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163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今天,李福根在某些方面仍然不自信,如果是在街上遇到,李福根绝对不敢上前打招呼,但这会儿的袁紫凤,仰天哭泣的样子,特别的柔软无助,不知如何,李福根心中一股热血涌上来,走了过去,叫了声:“袁团长,你碰到什么事了,要我帮忙吗?”
  袁紫凤是剧团的台柱子,后来做了团长,所以李福根这么叫。
  日期:2017-12-04 03:54:17
  袁紫凤没想到有人认识他,抹了一下眼泪,看一眼李福根,道:“你是。”
  “我是三交市人,叫李福根。”李福根赶忙介绍自己:“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看你的戏长大的,而且,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同事呢,都在文化局,你是剧团的,我是地志办的。”
  他说着又去掏工作证,手忙脚乱的,把银行卡也带了出来,偏偏还掉在了地上,一时间闹了个大红脸。

  袁紫凤本来一脸的泪,看到他这个样子,到是扑哧一笑。
  她脸上泪痕犹存,但这一笑,却如春花乍放,冷月初霁,说不出的明丽动人。
  还好,今天的李福根,也算是见过几个美人了,若是一年前,给袁紫凤这么一笑,他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即便如此,他也搞了半天,才把银行卡什么的都捡起来。
  袁紫凤看他有些尴尬,拿过他手里的工作证,真个认真看了一下,叫道:“唷,我们还真是同事呢,你叫李福根。”
  “是。”李福根嘿嘿笑。
  看他笑得憨气,袁紫凤到又笑了,把证还给他道:“你在月城做什么,存钱吗?”

  “是啊。”李福根点头:“我存钱。”
  看着袁紫凤明艳的笑脸,脑子里乱乱的,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想了一下,道:“你也是存钱吗?”
  “我哪里还有钱存。”袁紫凤强笑了一下,一指垃圾桶:“没见我把存折都撕了吗?”
  “不存钱,也不必撕了存折吧。”李福根有些疑惑。
  袁紫凤嘴角抽了一下,似乎想解释,又似乎不知道怎么说,突然之间捂住脸,又哭了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
  她开衫里面,是一件浅绿色的衫子,露出一截白晰的颈肩,这么哭泣的时候,显得格外纤弱,惹人怜惜。
  李福根心中冲动,道:“袁团长,你有什么事,我能帮到你吗?你是不是没钱用了,我这里还有一点,我先借你用好不好?”
  说着话,他注意到,椅子边还有一个拉杆箱包,袁紫凤好象是在外面出差一样,又好象是离家出走了。
  “我没事,不用。”袁紫凤依旧捂着脸,摇了摇头。
  李福根心中血气沸腾,看垃圾桶边上,有没扔进去的碎存折,还有一张卡,他走过去捡起来,道:“袁团长,这是你的卡吧,我给你打钱进去,好不好,一万够不够,要不两万。”
  日期:2017-12-04 04:35:45
  女人果然都是街头动物,袁紫凤一逛就是一下午,买了不少东西,男人跟女人出去,一是提包的,但最主要的功能,是付款的,李福根有些时候傻乎乎的,这种时候到是眼明手快,每次都是他付款。
  第一次,袁紫凤还说不好意思,但后来就不吱声了,尤其后来她逛到内衣店,去买了几套内衣丨内丨裤,却等着李福根付款,她眼眸中带着别有意味的笑,看得李福根一张脸胀得通红,不过心里到没有什么尴尬的感觉,心里反而觉得甜滋滋的。
  有些时候,让人买单是占便宜,有些时候,却是表示亲近,这中间说不清道不明,完全是一种感觉,李福根的感觉就是后者。
  袁紫凤肯让他买单,他很开心。
  逛到将近天黑才回来,逛街的时候,袁紫凤兴致勃勃,全身是劲,一回到家,立刻就甩了高跟鞋,歪到沙发上,啊呀连声:“脚都酸死了,全身都痛了。”

  她自己在腿肚子上捏了两下,抬头看李福根:“根子,你上会儿不是说,你还会给人括痧捏穴什么的吗?帮我捏捏腿好不好嘛。”
  拖着尾音,又娇又嗲,是个男人都拒绝不了。
  李福根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心中一跳,道:“好。”
  “我这么趴着好不好。”袁紫凤开心了,转身趴到沙发上,两个脚还翘了起来。
  她长年练功,身材的曲线美妙绝伦,这么一趴,腰往下塌,好象没骨头似的,屁股就格外的翘,而且曲线极美,李福根一眼看到,心中不自禁的又跳了一下。
  外面热,袁紫凤出门的时候,穿的是一条月白色的七分裤,露出的小腿肚子紧绷绷的,肌肉细腻白晰,李福根微微吸了口气,手才捏上去,触手处柔若无骨,恰如捏着花辨的感觉。
  “噢。”袁紫凤轻轻呻*了一声。

  李福根松手,道:“疼吗?”
  “别停,就是那里,酸死了。”袁紫凤说话的声音,也象是在呻*,让李福根有一种面红耳赤的感觉。
  他轻轻帮袁紫凤捏着,手上没费什么劲,额头上却好象见汗了。
  “唷。”袁紫凤这时又叫了一声,李福根慌忙把念头收回来,真有些脸红了。
  “腰子也酸死了,再帮我按按腰部好不好?”

  袁紫凤说着,高翘的圆臀还扭了一下,带着一点儿撒娇的味道,她也许习惯了,却不知道,这个姿势,这么扭着撒娇,对男人有多大的杀伤力。
  李福根完全无法拒绝,走上半步,双手轻捏袁紫凤的腰眼,手一压上去,袁紫凤口中立时发出一声拖长了的妙曼的呻*。
  这一声实在太腻人了,李福根双手都颤了一下,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她叫起来的声音真好听,就象唱戏一样。”
  她的腰肢柔若无骨,肌肉细腻滑软,李福根的感觉中,仿佛她不是一个人,到真象是一条美女蛇,在他手下不停的滑动,让人生出一种要死死捉住她的冲动。

  突然有一滴汗珠落在手背上,他居然真的出汗了。
  日期:2017-12-04 04:36:11
  袁紫凤好象背上生着眼晴一样,适时回头:“累了吧,好多了,不要捏了,你也休息一会儿。”
  “没事。”
  李福根摇头,不过袁紫凤回头看他,他也不敢再捏了,就势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还好袁紫凤没有看他,就趴在那里,自己轻轻扭起了腰肢,口中还舒服的低呤:“真舒服呢,你手法不错。”
  这要是私下里,这么扭扭腰子,确实舒服,可当着李福根的面这么扭,这就要了命了。
  李福根不敢再看下去,否则真要炸掉了,道:“呆会出去吃饭是吧,那我泡杯茶你喝。”
  “嗯。”袁紫凤鼻腔里发出一声腻音:“好烦,我只想跟你一起在家里煮了吃。”
  她这样的话,加上这样腻腻的声音,杀伤力不亚于半颗丨炸丨弹,李福根几乎都不知道怎么回她了,只能嘿嘿笑,泡了两杯茶来。
  外国曾有媒体说,中国喝得起可乐的,只有三十万人,是啊,其他人根本不喝可乐,他又不说了,月城这一带,待客也好,自饮也好,首先就是泡茶,哪怕大热天,都要泡茶喝,可乐,或许赶潮流的年轻人会喜欢,但永远进不了主流。
  袁紫凤休息了一会儿,喝了茶,又洗了个澡,她仍是拿了衣服到外面卫生间来洗,故意把墨绿带蕾丝的胸衣放最上面,又让李福根先看电视什么的,李福根跟她说话,自然会看到她手上的小东西,眼神就躲躲闪闪的,有些尴尬。
  看到他那样子,袁紫凤就觉得好笑,奇怪,她越来越喜欢逗他了。
  脱了衣服,温热的水流滑下来,袁紫凤轻抚着自己的身子,她虚岁二十九了,将近三十的女人,但长年练功,身材却比许多少女保持得还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