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0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店铺有的一个拐角,堆放着一对原石,这些原石都是蒙头料子,我看着很多人都在这些原石后面淘料子,我一看就知道,这些料子应该都是成吨买回来的垃圾场的料子。
  当然并不是说垃圾场的料子不好,翡翠的开采可能许多人都不知道,有的是山料,有的是水料,在开采之后,都会有专业的人员把值钱的翡翠挑选出来,那些不值钱,没办法卖的呢,就丢弃在山脚下,久而久之呢,这个山脚下的淘汰的翡翠就越来越多,都是成千上万吨的。

  垃圾越多,堆放的地点就小,缅甸政府搞不定了,内地人帮忙啊, 以石料的价格买回来,然后当翡翠的价格卖,虽然价格翻了十几倍,但是对内地人来说还是很便宜。
  也不是说垃圾场的料子不出货,就算挑选的人本事再高,也不可能全部都挑选对,所以垃圾场里面有遗珠的,曾经就有一个人在垃圾场的料子里,切割出来了帝王绿,这都是运气的。
  我当然不会去看垃圾场的料子,因为大海淘金,虽然有机会,但是那个机会也是渺茫的。
  我站在原石区看料子,这里的料子有大有小,场口也不定,而且基本上都是开窗料,现在的人都学精了,妈的,买回来的原石开个窗,立马身价涨几倍,我蹲在地上,看着眼前的这块料子,从皮壳来看,灰油发亮,很好看,局部刷皮较重出现了类似新厂区的凹凸感。

  这种料子很熟悉,半新半旧的,灰黑的皮壳,还带油,应该是哥因角偏浅层的料子。
  料子刷皮擦口半赌石,我看着擦口的表皮,糯化的感觉有,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没有什么棉絮感,晴底偏老蓝水色,出满色牌子,配合好工艺,好创意,单件市场价值小十万数的空间有,但内部变种及色渐变的风险较大,赌较好质量的牌子难度较大,戒面档次不够,所以,我就不考虑了。
  王老板这个人,别看矮大紧,但是眼光高的很,我估计低于上千万的料子,他都看不上眼。
  料子贵重,要么大,要么精,所以我先看大料子,我很奇怪,我问王老板:“你自己开赌石店,为什么还要到别人的赌石店来赌石?”

  “媳妇还是外人的香啊,我店里的料子我最清楚拉,都玩腻了,那有玩别人的有意思,系不系啊?”王贵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有点无语,这都他妈的什么逻辑,算了,也不指望能跟他说到一块去,等瑞丽那边的事情平息下来,我就回去了,也懒得跟这个王贵纠缠什么。
  我先去看大料子,赌大料子赚的几率跟赔的几率都是一样的,要么大赚,要么赔的精光。
  我找了一圈,找到了最大的料子,这块料子很高,有一米多高,很宽,将近一尺,我看着料子,有五百多公斤,这种料子算是镇店之宝了吧,在缅甸公盘上当然不算什么, 但是在内地应该算是稀罕的料子了。
  料子的皮壳是黄皮壳,翻砂,我伸手摸了一下,感觉砂砾感很强,很凸出,翻沙有力,有窗口,我心里有点震惊了,妈的,这么大的料子你也就开个窗?直接切了不得了吗?
  我没有看窗口,我先皮壳,我感觉皮壳有点像是达摩坎的料子,但是达摩坎这么大的料子,我还真没见过,看了一会,我不确定,所以还是蹲下来看料子的窗口,什么场口的料子,从窗口里面看肉质就行了。
  窗口开在中间的部位,这个位置开的好,如果有色,很容易迷惑人的,中间都有色了,那两头还没有色吗?好赌。
  我看着料子的开窗,我首先看到的就是棉絮,一点点的棉,这些棉絮成团的,往里面延伸,我看到这,就感觉木那感较重,而且应该是偏浅层的木那料子。
  我的天哪,如果是木那料子,这么重,在缅甸公盘上,也得好几千万欧吧。

  我看着窗口里面的肉质,糯化的感觉,底子非常好,我打着灯,往窗口上探,看着肉质,觉得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而且带着底色,蓝底偏瓜皮绿,底色有灰感。
  这个底色让我有点感觉不好,木那料子,蓝底就是不好看,还是西瓜绿,带着一点灰,给人一种杂乱的感觉,但是不妨碍这块料子的价值,因为他那么大,那么重,要是满料,做出来的成品就能掩盖他的瑕疵了。
  我摸着料子,仔细的看着,料子还有癣,都在局部,局部癣影响很明显,估计开窗的人也是看到了癣,在癣下面开的,刚好开出来了色。
  我看着料子,分析了一下,如果不是满料,就算只有三分之一,取其精华出飘色牌子,手镯,配合好工艺,正常尺寸,单件市场价值两百万在三百万可以,如果种偏嫩就差点,如果棉絮略突出点,那么料子又能涨,这就是木那料子,要老种厚棉。
  我研究了半天,点了点头,决定试试这块料子,反正不是我出钱,我再一次的看着料子,仔细的认真确定,料子结构感略好,但风化不均明显,整体刷皮,刷皮较重的,变种,变色风险较大,但是风险与利益同在,如果往好的变,这块料子就赚大了。
  我站起来走到王贵面前,我说:“王老板,这块木那料子不错。”
  王贵看着我指着的料子,有点惊讶,站起来,说:“邵飞兄弟,你真的好眼力啊,这块是这家店的镇店之宝啊,二十多年前就在了。”
  我听了之后,有点惊讶,原来如此,原来二十年前就在了,如果这块料子是现在在公盘上出现的话,估计没有几千万欧是拿不下的,这种料子老板拿下来之后,就不会再卖了,都是自己切的。
  我说:“王老板要不要试试啊?”
  “你有种啊,搞事就搞最大的,年轻人狗脾气,我喜欢啦。”王老板豪爽的说着,说完就指着那个中年人,不爽的喊着:“龟公,做生意啦,听唔明人讲嘢系唔系啊?快点畀我死过嚟吖!”
  我看着那个中年人赔笑走过来,说:“老表叔呀,你唔好玩嗱,我系一个打工,你搵我开心做咩呀?有咩问题,喺发叔呀,千祈唔好搅事罗,过年啰,同和气气嘅几好啊。”
  “闹你个死人头呀,老子嚟赌石嚟嘅,开门就要做生意呀,嗰块镇店之宝我睇啱,几多钱呀?”王老板指着原石说着。
  中年人看着指着的原石,就皱起了眉头,脸色难看,有点害怕的样子,说:“我搵发叔嚟同你倾咗,咁大嘅生意,我做唔到主呀。”
  “赶紧呀,过年要抢钱啦,找他来见我啦。”王贵不爽的说着。
  我听着王贵跟他的谈话,心里立马紧张起来了,发叔这个字眼我还是听的出来的,糙,不会是陈发吧?

  大四发?我糙你妈的,这他妈的不会是陈发的店吧?我看着店铺,大的离谱,我心里慌了起来,草拟吗的,这个王八蛋居然带我来陈发的店里赌石,是早有预谋还是故意挑事的?
  我看着赵奎,我说:“小心点,矛头不对,立马动手,擒贼先擒王。”
  赵奎皱起了眉头,看着那个中年人去打电话,王老板不爽的看着石头,说:“行不行啊?很贵的啦,这块石头每年都涨价的,今年都好几千万啦,搞事是搞事,但是不能拿这么多钱来搞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