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1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无力往后退了一步靠着楼道的墙壁,“亚桑不是坏人。”
  “艾依,坏人脸上不会写着坏人两个人,而且他明明知道自己签证到期了,却还超时留住,他知道这是犯法的,但是他还是做了!他告诉过你这件事吗?!”
  “……”我指尖攥起,掀起眼看向张律师,因为从张律师的口气不难听出,他根本就不相信亚桑,“我当然知道!他早就告诉我了!”
  我话音才落,边上的丨警丨察就说:“你这是知情不报!”

  “……那你抓我吧。”
  “你——”
  “丨警丨察同志……”张律师连忙帮我说话,“她现在也算是受害人,情绪也不稳定,你别跟她计较,我们还上楼……”
  “艾依——艾依!”张律师的话没说完,楼上就传来刘远明的叫喊声,听起来焦急又激动。

  我心颤了下,没吭声,到是张律师抬起头就对着楼上喊,“艾依没事,很好,我们马上就上来。”
  张律师对着楼上吼完,转头看我,“先上去再说吧,很多人担心你。”
  “……”我说不出话来,顿了顿垂眸直起腰往楼上走。
  才到张律师事务所的楼层,我就看到的付宏扶着刘远明站在事务所门口,刘远明在看到我那一瞬,眼睛都亮了。
  他的目光里有担忧后的放心,也有欣喜,再想想他之前发到我手机上的短信,忽然间我觉得我真的不了解这个男人。
  至于付宏,我在他眼底看到了责怪,很神奇啊,他在责怪我什么?责怪我的背叛了他哥刘远明吗?他忘了自己不也各种借机对我动手动脚吗?忘了明明知道刘远明不行还带着他到处玩找女人吗?
  我脚步顿了下就垂下眸继续往前走,直接无视了刘远明和付宏。

  事务所人很多,沙发都坐满了,我见到了那个久违的,曾经说要帮我蒋律师。
  他就坐在茶几后的沙发靠扶手的位置,而旁边是一男一女,穿着浅蓝色的衬衫,胸口衣兜的地方别着一个徽章。
  他看我的目光一如既往,淡淡的一眼,很快就收回视线。
  蒋律师给我解释了那一男一女,那是法院的人,另外还要一名丨警丨察,张律师说,趁着今天人都齐了,把事情一件一件都解决了。
  他拉来两把靠椅在茶几前放下,然后又去给我倒了杯水,紧接着坐在拐角沙发的那名丨警丨察就问我亚桑。

  这所谓的一件一件解决,看来是要先解决亚桑的事呢。
  刘远明一听亚桑,也跟着问我,所有人都看着我,而我沉默了会看向张律师,“我刚已经跟张律师说了。”
  张律师微楞,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声,转头对那丨警丨察说:“之前在电话里,他不是跟我说了他会去自首吗?”
  “对。”那丨警丨察点头。
  “艾依刚才说,亚桑已经去自首了。”
  那丨警丨察拧眉,“去哪自首了?”
  张律师还没说话,之前和他一起去楼上接我的那个丨警丨察就说:“大使馆。”
  “大使馆?我们这……”那丨警丨察先是疑惑了下,随即拧眉看向我,“他去省会了?!”
  那丨警丨察声音有些严厉也有些大,我身体微僵,忽然间感觉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是。
  因为我感觉到,事情好像没亚桑说得那么简单……我不敢说,我怕出现什么状况,他走了来不了怎么办?!
  “问你话呢!”那丨警丨察又开口。
  我放在膝盖的双手紧紧揪在一起,唇抖了抖,看向张律师,张律师连忙给了我个安抚的眼神,“没事的,你据实说就好。”
  “……”怎么据实说啊!说了你们回去堵车抓他吗?!
  我开不了口,出不了声,那丨警丨察看着我刚要张口,一直没吭声的蒋律师忽然说:“丨警丨察同志,艾依也算是受害人,而且你看她现在的样子就知道她情绪很不稳定,我觉得应该先确定她是否受到了伤害,以及疏导她情绪比较重要。”
  “可是……”

  “丨警丨察同志,艾依不是犯人也不是嫌疑人,她有她作为公民的权利。”
  那个丨警丨察瞬的憋住,转而看了眼坐在蒋律师身旁那两名被称是法院的人,就那么静默了两秒,之前和张律师去接我的那名丨警丨察忽然开口,“她早就知道那个叫亚桑的男人超时留居,她这算不是知情不报,共犯!”
  没想,那丨警丨察话音才蒋律师就回,“不管是共犯还是胁从犯,这些定义名词是需要证据的,如果这位同志觉得她是知情不报,犯了包庇罪的话,按照程序要先立案,然后在根据证据来定罪。另外就算是犯人也有就医的权利,所以……”
  “行了行了行了。”坐在蒋律师旁边的男人忽然笑着抬起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看向他说:“你还是老样子,一板一眼的,就不能变通下?”
  蒋律师垂眸,“职业习惯。”
  “呵。”那男人笑了笑,转头对那两丨警丨察一眼后轻抿了唇转而对我说:“你有没有受伤?”

  “……亚桑没伤害过我。”我蹙眉,“他不是坏人。”
  那人一下就笑了,然后回了我一句和张律师一模一样的话,“坏人脸上又不会写着坏人两个字。”
  我指尖微攥,抿唇看了眼那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要帮我说话的蒋律师,就见他也正掀着眼看我,表情淡淡的,目光也淡淡的。
  “看我干什么?公民除了有权利,还有义务,配合警方调查就是义务之一,而且……”他忽人转眸看向两丨警丨察,“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位名叫亚桑的犯罪嫌疑人也就是逾期逗留,其它状况……暂时也没有发现。”
  “……”不知怎么的,蒋律师后面的话让我放下心来,感觉那是一种暗示,暗示我他会帮我,也暗示亚桑的事并不严重。
  而且,他真的很厉害!之前总觉得张律师和他总感觉不一样,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真的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我垂下眸,在心里吁了口气,然后说:“亚桑是好人……在我最困难最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帮了我……”
  “什么叫走投无路!”刘元明忽的叫了起来。
  我转眸看向他,“你说呢?”
  他拧眉看我,憋了憋,付宏忽然开口,“嫂子,这就是你不对了,明哥对你还不够好吗?要什么给你买什么,而且……”
  “所以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么?”我打断付宏。
  刘远明再度看着我就嚷出声,“那天我打你为的什么心里没点逼数?!”
  “就那天打了吗?就那天打了吗?!你敢说就那天对我动手了吗?!”我声音也大了起来。
  “嘶——”那法院工作的男人拧眉嘶出声,却还笑着,“都冷静下都冷静下,吵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动手动如也不能解决问题的。”

  男人说最后已经的时候唇角的笑微敛,看着的是刘远明。
  刘远明抿了抿唇不吭声,而我瞪着他喘息。
  就如的亚桑说的,他虽然还是担心我,但他就是有病!
  “呵——”那男人笑了笑,然后又说:“这事情都是一件一件解决,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亚桑的事情是要紧急一些,毕竟他身上还有很多不确定因数,所以我们先来解决亚桑的问题好吗?”
  日期:2017-12-24 1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