德住没有躲,也压根没有打算躲,一拳换一拳;赵德住身体晃也不晃一下,可昵称叫豹子的男人,却是向后倒飞了出去,摔在了墙上。
  还不呆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赵德住一个箭步窜了过去,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钉在墙上,然后往上提;豹子脸由红变青,双脚离开地面二十多厘米。
  实在难以想象,究竟什么样的一种恐怖力量,可以做到单手把人给拎起来。
  “你再不松手,就出人命了!”杜执心头狂跳着,说:“到时候,你会很难堪!”
  “你们凭本事欺负我兄弟,我凭本事杀人,有什么不对!”赵德住呲牙一笑,道:“在俺们村里,一直都是这样;难道只能你欺负人,我们就不能还手了?他说要杀勇得,那我也杀了他,跟你们不相干,你们可以走。”

  “不能杀!”杜执眼皮狂跳了起来;这些都是部队里的好苗子,如果死了一个人,那将会是很麻烦的事情;就算是把在东莞认识的所有高手叫过来,也不够眼前这个傻大个打的,除非是动用部队将其强行震压;当然了,在部队来之前,这里的所有人都要被这个傻大个虐一遍。
  这时,一个昵称叫做豺狼的大汉走了出来;大汉可是部队里的津英,近身战之王,蝉联部队单打独斗多次冠军;见他出手,杜执长出了一口气。赵德住松开豹子的脖子,犹如一头蛮牛向着豺狼冲撞了过去。
  震山靠讲究的就是站能震天,靠能震山;赵德住小时候练武,我见过最多的就是用这一招,无论是炎炎夏日还是寒冷的冬天,都会在同一时间去用肩膀撞大树。
  那时候我很不理解他,可是现在,这一招让我对他的看法大大的发生了改变;豺豹只觉得自己被一辆推土机撞了一样,向后倒飞了出去,胸前的肋骨断了几根,最普通的呼吸,也变得艰难无比了起来。
  杜执再也无法淡定了,带来的最能打的人,在这个傻大个的手里,竟然也是一下就被撞飞倒地,丧失了战斗力,这还是人吗?分明就是战争机器。
  赖三眼神里的震惊理所当然的变成了崇拜,小声问我:“这个狠人,就是你嘴里说的住得哥?”
  “嗯!只是我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能打。”我声音颤抖说;依赵德住这么狠的战斗力,想要在东莞站稳脚跟,似乎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