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155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3 11:22:26
  担心一去,可就来了兴致:“青烟谷怎么会有狼,还狼群,太稀奇了,我还没见过狼群呢,要不我们去看狼好不好?”
  李福根听了哭笑不得,这大小姐,以为是电视里的灰太狼呢,点头:“好啊,这么甜的一道菜,这么细皮白肉的,灰太狼大王最喜欢了。”
  这会儿女助理给支使了出去,方甜甜就坐在李福根怀里,李福根当然也不会客气,一只魔爪,就在方甜甜胸前探索呢,那手感,没法子形容。

  方甜甜给他捏得全身发软,咯咯笑着捶他:“你才是灰太狼大王呢。”
  她当然也只是说着玩,暂时进山是不可能的,但有些事却可以做,例如告王海青梅自威的状,其实不用她告,王海青弄出这么大个漏子,自然有政敌告他,不等狼群的事解决,王海青先就给调离了,自然不会是什么好去处,这个李福根他们也不关心,到是关心了一下梅自威。
  摘桃子的,主要是梅自威啊,李福根都还好,方甜甜尤其恼着他呢。
  不过梅自威到底有个副省长的老子,哪怕是退休了,也还是有点影响力,给调去了月城党史办,所谓的党史办,跟李福根去的地志办,一个德性,基本上就是发配的地方,完全没有任何权力和油水的,也算是一个很重的惩罚了,聊可安慰的是,回了月城,这算是给了曾经的梅副省长最大的面子。
  而且梅自威以后的仕途也算是彻底完了,没人再敢用他了啊,在冷宫里,慢慢熬吧。
  至于曾经的大功臣李福根,则彻底给人忘到了旮旯角,青烟箭美梦一场,市委重新洗牌,客商散去,方家也明确表示不再投资,谁还记得李福根这样的小人物啊。
  但李福根并不着急,方甜甜给他安排好了。
  “先冷一段时间,七月份,我再过来找你,他们听到风声,自然就会找你,到时,我们再玩一把大的,把青烟箭放到天上去。”

  方甜甜说着咯咯笑,李福根也嘿嘿笑,心下却有些黯然,因为分手在即,方甜甜赖着不回去,她爸爸发脾气了,连打了几个电话来,方甜甜必须得走了。
  第二天是周末,送走了方甜甜,李福根回来休息了一天,然后回地志办上班。
  地志办主任姓洪,一个老夫子,人到是挺好说话的,给李福根安办的工作,是去地方抄碑。
  四方山历史悠久,很出过一些名人,包括一些大的家族祠堂,往往都立有碑刻,这些碑历经风雨的侵剥,老化严重,全部搬回来收着也不现实,没办法,只有把碑文抄下来,然后写进地方志里。

  这个活,说起来也有些苦,到处跑,日晒雨淋,但也有方便的地方,就是时间安排比较自由,只说去哪里抄碑就行了,然后自己安排,也不规定每天要抄多少什么的,国家的事吧,又不是私人工作,跟领导关系好,随你怎么放荡,一周或者一月,能交点儿东西出来就行。
  日期:2017-12-03 11:22:51
  李福根说起来是个老实人,可名声却不太好,两件事,一是上次在舞厅跳舞,周二发等黑道中人,尊称他为李爷,三交市就那么一点点大,一传二二传三的,很多人也就知道了,这是爷字辈的。
  另一个,则是他在截访办,扳折了游小兵的手指,他带江小梅去见康司令,没有看见,也没人信,但他扳折游小兵手指的事,项目等人都看见了的,也传了回来。
  这么两桩事一出来,李福根的形象就有点子变异,别人看着他,就有点儿另类的意思,洪老夫子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想,反正交代李福根抄碑的活,然后他做什么,就不问了,活计交上来,他就记着,不交,他也绝对不问,招商办周一还开例会,地志办例会都不开的。

  这也就是李福根有时间陪着方甜甜乱逛的原因—没人管他。
  不过方甜甜一走,李福根也没事了,说起来,他还是个勤奋的人,到也真是早出晚归的,到处去抄碑。
  这天,他正在外面抄碑,突然听到狗儿报信,说吴月芝要喝农药自杀。
  现在文水一带的狗,都是黑豹它们统领,而三交市内的狗,则是公主统领,它们彼此间还有交流,在市内市外,基本上形成了一张网,李福根只要在三交市附近,无论有任何事,公主或者黑豹都可以通过沿途的狗,飞快的找到他,比手机通讯或者要慢些,但也相当了不起了。
  李福根听到这个消息,惊得毛都炸了,他出去,一般都是开车的,飞车回来,到家里一看,还好,黑豹发现得及时,把农药瓶子叼走了,吴月芝又还想找绳子上吊,可黑豹老是咬着她裤脚不放,就拖了下来。
  吴月芝一看到李福根回来,哇的一下就哭了,李福根铁青着脸,把吴月芝往房里一抱,脱了裤子,按在床沿边,在她屁股上狠狠的就打了几板。
  这几下一打,吴月芝哭得更加厉害了。
  李福根又气,又恼,心里又痛,扬起手,想要再打,又舍不得了,把吴月芝往床上一滚,拿被子盖着她身子,就在那儿呼呼喘气。
  他为什么问也不问,直接就打呢,因为黑豹在边上听到了缘由,已经告诉李福根了。

  吴月芝之所以要喝农药自杀,是因为赵都督送给李福根的那一百万,那张卡,过年的时候,吴锋来拜年,不知怎么就翻到了,居然就偷了去,然后这段时间跟那些煤老板赌博,差不多输光了。
  吴锋钱来得莫名其妙,输得又多,风声就传了出去,段老太听到了,问还问不出来,只以为是吴月芝给的,又打电话来骂,为什么要给吴锋钱,吴月芝奇怪了,她明明没给吴锋钱啊,小小在边上却说,她给了舅舅一张卡,可以到银行里取钱呢。
  小小什么也不懂的,吴月芝一听,麻烦了,到梳妆台暗屉里一搜,赵都督给的那张卡果然不见了,而那张卡,因为是赵都督给的,赵都督凶名太著,吴月芝始终有些不安心,一直没动过,甚至上面的密码都没撕下,反正收在自己家里,又还收在暗屉里,谁会知道啊,谁知道家贼难防,吴锋这个不要脸的,骗着小小拿了卡给他,竟然就这么偷走了。
  吴月芝是个持家的女子,该花她也舍得花,但不该花的,她一分钱都看得重,更何况这是一百万,一百万啊,拿卡出来的是自己女儿,偷走的是自己弟弟,吴月芝跑回家一问,剩下的十万不到,吴锋还嘟嘟囔囔的,说最近几天他手气好,肯定可以回本,到时还给吴月芝就好了,根本没当回事。
  日期:2017-12-03 11:23:22
  吴月芝都没心思说他了,只听到输了九十多万,脑子一下就炸了,回来,怎么也想不清楚,李福根到外面黑天半夜的挣钱,无论挣多少,几十块几百块都交给她,结果她一个不小心,居然把一百万给丢了,这怎么跟李福根说啊,又怎么对得起他。
  吴月芝左思右想想不清楚,就要喝农药自杀,而她一个人自言自语的,也给黑豹听见了,所以黑豹才叼走农药瓶子,通知了李福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