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1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就很无奈,广东人很迷信,以前只是听说,但是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我说:“想开癣吧,把癣上的皮都给打掉,看看有多大的面积。”
  张奇点了点头,操控机器把料子翻转,平放在地上,难着小型的打磨机,开动了之后,就一只脚踏在石头,然后开始打皮。
  我们都离的远一点,我抽着烟看着,心里很紧张,这种紧张并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对于现在局势的紧张,王贵找我来,又是要我做顾问,又要罩着我,当然他是看中我的本事,如果我并不是像他听说的那样有本事,那么不知道他还不会罩着我。

  这块料子又前途未卜,陈发这样的人不可能放着一块好料子不开的,所以,我很紧张。。。
  哎,这种寄人篱下的危机感,让我有点憋屈,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己顶起一片天。
  我心中感慨,手里的烟很快就抽完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的烟瘾变大了,以前不抽烟,但是现在抽了一根很快就抽完了,然后还想要第二颗,王老板把烟给我,我也拿了一颗,然后点着了,也给他续了一颗,他也是烟不离手的人。
  我们都平静的站着,看着料子的癣被一点点除掉,没人说话,虽然环境不一样,但是赌石的时候的氛围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在等,不说话,这里没有人来围观,显然王贵是不受欢迎的这里的人都知道。

  “飞哥,打完了,癣下面都有色。。。”张奇说。
  我走过去,跟王老板一起看料子,他伸手摸了摸切口,很专业,说:“木那的不错啊,这个棉贼俊啊,但是这个蓝灰底我讨厌,打的料子难看,种水还可以啦,这个瓜皮绿很靓啊,要是切开了,能变种,这块料子就稳妥了,你眼光很贼啊。”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怕就怕,肚子里怀胎,就那一块啊。”
  王老板憋着嘴,很谨慎,说:“那就不切了,卖给陈发吧,你说多少合适啊?”
  我听着有点郁闷,我糙,还有这么不讲理的?我说:“王老板,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啦?料子是好料子,是不是?我又给把窗口给他开大了,按理说他是赚的啊?是不是?”王老板较真的说着。
  我摇摇头,我说:“王老板,你决定吧。。。”
  我发现不能跟王老板较真,否则,你会被他带进沟里去,所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着就可以了。
  王老板说:“好啦,好啦,你想切就切啦。”
  我听着更无语,什么叫我相切就切?这跟我有屁的关系,我掐着腰,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打灯进去看,料子很透,里面的种水应该会变,要不然不会那么透,应该有冰糯以上。

  瓜皮绿的色还可以,只要底色变了就行了,我说:“先从左边贴着癣的边缘口来一刀,有三分之一,这一刀下去,就能知道下面有没有料了。”
  张奇点了点头,明白我的意思,伸出来两根手指头,在有色的地方比划了一下,比我说的多两公分的距离,这样切下来,就能看到下半部分到底有没有肉质了。
  我们都多远一点,张奇拿着遥控杆,操控大型的切割机,我看着伸缩的台架被送进了切割台里面,然后固定,张奇在调距离,调了十几分钟才调好。
  不得不说,切料子需要专业的人手来做,光是这些机器就不是普通人能操作的,反正我是操作不来。
  张奇按了切割的按钮,我听着剧烈的摩擦响起来了,这种声音非常的刺耳,现实指甲盖在石头上摩擦似的,我有点受不了,但是还是听着,赌石的人很矛盾,即讨厌这种声音,但是又享受这种声音背后的刺激感。
  我看着火花四溅,我心里激动,糙,可能是有料的,但是火化刚冒了一会就没了,切割的声音变得沉闷起来,我皱起了眉头,估计这块料子的底座没了。
  这是一种感觉,我切过很多料子,但凡是火花四溅的料子都有希望,声音尖锐悦耳都是好料子,像这种声音,跟他妈切木头似的沉闷声就说明,下面是空的。。。
  空洞的声音让人有点不寒而栗,料子才切了十分钟,机器就停了,这让我们都很意外,但是我已经心里有底了。

  张奇操控机器,把料子运出来,我看着料子,眉头大皱,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陈发的声音:“好大一个烟灰缸啊。。。”
  我回头看着陈发,他笑着走过来,有点嘲笑的看着王贵,这个时候的王贵也没什么脾气,他只是瞪着料子,心有不甘。
  我们把料子取出来,我看着底座,下面是空的,对于这种空心料,我们赌石的人都会戏称为烟灰缸,说他没价值,但是其实是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说他有价值,其实就是个没用的烟灰缸。
  “我说了,这小子没料的,只会宰肥羊啊。”陈发朝着说。
  王贵不爽的点了一颗烟,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把烟灰弹在了底座里,说:“我爱抽烟啊,我喜欢大的东西,烟灰缸也要大的,不行啊?你管得着啊?”
  陈发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看戏一样看着我,我皱起了眉头,这块料子一米多高,不算高,上面两尺,下面三尺,像个蛋,可惜下面的蛋是空的,但是这块料子也有五百多斤,那就是说,上面的料子是实打实的。

  我看着料子,大概陈发之前也检查过料子,提前知道了这块料子可能是空心的,所以这块料子一直放了二十几年都没有卖,但是今天王贵要做这个冤大头,他陈发自然乐意而为了。
  王贵很不爽的样子,说:“一亿买个这么大的烟灰缸,值啊,真值啊,你见过没有?没见过吧?”
  陈发哈哈大笑起来,我也很无奈,王贵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妈的,都已经亏了一半了,居然还在死要面子。
  日期:2017-07-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