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2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良久,他沉声道:“兄弟,还记得哥哥跟你说过的话吗?”
  “记得,你说我要是只想玩玩儿彩云,咱们的兄弟就没法做了。”萧晋给他满上酒,笑着说。
  “那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了?我虽然不止彩云一个女人,但也不是在玩弄她啊!将来除非她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了,否则,我也会一直的跟她好下去,除了不能娶她,该给的、能给的,我都会给。”
  顾龙又不自觉的张大了嘴,好一会儿才明白了萧晋的意思,不由哭笑不得的摇摇头,骂道:“你就是个牲口!”
  萧晋哈哈一笑,说:“牲口就牲口,同样都是你弟妹,你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顾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重重叹了口气,说:“成!谁让你这个牲口是我兄弟呢?”
  “得嘞!谢谢大哥!”萧晋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递过去,“这里有一百万,大哥你先拿着。”

  顾龙不接,只是冷冷的望着他:“给你两秒钟,要是不收起来,我就不去了。”
  萧晋把支票放在他的面前,说:“大哥你别多心,这钱不是给你的。”
  顾龙脸色缓和了些:“那你啥意思?”
  “不瞒大哥说,”萧晋正色道,“你弟妹在县城做的生意,也是小弟我的生意,只要做成了,天石县就会成为我的大本营,所以,我必须将县城牢牢的抓在手里。
  现在,我在上层、也就是官面上已经有了不小的话语权,但这不够,我还需要对最下层、也就是街面上有一定的掌控。
  大哥你不是有两个师兄弟在县城的道儿上混么?正好,也别让他们小打小闹了,我跟城里的公丨安丨局长打声招呼,大哥你过去之后,干脆就带着他们把县城道儿上给整合一下。
  这一百万,就是给你当活动经费的,该花就花,别为兄弟省钱,花完了跟兄弟说,我再给你。
  相信以大哥你的身手,用不了多久,咱们兄弟就能在天石县通吃黑白两道,只手遮天!”
  顾龙是个好人,但同时他也是个江湖气很重的好人,你让他混黑,他可能会有所反感,但你若让他带着兄弟去打天下,他绝对会热血沸腾。

  萧晋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有顾龙在天石县当江湖大佬,既不用担心他会欺压良善惹来天大的麻烦,又能绝对掌控县城的城狐社鼠,这样一来,哪怕是将来马建新升官走了,新到任的县太爷也不敢轻易给他使绊子。
  说起来,他之所以费心力搞这些,原因其实很悲哀:在当权者一句话就能让你万劫不复的官本位社会,你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天朝有太多太多莫名其妙就锒铛入狱家破人亡的富豪了,在真正的强大起来之前,萧晋可不想步那些人的后尘。
  听完萧晋的话,顾龙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用手指敲着桌子上的支票,面色凝重的看着萧晋说:“兄弟,哥哥可以帮你,但是有句丑话哥哥必须说在前头:如果你干了不该干的事情,就算丨警丨察不抓你,哥哥也会跟你拼命的!”
  萧晋淡淡一笑,为他和自己都倒满酒杯,端起来,说:“同样,要是哥哥你在繁华红尘中眯了眼,兄弟不会跟你拼命,但会把你再送回青山镇,让你继续当一个摩托车修理工。”
  顾龙一愣,随即豪迈大笑,端起酒杯与萧晋郑重的碰在一起:“一言为定!”
  喝完酒,送走顾龙,萧晋又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将空虚了很长时间的赵彩云喂饱,这才领着秋语儿进了山。

  到了山里,秋语儿的状态明显好了许多,四周没了被外人窥视的危险,她用来伪装的东西早就塞进了包里,眼珠子左看看右看看,满满的都是好奇。
  “以前没登过山吗?”萧晋问。
  “登过,”秋语儿抬头眯眼看着树叶之间洒下来的阳光,回答说,“但没见过这样的林子,空气也没这儿清新,这里满满的都是绿色的味道。”
  “绿色的味道?颜色还有味道么?”

  “当然有啦!每一种颜色都有它独特的味道,每一种味道也会有不同的颜色。其实,无论是视觉、听觉、嗅觉和味觉,都不是只有一种单一属性的,它们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可言说,只能用心去体会。”
  萧晋撇撇嘴,心说搞文艺的人果然都很矫情。
  因为有秋语儿的缘故,萧晋没有快跑,所以到达囚龙村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现在村里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接了天绣活计,因此,以往晚上不舍得开灯的村民们也不得不开了灯,自半山腰看下去星星点点的,即便偶尔会有几声犬吠,也会让人觉得静谧而美好。

  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天性浪漫的,秋语儿自然也不例外,从发现囚龙村的灯光开始,她就变得无比兴奋,似乎对萧晋的恐惧都降低不少,一连问了好几个有关于囚龙村的问题,直到萧晋不耐烦的训了她一句,才老老实实的安静下来。
  回到家门口,敲响院门,听着里面传来小寡妇那熟悉的声音,萧晋的心就变得火热无比。
  不知道从何时起,他最期待的事情已经变成了每次与周沛芹的小别重逢,只有在这个女人身边的时候,他的心才是最柔软的时候。
  吱呀一声,院门打开,看到是他,周沛芹脸上就露出惊喜的神色来。看得出,她很想扑进萧晋的怀里,却还是忍住了,只是软软的说:“怎么回来也不打个电话?”

  萧晋丢下手里的东西,牵住她的手,柔声说:“事前不知道到家会有多晚,怕你等得着急。”
  周沛芹柔柔一笑,伸手去接他手里的东西,这才看见站在他身后的秋语儿,不由一怔,问:“这位是?”
  “她叫秋语儿,跟熙柔她们一样,是来看病的。”说完,萧晋又回过头,对秋语儿硬声道:“这是我婆娘,你要喊沛芹姐,她说的话就等于我说的话,你要是敢惹她不开心,老子把你另外半边身子也毁喽!知道吗?”
  就算不用萧晋介绍,秋语儿也能看得出来周沛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虽然对他山外还有个赵彩云而有些鄙夷,但她却不敢表现出来。
  “沛、沛芹姐,你好,贸然前来,给你添麻烦了。”
  “不用这么客气,”周沛芹热情的拉住她的手,说,“走了这么远的山路,一定累了吧?!快进屋歇着,我去给你们做饭。”
  来到院子里,借着堂屋里的灯光,周沛芹才看清秋语儿脸上的伤疤,心里吃了一惊,语气就变得怜惜起来。
  “语儿妹子,山里没什么好吃的,天也晚了,吃多了不消化,你看,我给你蒸两个鸡蛋,可以吗?”
  秋语儿性子高傲,若是在以往,有人用这种同情和怜悯的态度跟她说话,她必定勃然大怒,可不知怎的,周沛芹却让她生不出一丁点的反感,反而心里暖烘烘的,就像是在被亲人关心一样。
  “谢谢你,沛芹姐,不用这么麻烦的,我吃什么都可以。”
  “那就蒸鸡蛋,你先在屋里稍坐,让萧晋给你倒水。”
  说完,周沛芹就去了厨房,留下秋语儿在原地欲哭无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