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932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浩鹏还是从柳锦的办公桌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了柳锦,柳锦本来想赌气不接,见万浩鹏一直拿着纸巾举在她面前,还是伸手把纸巾接了过来,一边擦眼泪,一边又说:“你算不答应,我也得把这个孩子打掉!”
  “锦,”万浩鹏忍不住叫了一声。
  柳锦一听,以为万浩鹏答应她了,停止哭泣,满怀希望地看着他说:“你答应我了?”
  “你这样对孩子不公平的!再说了,你要是怀一个我的孩子,陆贤超知道后,他会发疯的!”万浩鹏总得柳锦很有些不可理喻,怎么跟了陆贤超后,她变化这么大呢?她之前的理性都到哪里去了?
  “说来说去,你是自私,或者你从来没爱我是不是?你一直在玩我是不是?”柳锦发疯地冲着万浩鹏吼着。
  万浩鹏一下子把柳锦拉到了自己的怀子,一边让她安静下来,一边说:“你这么大声,会惊动丰年和古丽的。”
  柳锦挣脱掉万浩鹏的拥抱,指着他说:“你出去,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柳锦好难过啊,这个男人一心想的是他的仕途,没为她考虑半点。

  万浩鹏见柳锦情绪这么激动,走近她,又想抱抱她,让她安静下来。可是柳锦安静不了,见万浩鹏又要搂抱自己,猛地把桌子的茶杯朝地下砸着,这回声音之大惊动了韩丰年和古丽,他们俩朝着柳锦的办公室跑了地过来。
  敲门声响起来时,万浩鹏好尴尬,可他还是把柳锦办公室里的门拉开了,韩丰年和古丽同时问:“怎么啦?”
  说着话时,韩丰年和古丽看到了地的摔碎的茶杯,古丽一言不发地找扫帚扫地的碎渣子,韩丰年看看柳锦,又看看万浩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万浩鹏朝外面走去,韩丰年跟了来。
  “怎么啦?”韩丰年问。

  到了这一步,万浩鹏很难过,也不知道拿柳锦怎么办好,只好问韩丰年:“丰年,我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
  “到底怎么啦?”韩丰年不解问。
  万浩鹏便把柳锦怀了陆贤超的孩子,以及她不想生下孩子的事情告诉了韩丰年,但是他隐瞒了柳锦想要怀他的孩子这一事。一讲完,万浩鹏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自私了,或者是我不懂女人的心思。”
  韩丰年一听,也有些为难,按道理来说,怀孩子是一件好事,可是柳锦担心的也是有道理的,她怎么对孩子说呢?孩子肯定会问爸爸去哪里了,而且孩子大一点时候,周边人的指指点点,对孩子来说都是阴影,这些韩丰年是能理解柳锦的。
  “浩鹏,站在锦的立场想一想,她是有道理的,一个女人带个孩子本来是辛苦的事情,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个孩子,更辛苦了。唉,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韩丰年感叹地说着。
  “丰年,确实是你说的这样,但是陆贤超有这么大的产业,只要对孩子引导好,相信孩子能理解陆贤超的。而且陆贤超那么爱锦,爱孩子,他一定会加倍努力地改造。再说了,这孩子既然怀了,真要打掉,对孩子,对陆贤超都不公平,所以,你去劝劝锦好吗?我刚才劝她时,她情绪一下子激动了,把茶杯摔碎了。”万浩鹏还是不愿意柳锦打掉这个孩子,再说了,他真心不能接受柳锦要为他生孩子的想法,让陆贤超知道了,那种打击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如果陆贤超再偏激一次,柳锦和孩子全部会没命的,柳锦的想法真是好怪。

  “这样的事,我们男人不好劝,还是让古丽去劝吧,毕竟她也生了孩子,当母亲的想法我们男人还是没女人了解是不是?”韩丰年看着万浩鹏说。
  “也对,你让古丽出来一下,我和古丽谈,你看着锦,她现在怀孕期间,情绪本来不稳定,再加这孩子确实来得不及时,她冲动也能理解。”万浩鹏吩咐着韩丰年,可内心却极担心柳锦,特别是她怎么有那样的想法呢?
  女人疯起来,真心是不顾一切,这可是那么理性的柳锦,都能失态成这样,何况其他的女人呢?
  “好的。”韩丰年说着,去了柳锦的办公室。

  柳锦坐在沙发一言不发,古丽已经打扫完了,见韩丰年来了,便说:“韩所长,要开饭了,我们去食堂吧。”
  韩丰年便说:“你去叫浩鹏,我和锦先去食堂。”
  古丽一听,转身去找万浩鹏,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猜到一定与情感有关,只有这个东西才能让柳锦这么失态,之前她和小霞隐约知道柳锦和万浩鹏的关系,此时柳锦发这么大的火,更加证实她和万浩鹏是密切的关系,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容易失态的。
  古丽一走,韩丰年说:“锦,我们去吃饭吧。”
  “你去陪万县长吃吧,我不想吃,没味口。”柳锦捂着脸又哭了起来,她没想到事情搞成这样。
  “走吧,你不去吃,浩鹏能吃得下去吗?再说了,他这次来是为了看你的,你把客人凉在一边也不好吧?而且他停职了,压力也挺大的,这样的时候还想着来关心你,我觉得吧,你无论有什么事,都应该好好说,而不是冲他发火,你说是吗?他真的不容易。”韩丰年如此劝着柳锦,关于孩子的事情,他只字未提,因为他确实不知道如何说。
  第1080章 将熊熊一窝

  第1080章 将熊熊一窝
  柳锦一听万浩鹏被停职了,整个人一惊,不解地看着韩丰年问:“陆贤超已经自首了,为什么还要停他的职?他应该有功,应该升职才对。”
  韩丰年这才知道柳锦还不清楚万浩鹏遭受的一切,便说:“锦,官场的事情很多时候需要平衡,莫书记这样做也有苦衷,毕竟左清泉和牛卫国是五龙县的书记和县长,在短短的时间内双双自杀身亡,无论浩鹏有多少功劳,他都没办法抵消这两个人自杀带来的负面影响。
  浩鹏为了不让莫书记为难,自己要求停职检查,目前给他的安排是去组部写一年的材料,等于做一年的稼衣,你也知道年龄对于当官的人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到了一定的年龄是一刀切,无论你有多大的能力,你都得退位。是在这样的时候,我没听到浩鹏抱怨什么,反而一直对你充满了内疚,他在路告诉我,是不是他太自私了,如果不劝你给陆贤超打那样的电话,如果当初不介绍你给陆贤超认识,你的人生一定是另外的一种境况,他把你现在遭受的一切苦难全压在内心,不断地内疚着,算是你发火的时候,他还在自责,而没怪你一句。

  锦,说句难听的话,为了你,他这又是何苦呢?我本来是想你和他一起吃外饭,你提提你的想法,让陆贤超少判几年,多减减刑,早点出来。可是你连饭都不吃,这不是赶我们走的意思吗?
  日期:2017-12-25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