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023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的生产科,的确应该整顿整顿了...
  我正思考着应该从哪里开始动手呢,忽然感到有点不对。
  关婷娜那瘦弱的身子,似乎在一颤一颤的...
  她穿着春天的制服衬衫,整个人缩在椅子里面,不停的敲着键盘。
  那张清汤挂面的脸蛋上,不着半点粉黛,却似乎挂着闪闪的泪滴...
  我登时有点好奇,这姑娘是在哭么?
  对于我的到来,她一无所知,看起来她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面前的显示屏上。
  她粉嘟嘟的嘴巴似乎再呢喃的嘟囔着什么,我仔细听了听,却还是听不真切,只能朦胧的听出类似“怎么办”,“死定了”这类的抱怨。
  让我感到好笑的是,她一边嘟囔着哭,一边还从抽屉里面抓了一把薯片,扔进嘴里面嘎吱嘎吱的嚼,那样子,就跟偷吃东西的仓鼠一样,特别的萌。
  我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身边,在桌子上翘了翘。
  “啊呀!”

  她迅速的将抽屉合上,抬起头一脸惊惧的看着我,一张小脸吓的煞白。她紧紧的闭着嘴,嘴里面含着的薯片甚至都不敢咽下去。
  这蠢萌的模样,让我差点笑出了声,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笑喷出来的冲动。
  近距离的看她才发现,关婷娜若是把脸上那款式老旧,好像从她奶奶那里偷过来一样的大黑框眼镜摘掉的话,这姑娘张的还挺清秀的。
  “舒...舒科长...”
  关婷娜含混不清的叫着我,差点把嘴里面的薯片都吐出来。
  “得了得了,把你嘴里面东西咽下去再说话!”
  我好笑的看着她吩咐。
  关婷娜腮帮子蠕动了两下,乌鲁几声将薯片吞了下去。
  “那个...我中午没顾得上吃饭...所以...所以...”
  她红着脸低头,断断续续的解释。
  “我又没说不让你吃。”我抬起手来,把她嘴边沾着的薯片渣给捏了下去。
  我的指尖无意扫到了她的脸颊,少女的肌肤异常的柔嫩,仿佛质量最顶级的丝缎,没有一点滞涩。
  当我触碰到她的时候,关婷娜好像触电一样的被弹开,她惊愕的望了我一眼,随后又迅速的低下头,一张脸渐渐被红晕铺满。
  我嘴角微弯,声音也柔和了下来。
  “说说吧,为什么大中午不去吃饭,现在又一个人躲在这里哭鼻子啊。”

  我顺手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她的旁边,眼神温柔的望着她问。
  关婷娜的手放在腿上,不断的揉搓着自己的裤子,看起来很是紧张。
  “没...没什么的...”
  “嗯?”我假装生气的提高音调。
  这姑娘立刻就怂了,她慌忙抬起头,结结巴巴的说:“那个...是因为娟姐让我整理前三年各个监区报上来的材料...可是...可是我才来了不到两年,以前的材料...都找不到了...娟姐还说让我明天之前必须弄出来,要不然就让我好看...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苏科长,要不然...要不然你帮我说说情吧...”
  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要三年的材料?
  现在又没有局里下来检查,为什么要三年的材料,就算是本监狱检查,一般也只是查当年的,最多查查去年的。

  这杜娟分明是在刁难她吧...
  我心中瞬间了然,一定是因为关婷娜这段时间跟我走的比较近,所以杜娟才蓄意报复!
  想通了这点,我的心中刚刚就已经燃起的怒火登时缭绕的越发猛烈!
  这个杜娟,她还真以为她在生产科就能一手遮天了?
  她以为抱紧姚监的大腿,在监狱里面就能横行无忌,无人能挡?

  太天真了...
  既然已经决定要好好处理生产科,那就从这里开始吧...
  见我不说话,关婷娜眼睛里面的泪花儿更加汹涌了起来。
  “苏科长...你要是为难...就算了吧...”
  关婷娜结结巴巴的说,样子特别可怜。

  我这才回过神来,我扬起眉,冲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这材料你不用弄了,就说是我说的。”
  关婷娜一听我的话,却紧张了起来。
  她一脸惊慌的直摇头:“不是...苏科长,我没说我不想做这个,就是想让你帮我求求情,稍微推迟几天...”
  我无语的望着她,心说这小姑娘是让杜娟给吓坏了啊,连一点反抗的心理都不敢有,由此可见她在生产科是有多作威作福。
  我正和关婷娜说着话,走廊里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一路延伸到办公室门外,随后办公室的大门就被粗暴的推开。
  从外面走进来的,正是杜娟!
  她脸色阴沉,就像涂了一层墨似的,一脸的生人勿近。
  看来刚才生产例会上发生的事情让她很难受吧,一看她的样子,我不禁有点想笑。
  她刚进门就看见了我,于是她的脸就更黑了。

  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赌气似的将头扭了过去,转到关婷娜的方向。
  关婷娜看到杜娟之后害怕极了,小姑娘吓的眼泪都不流了,在那里看着杜娟直哆嗦,就跟小白兔看见大灰狼了似的。
  “干嘛呐!”
  杜娟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声音尖利如同菜市场砍价的大妈:“又偷懒是不是...交代你的事情做完了么,我告诉你,三年的资料一点都不能少,要是被我挑出毛病,你这半年的奖金就别领了!”
  我眉毛挑了挑,心说生产科还有奖金?这个事情我还真不清楚,不过杜鹃倒是也够能摆谱的,就算是有奖金,她又凭什么一句话就给人家免了!
  “我...我...”关婷娜一着急,泪花再次打起转了,她小声的说:“娟姐,这材料实在是太难弄了...很多材料都已经找不到了,我...”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杜娟粗暴的打断了关婷娜的话,瞪着眼睛喊:“我就要看结果,反正你要是弄不出来,我要你好看!”
  关婷娜无言以对,只能用哀求的目光看向我。

  杜娟发现了她的小动作,登时更加暴怒。
  “你看谁也没用!在这里我说的话就是天!”杜娟挑衅似的看了我一眼,看似在训斥关婷娜,实际上却是在向我示威。
  “你别以为攀上了什么高枝,就可以无视我,我实话跟你说,就你搭上的那玩意儿,早就烂透了!”
  听着杜娟在这里指桑骂槐,我轻轻摇了摇头,语气淡然的说:“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别藏着掖着。”

  “怎么,你以为我不敢?”
  杜娟微微昂起头,嗓音更加尖锐,她趾高气昂的看着我,嚣张的大喊:“你以为你偶尔拉到一笔单子,你就厉害了?我告诉你,你永远就是个废物!在生产科这里,没你待的位置!识相的你就赶紧滚蛋,别等着被踢出去,哼...不就是一笔单子么,姚监那里的单子多了去了!”
  我无语的看着她,蠢人有很多,蠢到她这种程度的还真是少见。
  我就这一笔订单?她就只看见了这批单子,但是她看不到后面的东西。

  她就没想过,这里的利润究竟有多少?
  我给监狱做的单子,都是我自己的,我想给监狱开多少钱都行。
  日期:2017-07-27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