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1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贵笑了起来,拿着电话,不要脸的说;“那我就叫人了,生意既然不想做,那我还是砸吧。”
  “你!”陈发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也捏了一把冷汗,王贵真的是敢做,真的,居然要砸陈发的店,要知道陈发在瑞丽,连周会长都要给面子,但是王贵丝毫不给他面子,是又要打又要砸的。
  我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他是仗着自己是他的妹夫,还是天生就是胆子大,但是,王贵这种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像陈发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会被惹毛的,到时候,就是王贵闭眼的时候了。
  陈发很无奈,看着料子,说:“赌的起吗?要上亿啊。”
  王贵听了,就说:“我赌不起啊?你以为你陈发有好多钱啊?还不是四大会所给你提供的,要是论财富,你有我多哦?”
  王贵的话里行间,就把陈发鄙视了一番,这让陈发真的无奈,他说:“木那料子,一亿不差。”
  我听到一亿的价钱,也算是公道,这个价,在公盘上只能说是便宜,也就幸好是二十多年前的老料子,要是现在出的料子,估计一亿是拿不下来。
  王贵没有着急,而是拉着我到料子旁,眼睛骨碌转了一圈,说:“你别托大啊,一亿,不是小钱啊,赌的赢不?”
  我心里好笑,妈的,他也是吹牛逼啊,我说:“王老板,赌石看运气,三分本事,七分运气,我觉得这块料子有很大的赌性,但是能不能,我不确定,你要是我一定给你一个概率,那真对不起,我没办法给你。”
  王贵有点不爽,说:“是啦,就是运气啦,我现在运气耗光了,都好几年没有开到好料子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被他打压的这么惨咯,好啦好啦,赌就赌啦,我看你能把标王都拦标了,运气应该不差,我就赌你运气好。”
  我听了苦笑不得,真的,我赌石他赌我,还真是前所未见,他说着就朝着陈发走,说:“料子我要了,我给你转账,你账户我知道的。”
  陈发没有说话,而是跟身边的人吩咐了什么,我看着那几个保镖出去了,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我心里有些发毛,这两个人的关系好像是势同水火,我掺和进来,不知道以后怎么脱身,我只是来跑路的,陷入麻烦之中当然不是我的本意。
  但是现在考虑这么多也没必要,眼前就是先稳住王老板吧,等瑞丽那边搞定了我立马就回去,广东,以后我是不来了。。。
  我在赌石店等了一会,看到外面有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大概都是穿着工作服的,又或者是一些工作的人,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并没有进来,这让我很紧张,我不知道陈发会不会来硬的,这么多人,如果来硬的,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但是我现在没有办法自保,我只能想着王贵真的能保我,看到这么多人站在外面,王贵说:“干什么?怕我砸你的店啊?你以为我是你这样没有素质的人啊?我很和平的,没看到我今天就带了两个保镖啊?”
  王贵的话让陈发生气,但是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我也看着陈发,如果叫这么多人来是防着王贵的,那这个王贵还真是把陈发给搞怕了,居然要这么多人防着他。
  王贵操作了一番手机之后,就拿给陈发看:“一亿,到账了,我不差钱吧?是不是比你爽快?”
  陈飞生气了,说:“就你话多呀,赌石就赌石,唔好讲废话,呢个僆仔冇本事嘅,只会煲肥羊丫,你畀佢做你同女婿,我惊呀翠喊恶呀,黐线架!”
  陈飞说完就坐在靠椅上,不爽的拿着扇子扇风,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王贵很得意,趾高气扬的走到我面前,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说:“一定要赌赢啊,不能输啊。”

  我听着有点无奈,我说:“王老板,你要是怕输,我可以出一半价钱的,我们可以合赌。”
  “哎呀,我不差钱啊,我怕输啊,输钱是小事,输面子是大事啊,我这么嚣张,要是赌书了,我脸往哪里放啊?”王贵不爽的说。
  我听着好郁闷,这个王贵不在乎钱,不在乎得罪人,但是却在乎面子,真的很难想的出来,他到底是什么性格,花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争面子?得不偿失啊,难怪他在广东混不下去要去瑞丽混,死要面子活受罪,他要是肯低头,做陈发的小弟,估计现在也是广东玉石界首屈一指的人物了。
  王贵找人把料子送到切割区,他一边走一边问我:“你是不是只会宰肥羊啊?”

  我听了就摇头,我说:“没有,他冤枉我,那件事根本就不是我做的。”
  “真的假的,要是你做的,我佩服你啊, 你连这个黑手发都能宰的到,我告诉你啊,我们有机会,宰他一次啊,让他出点血。”王贵狠狠的说着。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挺无奈的,真的没办法回答王贵,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这个陈发绝对不只是个暴发户,否则缅甸那块料子,他不会上午买,下午就发现不对了,他能跟周会长一争高下,就说明他是个赌石的高手。
  想到这里,我就对这块木那料子感到担忧了,他这么厉害,这块料子他不切,只是作为镇店之宝,那么这块料子能赌赢的几率就不高了。
  镇店之宝就是个噱头,真实有多少料没有人知道,如果真的那么有料,那么陈发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我看着料子,那个窗口就开在癣上面,刚好有色,这个癣只占了三分之一不到,如果真的只有这块癣下面有料,那么这块料子还是亏的,我怀疑这个窗口就是陈发这样的高手开的,只是拿出来做个噱头,吸引人而已。
  料子到了切割区,切割区很大,像是厂房,切割机一应俱全,很专业,还有叉车,吊车,很方便。
  张奇把料子推到切割台上,说:“飞哥,我糙,这里真他妈专业,你看着刀面,打的磨的,探窗的一应俱全,难怪广东成为翡翠最大的加工基地了,你看人家这设备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瑞丽作为翡翠之乡跟广东揭阳比起来,差了那么一点,这里的设备还有人文环境都很好,而不像是瑞丽,只是因为地缘条件好,卖毛料的更多,而成品加工并没有广东这边发达,但是这不重要。
  料子上切割台,张奇问我:“飞哥,料子怎么切?”
  王老板拿出来烟给我一颗,我给他点着了,也给我自己点着了,王老板说:“我赌石呢,就是一刀切,妈的,一刀下去啊,有色没色,一目了然啦。”
  我听了就笑,我打趣的问:“那六号铺里哪些刁钻的开窗都是谁开的?”
  王老板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那不是赌啊,那是做生意,赌石跟做生意是两码事嘛,是不是?”
  我听了摇了摇头,不跟他辩解,我看着料子,我说:“这块料子变色变种都有可能,但是我最怕的是没有足够的肉质。”

  张奇摸着癣,点了点头,说:“如果这块料子只有癣这么大的肉质,那就亏了。”
  我点了点头,王老板立马不高兴了,说:“大吉大利呀,举头三尺有神明的,不要乱说话,你要说,这块料子是满料的啦,要不然神仙都帮不了你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