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2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云苓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在手机上飞快的输入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教二丫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待会儿萧晋找你算账,我可不帮你。”
  陆熙柔一滞:“他干嘛要找我算账?”
  “这院子里能让二丫说出那种话来的,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陆熙柔的俏脸一下子就白了,扭头就溜进了自己的屋,还对门口的柳白竹说:“白竹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尤其是萧晋。”
  这一切,萧晋当然都看在了眼里,不过他这会儿却没工夫收拾陆熙柔,因为贺兰艳敏可比梁二丫实诚多了,不光眼眶是红的,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全是让人心疼的泪花。
  “哥哥朋友,你好几天都没有来和敏敏玩打针游戏,那天敏敏疼的时候你也不在,是不喜欢敏敏了吗?”
  “疼的那天”是指必须给她解开大脑气血封锁、让她毒瘾发作的那一天,萧晋的施针手法,郑云苓早就学会了,所以那天是由她来操作的。
  怜惜的为女孩儿擦擦眼角,再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见没什么伤痕,萧晋就放下了些心。全软包的房间果然很好,虽然没办法减轻毒瘾发作的痛苦,但至少不会让贺兰艳敏受二次伤害了。
  “敏敏这么乖,哥哥朋友怎么会不喜欢你呢?”轻抚着贺兰艳敏的头顶,他微笑说,“我这几天不在,是去城里见你的哥哥了,他非常的想你,还让我给你带了礼物来呢!”
  贺兰艳敏目光有些茫然,好一会儿似乎才想起哥哥是谁,眼中就露出恐惧的神色来,把脸埋进萧晋的怀里,可怜巴巴地说:“哥哥好凶的,他总是在生敏敏的气。”
  萧晋叹息一声,说:“放心吧!他已经不生敏敏的气了,还说等你病好了,就带你回去看爸爸妈妈呢!”
  “爸爸……妈妈……”贺兰艳敏喃喃重复一遍,大眼睛一点点的亮了,拉着萧晋的手就往房间的方向走,“哥哥朋友快跟我玩打针游戏,敏敏要快点好起来,去见爸爸妈妈!”
  明明是一幕令人心酸的场景,可因为“打针游戏”这四个字,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劲。萧晋回头瞅瞅,果然,秋语儿看他的眼神儿就像是在看这世界上最肮脏的垃圾一样。
  不忍心看贺兰艳敏失望的眼睛,萧晋无奈,只好陪着她进屋,然后再用按摩的手法让她沉沉睡去,这才得以脱身。

  回到屋外,见郑云苓已经为秋语儿安排好了房间,他便走了过去。
  秋语儿本来正坐在床边抬头打量屋子里的陈设,一见他过来了,赶忙站起身,微低着头,双手本能的放在小腹前,像个常被无良少爷欺负的小丫鬟。
  “从今天起,你在囚龙村就住这儿了。”萧晋语气生硬的说道,“这个院子、包括整个村子里住的都是你所无法想象的好人,所以,你那点儿让人恶心的性子最好给老子乖乖的收着,要是哪天让老子知道你又对谁摆臭架子,老子就让你去猪圈里跟猪睡一起,记住了吗?”
  秋语儿知道他不是在吓唬自己,一想到自己睡在猪圈里的样子,顿时就激灵灵打了个哆嗦,赶紧重重的点头。
  “嗯,院子里有压水井,待会儿让云苓给你拿个盆子,想洗漱什么的自己来,没事儿不要麻烦别人!”
  说完,萧晋就背着手离开了。郑云苓听得一脸茫然,冲秋语儿笑笑,忙跟了出去。
  “她是谁?你为什么对人家那么凶?”把手机屏幕杵到萧晋的面前,她问。
  萧晋笑笑,说:“她以前是个大明星,被人捧得惯出一身臭毛病,我这是在教她做人呢!”

  郑云苓无奈的摇摇头,打字道:“年纪轻轻的,脸就毁了,地位还一落千丈,一个人在这里孤苦无依的,已经够可怜的了,你怎么还欺负人家呢?”
  “你要是见到过她以前什么样,就不会觉得我是在欺负她了。”萧晋翻个白眼,摆手道:“行了,你就别瞎操心了,我有分寸。”
  见他这么说,郑云苓就不再坚持,又用手机问:“事情都了解了吗?”
  “嗯,已经没事了。”萧晋点头,看着她的眼睛说:“这几天里里外外都是你一个人替我忙活,辛苦了。”
  郑云苓微红着脸摇摇头,然后又笑了,打字道:“沛芹姐和玉香姐每天都来帮我,比你在的时候还轻松呢!”
  萧晋满头黑线:“闹了半天,感情我就是一多余的啊!”
  郑云苓无声的笑,犹如一朵安静开放的兰花,羞怯而优雅。萧晋看着看着,忽然就开始恨爱迪生,要是没有电灯而是在星光之下,这个笑容一定会更美。
  “萧……”
  身后传来秋语儿欲言又止的声音,打断了萧晋对美丽笑容的欣赏,于是他就超级不爽的回过头,瞪眼问:“干嘛?”

  秋语儿没想到这货又在跟新的女人暧昧,喊了一声就后悔了,但现在错已铸成,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道:“我……我想上卫生间……”
  “憋着!”萧晋没好气道。
  郑云苓轻轻打了他一下,就走过去拉住委屈的都快哭了的秋语儿,带她向院子角落的茅房走去。
  萧晋笑笑,抬步来到陆熙柔的门前,对堵在门口的柳白竹说:“给你两个选择:一,我制住你,然后进去狠狠的抽她一顿;二,你让开,我就不揍她。”
  柳白竹的身体瞬间绷紧,眼中也寒光四射,但她却没有动,因为萧晋的身手确实让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沉默片刻,她咬了咬牙,说:“你若敢食言,我会与你拼命!”
  萧晋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把她扒拉到一边,抬手就用暗劲震断门里面的门闩,推开走了进去。
  陆熙柔当然听到了他在外面跟柳白竹说的话,像个三好学生似的站在房间中央,一脸尬笑的示意了下椅子,说:“你……你回来啦!坐,快坐,累不累?我给你倒杯水?”
  萧晋心中暗笑,脸却板着,坐下后便冷声问道:“你想干嘛?”
  “什、什么干嘛啊?”陆熙柔无辜道,“我每天都老老实实的去给你代课,什么都没想啊!”
  “你少跟我邀功,小爷儿给你治病还没收钱呢!”
  陆熙柔瘪瘪嘴,低下头幽怨道:“一走好几天没个音讯,回来就训人家,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萧晋绷不住了,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感慨一般地说:“我要是一开始就看出来你是个逗比,绝对不会把你带到家里来。”
  陆熙柔可爱的吐吐舌尖,在他对面的床边坐下,问:“邓兴安被你拉下马了没?”
  “人家是一市市长,不是寝室室长,怎么可能这么快?”

  “那你在城里待这么多天都干嘛了?”陆熙柔瞪圆了眼,问完马上又自答道:“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趁机泡妞了对不对?连天后级的大明星都被你调教的跟那啥奴似的,小样儿,手段挺厉害的嘛!”
  萧晋翻个白眼,似笑非笑地问:“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怕柳白竹跟我拼命?”
  日期:2017-07-2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